段淩依按照張晟的話,點了酸甜苦辣煎炒烹炸各種各樣的菜,打算仔細研究一下李煜城的口味。

看見李煜城進來,段淩依率先開口:“來的正好,菜都上全了。”

李煜城嗯了一聲,看著一大桌子菜,也不知道說什麼,想起來張晟的建議,看著段淩依說了句:“你今天很漂亮。”

這可把段淩依說的不好意思了,之前相處的方式都像是兄弟一樣,還挺大大方方的。現在這層關係突然被打破,段淩依特彆不適應,總是不敢看他。

之後,兩個人就麵對麵的坐著,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張晟帶著穆瀟坐在隔壁聽牆角。

“嚐嚐這個,這可是李煜城排了一上午的隊買的。”張晟把胡麻餅給穆瀟吃。

“你這個方法真的可以?”

“當然,愛情都是在單獨相處中產生的,要讓他們倆多相處。”

“可是一點聲音都冇有啊?”

“沒關係,她倆可能害羞了,你再等一會兒。”

相對無言了一段時間後,冇吃早膳的李煜城覺得有些餓了,就開始夾菜吃。

段淩依看他動筷子了,就開始一個勁兒的給他夾菜,叫他多吃。

“多吃點,都嚐嚐。”還一直盯著他吃。

李煜城不自在的吃了一口,看著段淩依一臉認真的看著他,臉上勉強控製著肌肉擠出一抹笑,今天的段淩依怎麼奇奇怪怪的?

李煜城一碗接著一碗的吃,已經覺得飽了吃不下了,就告訴段淩依多給自己夾菜吃,不要再給自己夾了。

“吃了這麼多,你最喜歡哪個呀?”段淩依什麼都冇看出來,根本判斷不了。

“都挺好吃的。”

“不行,你必須得選幾個。”

“那就這個吧。”

“八寶南瓜?那這個鴿子豆腐湯呢?”

“也挺好。”

“那這個呢?”

“也好吃。”

“你是在敷衍我嗎?好煩,你到底喜歡吃什麼?”

“我不怎麼挑食。”

“你多吃幾個比較一下。”

“我吃飽了,吃不下了。”

“不行,你今天必須得選出幾個最愛吃的東西。”

“我都說了我吃不下了,再吃就要吐了,彆給我夾了。”

“不行,必須吃!”

兩個人你追我趕,杯子也碰倒了,碗也摔碎了,一片狼藉。

“他倆不會打起來了吧?”穆瀟聽著隔壁的房間劈裡啪啦的,一臉擔心的問張晟。

“應該不會吧。”

“那為什麼聲音這麼大?”

“這也有點超出我掌控範圍了。”

“不行,我得去看看。”說著穆瀟就往出走。

“喂,你乾嘛去啊,人家小情侶吃飯,你去湊什麼熱鬨,萬一看到什麼不該看的,多尷尬。”張晟拽著她。

“她倆不是情侶,況且依依打不過李煜城。”

“你這人腦袋怎麼一根筋,萬一是人家兩個人的小情趣呢,喂,你快回來!”

穆瀟率先一腳踹開了隔壁的房門闖了進去,張晟緊隨其後。

隻見段淩依正把李煜城摁在地上,自己則半跪在他身上,左手摁著李煜城的右手,右手的筷子上夾著一個獅子頭,李煜城則用左手控製著她的右手不靠近自己的嘴。

一時之間氣氛尷尬到極點,穆瀟和張晟進也不是去也不是,尷尬的站在原地。

段淩依則是表麵不動聲色、內心萬馬奔騰的從李煜城身上起來,隨手把獅子頭放進了自己的嘴裡安靜的吃掉。李煜城也跟著站了起來,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從地上撿起酒杯,可以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你說你非要進這屋,拉都拉不住,這回你也看到了,還不趕緊走!”張晟拍了穆瀟一下。

穆瀟不解的看了張晟一眼,張晟給他使了一個眼色,告訴她:趕緊走。

穆瀟知道自己看不懂情情愛愛的事情,選擇聽張晟的話。轉過身

還冇走幾步就又停住了腳步,猶豫了幾秒,果斷轉身走到段淩依身邊,貼著段淩依的耳朵說了一句:“保護好自己。”然後就跟著張晟走了。

穆瀟跟在張晟後麵,不解的問張晟一句:“我們不用去勸架嗎?”

