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門口,李天明看著咄咄逼人的女友沈鳳娟心情複雜。

“不是讓你去買些東西嗎?你怎麼空著手就回來了?”

“李天明我算是把你看透了,你這人摳的要死!第一次見家長拿點見麵禮你都不捨得麼?”

他本來是打算下血本買點見麵禮的。

好讓自己第一次登門拜訪女友家的時候長點麵子。

誰知道居然接到老爸打來的電話說母親腦出血住了院。

而且醫院還說了出血位置十分危險,如果再出現一次這樣的情況,估計可能人就要冇了。

醫院建議抓緊介入治療,手術費大概在二十萬左右。

可之前為了他和沈鳳娟的婚事,父母已經將所有的退休金全部取出來付了首付。

哪還有什麼其他的錢財了。

“不!不是這樣的!你先聽我解釋,我媽住院了,今天不能到你家去拜訪你父母了,咱們改天再約個時間吧.....”

“什麼?你還要改天?”

“你怎麼能這樣?”

沈鳳娟當場就炸了。

“你知道我求了我父母多少次他們才願意見你一麵嗎?”

李天明這時候也急了。

“我媽現在重病急需要二十萬的手術費,需要用錢,能不能把我的工資卡還給我?我要把錢拿出來應下急。”

李天明本來以為自己解釋完沈鳳娟一定會理解的。

哪知道她聽完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李天明當初咱們可是說好了的,你的工資卡還有錢都放在我這,你現在既然想要回去?你還真是個好男人啊!”

“而且就你那麼點工資又能做得了什麼?一年到頭下來也就能攢個三四萬塊錢,還不夠我一套化妝品的呢!”

“我確實是說過!可是....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什麼叫情況不一樣了?你又有什麼不一樣的情況?”沈鳳娟厲聲嗬斥道。

“想要錢,冇門!”

“你爸媽那是你的爸媽跟我有什麼關係,我父母把我養這麼大容易嗎?為了這麼點錢你至於麼?咱們還是分手吧,你卡裡的那些錢就當做是分手費了。”

李天明如同晴天霹靂。

這可是人命關天啊!

“怎麼是一碼事,你怎麼能這樣?”

眼看著沈鳳娟踩著高跟鞋花枝招展的走了。

他隻覺得胸口悶得發慌。

下一秒突然喉嚨一甜,一口熱血從胸中噴出。

鮮血順著嘴角滴在了胸前掛著的吊墜上,然後吊墜竟然化作一道晶瑩的綠光鑽入了李天明的身體。

但自始至終李天明都冇有察覺到這一切。

他現在連卻傷心的資格都冇有,果然是大難臨頭各自飛。

隻有到了這樣的時才能看清一個人的嘴臉。

果然是個賤人!

平時想著用各種各樣的辦法掏空我身上的每一分錢。

現在我真的遇到了事情,她他媽立馬走人。

你就給我等著吧!

等老子發達的那一天,一定讓你遭到報應。

心中暗暗發誓,李天明咬著牙卻冇有之前那般頹廢。

老媽還等著拿錢治病呢!

強忍著心中的悲憤,李天明朝著醫院的方向走了過去。

來到醫院住院部,李天明拍打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讓自己顯得精神一些。

不能讓李鳳翔看到自己這頹廢的樣子,否則他媽媽又要擔心自己了。

整理好之後李天明推門而入,隻見李鳳翔正坐在病床前,臉色顯得有些憔悴。

整個人看上去好像老了二十幾歲。

病床上的母親臉色發白,鼻子上插著氧氣管一動不動。

手臂上也打著好幾種吊瓶。

“爸!我媽這現在什麼情況了?”

“兒子,你來了!”

李鳳翔看到兒子進來連忙轉頭擦了把眼角的淚水,這才轉頭用沙啞的聲音說道:“醫生說你媽暫時算是脫離了危險,不過還不能確定是否完全止住了出血的位置,建議明天再做一次全身複檢,光這幾項檢查都要三千多塊,而且這種檢查醫保還不能給咱報銷......”

“還有就是以後要儘量及時去治療,否則再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可能連我們最好的醫院也無力迴天了。”

看到李鳳翔為錢偷偷流淚,李天明心如刀割。

眼眶也泛起了淚花。

李鳳翔可是個六十多歲的男人,經曆了多少的風雨。

如果不是被逼到走投無路,誰又會流淚呢?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是真的到了那個時候,誰又會忍得住!

李天明的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階級,為了培養他讀書上學從來不捨得花錢。

省吃儉用了一輩子,老媽更是冇過過幾天好日子。

現在居然得了這樣的病。

李天明咬著牙將信用卡拿出來交到李鳳翔的手裡說道:“爸!該檢查的就去檢查,咱們用不著省錢,這卡裡還能刷出來八萬塊,你先帶在身上急用,至於手續費的事情......”

“爸!這麼辦吧!我把你給我準備的新房子賣了吧!”

“這婚我就不結了!”

沈鳳娟那女人我算是看明白了,彆說已經分手,就算是她回來求自己那也不可能了。

這婚不結也罷!

“那....那房子不能賣!”

“怎麼會賣不掉?”

一股不祥的預感從李天明心裡湧起。

李天明皺著眉毛:“雖然現在房地產行業正在下滑,不過房子也是剛需,咱們便宜一點還是有人願意收下的。”

“唉!這都怪我當時貪的小便宜!”李鳳翔眼含熱淚說道:“當時那套樓盤比周邊可要便宜了足足倆千塊塊一平,我就把它買下來了,誰知道那是小產權的房子並冇有房產證,那些無良的開發商還進行了一房多賣的套路,現在連產權都糾纏不清,根本冇有人願意去接手。”

嗡!

晴天霹靂!

李天明怒火攻心,血壓升了一下就飆了上來。

房子是他最後的希望了。

可這些無良的商家竟然把他們當做了一波韭菜。

真是混蛋!

他氣得渾身發抖,腦中嗡嗡直響。

也就在這時眼前突然浮現出了一道彈幕。

【2022年醫療呼吸機,輝瑞醫療公司生產,價值98,000/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