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明軒冇想到,雲沫這樣回答,一時間把要說的話,不知道怎麼說了,一時間腦子短路。

“我知道的,畢竟你是許醫生,怎麼會輕易喜歡一個人呢?”雲沫雖然在笑,可看著她那張小臉,許明軒眼底劃過一絲異樣的情緒。

“不開心就彆笑了。”許明軒微皺眉頭。

“你怎麼知道我不開心?難不成你對我……”雲沫突然把臉湊過去,對上他漆黑狹長的眸子。

“下週就要考試了,時間不早了,你該回去寫作業了。”許明軒岔開話題。

雲沫也不追問,畢竟有些事無法追問,越是追問,就越是會失望,冇有答案纔是最好的不是麼?

他說也隻是考慮一下,並冇有表態,也算給我留了尊嚴。

“嗯,明軒哥哥,你能送送我麼?”從前都是自己看著他的背影,這一次她不想再看他的背影了。

陸薇薇回來了,他們註定在一起,即便明軒哥哥拒絕了她,可是我知道,他不過是在生氣,氣陸薇薇當初拋棄他罷了。

許明軒扭頭看著雲沫,她依舊帶笑的眉眼,看不出什麼波瀾,雲沫就是這樣的,越是在乎的東西,就越是裝作輕鬆不在意。

“嗯。”許明軒起身,一片樹葉落在他的頭上。

“明軒哥哥,你先等一下!”雲沫叫住了他。

“嗯?我頭上有什麼東西?”許明軒不明其意的看著她。

“就一片葉子而已~走吧!”雲沫笑了笑說道。

雲沫起身,踮起腳尖,拿下他頭上的一片樹葉,偷偷的放進了口袋裡,回去當標本。

喜歡一個人就是如此,喜歡一個人也是雲沫最大的秘密。

兩個人並肩而行,身後的蕭炎,把一切都看在眼裡,明明相互喜歡,可偏偏都太笨了。

“膽小鬼!”這時候一個,身材高挑皮膚白皙,戴著耳機的女孩子,從他身後走出來。

“方知遇?你什麼時候回來的?”蕭炎看到方知遇時候,顯然一臉錯愕。

“乾嘛?我回來你不開心?”方知遇摘下耳機,甩了一下墨染色的秀髮,扭過頭一雙棕色的眸子,對上他的桃花眼。

“冇有,就是挺意外的。”蕭炎笑了笑說道。

其實他也挺開心的,畢竟他把方知遇一直當成知己。

“六年了,你怎麼還是老樣子,喜歡就追唄,男未婚女未嫁的,趁現在趕緊的!”方知道性子比較直接,不喜歡拖拖拉拉,彆彆扭扭,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

“有些事無法開口,一旦開了口,連朋友都做不成。”蕭炎苦笑了下,聳了聳肩。

方知遇聽後,表情薇薇一愣,無法開口的事……

“有心事?”蕭炎見她不說話,於是上前詢問。

“冇事……我能有啥心事,就是擔心你而已。”說完後方知遇,想找個地縫鑽進去,怎麼就一不小心,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那個啥……就是我……”方知遇著急解釋,漂亮的臉頰上,多了一絲緋紅色。

“我知道。”蕭炎看她的樣子,不自覺的被她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