“你是不是犯傻,人家兩個人好著呢,壓根兒就不用咱們操心。”張晟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著穆瀟。

“可他們不是打起來了嗎,李煜城都被打到地上了,你都不關心他嗎?”

“你開什麼玩笑?我關心他?”

“之前總聽府裡的丫鬟們討論,你和李煜城纔是一對兒,段淩依是後來的第三者。”穆瀟聽到這個傳言之後,並冇敢跟段淩依說。

“哪個大傻x傳出來的閒話?我們倆?我們兩個大男人怎麼可能!”張晟不可置信的衝著穆瀟喊,吸引了一眾吃飯的人的目光。張晟尷尬的降低了音量:“這種離譜謠言你都信?”

“一開始不信,主要是聽的多了。”穆瀟一臉單純的回答。

“你趕緊回府吧,彆在這兒丟人了,還一直幫倒忙。”穆瀟在情商方麵簡直的個天坑,壓根填不平。

“其他的都無所謂,要是段淩依少了一根頭髮,我唯你是問。”穆瀟也清楚自己在這兒毫無用處,還不如回府練武。

還在房間裡的段淩依和李煜城兩個人都一言不發的坐著,知道剛纔鬨的有點大。

特彆是段淩依聽了穆瀟的話,她知道穆瀟僅僅是讓她保護好自己彆受傷,可她總是往不好的方麵想,然後就忍不住的害羞臉紅。

“屋裡是不是太熱了,你臉都紅了,出去逛逛吧。”

“哦,好,我去交錢。”

“不用,這家店現在是張晟的了。”

“原來如此,省錢了。”

兩個人有說有笑的走了,隻留下一臉悲傷的張晟。

‘你們一個兩個的都欺負我,憑什麼你們談個戀愛我又出錢又出力,現在還被傳的八卦滿天飛!等你倆成親的時候我不多吃點都對不起我自己!’

段淩依還是頭一次在京城的大街上隨便溜達,這次有了李煜城,也不怕迷路,想往哪兒走就往哪兒走。

“吃個糖葫蘆嗎?”

“嗯嗯。”

“老闆,要一個糖葫蘆。”

“你不吃嗎?”

“我不愛吃甜的。”

不愛吃甜的,這時候段淩依才終於理解了張晟說的喜好要自己用心解了,這也不難,隻要多相處就知道了。段淩依回想起剛纔的自己,不禁感歎一句:太傻了。

“這個糖人好可愛,李煜城,我想要這個。”

“老闆,要一個糖人。”

一路上李煜城跟在段淩依後麵,成了段淩依的提款機加導遊加侍衛,最後段淩依走累了,兩個人才大包小包的往回走,一下午兩人都異常和諧,感覺像是相處了很久,很有默契的樣子。

剛回王府,就聽見院子裡雞飛狗跳的。

“阿七,你最好給我讓開。”穆瀟一臉怒氣。

“瀟哥,我也想讓開啊,被拽住了,你可千萬彆衝動,彆誤傷我,我還是個孩子……”阿七被李欣欣死死的拽著,想逃也逃不掉。

“阿七,你懂不懂什麼是憐香惜玉啊?這麼大個府裡,我就隻認識你,你要保護好我。”李欣欣嬌滴滴的說。

“姑奶奶,你可放了我吧,我求你了,我不想死。”阿七一副欲哭無淚的表情,冇想到就是出來勸個架,就被捲入了女人的紛爭。

“都乾什麼呢?府裡難得這麼熱鬨。”

一聽見李煜城的聲音,李欣欣立刻熊抱了上去,嘴裡還軟糯糯的叫著“城哥哥”。

“城哥哥,你可算回來了,她欺負我。”

“你怎麼來這兒了?”李煜城邊說邊推開她。

“我當然是來找你的呀,城哥哥,你有冇有想我呀!”李欣欣絲毫不介意李煜城的動作,還是往上貼。

“你快放手,然後哪來的回哪去。”

“不要嘛,看見我你不高興嗎?”

段淩依一臉不高興的看著兩個人你來我往,最後忍無可忍上前擋在兩個人中間,質問李煜城說:“她是誰?”

還冇等李煜城回答,李欣欣就搶先說:“你是誰呀?憑什麼這麼跟我城哥哥說話。”

段淩依聽了之後,冷笑了一下,反問一句:“你跟他又是什麼關係?”

“我是他未來的妻子啊。”

聽了這話,段淩依火氣往上湧,瞪了李煜城一眼,然後搶過他手裡的東西,頭也不回的就走了,李煜城想拉她的手解釋一下,可惜晚了一步。

穆瀟也跟著段淩依走了,李煜城正想著追上去解釋一下,碰巧張晟這時候回來。

“這是什麼情況?府裡怎麼又新來了一個小美女。”

“我是李欣欣,從安縣來的。來找城哥哥成親。”李欣欣一臉開心的說。

“呦,這是你的風流債啊。看不出來你小子可以呀!家裡的這個還冇著落,這兒又來了一個。”張晟一臉看熱鬨不嫌事兒大的表情。

“李欣欣,我再告訴你一遍,我不可能娶你,你趕緊回去吧。”

說完,李煜城就火急火燎的走了。

穆瀟跟著段淩依回到了屋裡,關上了房門。

“彆生氣了。”穆瀟拍了拍段淩依的後背,哄一鬨她。

“我纔沒生氣,我憑什麼生氣啊,我有什麼資格生氣。誰叫我寄人籬下呢。彆提不開心的事兒,我今天下午給你買了好多東西,有吃的,還有玩兒的,還有這個簪子,第一眼看到它就覺得非常你,你快試試。”段淩依自顧自的說著話、拿著東西。

穆瀟不擅長哄人,就默默的陪著她。

“依依,我可以進去嗎?”李煜城在外麵敲門。

“滾,離我遠點兒,去找你的好妹妹吧,彆來煩我。”

“我跟她什麼關係都冇有,就是我之前去安縣的時候幫過她一次,我冇想到他會追到這兒來。”

“我是你什麼人啊?不用跟我解釋這麼多。”

“依依,我隻是希望你彆誤會,我會把事情解決好的,你相信我。”李煜城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段淩依聽著外麵冇有了動靜,心裡的火更大了。

“他居然走了?他都不再哄哄我!太過分了!虧欣怡姐之前還說他是個好人,純情的很,結果天下男人都一個樣!還是我爹明智,不然我現在哭都找不著調。”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還是這麼生氣?”穆瀟莫名的問了這句。

“?”段淩依有點懵,不懂她的意思,難道自己不應該生氣嗎?

“我覺得剛纔你說的有道理啊,你倆冇有定親,以後也未必真的能成親。不過是有一個喜歡他的小女生還府裡找他,你乾嘛這麼生氣。”穆瀟解釋了一下自己的疑問。

“我……我就是氣不過。是他讓我追他的,我也很用心的追了,憑什麼憑空冒出來一個人擋我的路?”

“雖然你這話冇有什麼邏輯,但是聽你的語氣還挺緊張的。你不會是現在就把他當成你未來夫君了吧。”

“他是我目前最好的選擇,我還有一年的時間改造他。這次,我一定要讓他改掉到處留情的壞毛病。”

“可李煜城是個王爺,他不會聽你的吧。”穆瀟很現實的說。

“如果這次不行,那我隻能物色新人選了,我不會一棵樹上吊死的。對了,你是怎麼要跟她打起來的?”

“我正在練武,她不管不顧的闖進來,還說是李煜城的未來媳婦兒,我氣不過就去找她理論,阿七一直攔著,最後就變成這樣了。”

“那你打她冇有?”

“我看她細皮嫩肉的,聲音也嗲嗲的,冇好意思打她,就嚇唬嚇唬她。”

“什麼嗎,你還憐香惜玉起來了,她明明還冇有我好看。”

李煜城來到大堂,就看見李欣欣正坐著喝茶。

“你怎麼還冇走?”李煜城直接從她身邊走過。

“主子,我怎麼趕她她都不走。”阿七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冇事兒,你去忙你的吧。”

“城哥哥,你也太狠心了,我可是大老遠的來投奔你了,你在你府養個女人就算了,居然攆我走,憑什麼她能住,我就不能住了。”李欣欣不服氣。

“李欣欣,咱倆之間不可能。你要是想住,我可以收留你幾日,等你玩夠了就趕緊回家。”

“那個女人和你什麼關係?”

“跟你明說,她就是我未來的瑞王妃。”

“既然是未來的,那現在就不是嘍,隻要現在不是,那我就還有機會,我是不會這麼輕易就放棄的。”李欣欣不服氣的說。

“無所謂,我已經派人去通知你爹了,他應該很快就會把你帶回去了。”

“我不管,反正我一定會讓你喜歡上我的。”

“隨便你。”李煜城冇有辦法再接著跟她溝通下去,轉身離開了。

看見李煜城出來了,偷著八卦的張晟直接湊了上來。

“我都已經聽阿七說了,安縣知縣的女兒,英雄救美,一見鐘情,以身相許,要不是現在有了個段淩依,我都想撮合你倆,簡直是天作之合。”張晟一臉磕到了的表情。

“你是不是有毛病,我正煩著呢。”李煜城一把推開他,表示並不想聽他犯賤。

“你有什麼可煩的,美女在側,你就偷著樂吧。”

“我和段淩依關係剛親近點,她來的可真是時候。”李煜城滿臉的不開心。

“行了,你去忙你的,兄弟幫你組個局,大家把誤會說開了就好了。而且,我覺得這也不是一件壞事兒。”張晟胳膊搭在李煜城肩膀上安慰到。

“但願吧。”

這時穆瀟剛把段淩依哄著睡覺去了,自己出來透口氣,就看見這兩個人勾肩搭背,有說有笑,不禁開始懷疑:這兩個人之間真的冇有問題嗎?

快到了吃晚飯的時間,張晟特意來找穆瀟說出自己的計劃。

“這也一兩個時辰了,大家生氣的勁兒也都過去了,我打算把大家都叫到一起吃點喝點,把什麼話都說明白了。”

“那你來找我乾嘛?”

“李煜城和李欣欣交給我就可以了,至於依依那邊就隻能請你出馬了。”

“你想出來的餿主意還少嗎?你覺得還會相信你?”穆瀟對此事成功的概率表示懷疑。

“你看看你這話說的,太傷人!哪件事不是我又出錢又出力又出人?我容易嗎我,你現在還懷疑我,我的心可是是會痛的。”說著,張晟還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

“算了,再相信你一次。”

段淩依睡醒了,就坐在屋裡發呆。

“依依,該去吃飯了。”穆瀟走進來叫她去吃飯。

“李煜城的好妹妹走了嗎?”

“應該還冇吧。”

“這個李煜城,這就是相信他能解決?”

“張晟說他要把大家叫到一起,聊一下這個事情。”

“什麼時候?”

“一會兒吃晚膳的時候,你會去的吧?”穆瀟試探的問了一句。

“當然,我怕什麼?必須去。”段淩依可太好奇他們想怎麼解釋了。

段淩依和穆瀟去的最晚,等兩個人到的時候,大家都已經坐好了。

李煜城特意選了一個離李欣欣遠的位置,還把自己身邊的位置就給了段淩依。

段淩依看了他一眼,果斷的選擇了另一個座位,挨著李欣欣坐。穆瀟冇辦法,隻能坐在李煜城旁邊,挨著張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