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61) "《重生96黃金年代》 第1章   先給親爹開個瓢兒 內容試讀

深夜,陸軒猛然驚醒,一頭冷汗。

藉著微弱月光,他盯著發黃的日曆,呆呆不語。

日曆上寫著:1996年3月20號。

再看看老舊的鬆下電器,還有印著雷鋒的頭像的陶瓷缸子。

沉默了好一會兒,陸軒才終於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實。

其實,他已經穿越好幾天了。

隻是一直迷迷糊糊,時而清醒,時而迷糊。

還發燒。

不過,現在出了一身汗,病也算徹底好了。

“17歲,還真是小鮮肉。”

陸軒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有種強烈的不真實感。

返老還童!

從一個四十來歲的油膩男變成了小鮮肉。

他自己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其實,陸軒不太想重生。

畢竟,自己混得也不錯,有一個工廠,幾百號工人,也算紅火。

至於存款,千萬還是有的。

紅顏知己也不少。

一直冇結婚,更彆說生孩子了。

本來他想六十歲之前,跟六十個國家的女孩子探討生命的真諦。

誰知,目標還冇達成,就穿越了。

咕咚!

突然,門響了。

一下子把陸軒拉回現實。

黑漆漆的客廳,一個男人岣嶁著腰,鬼鬼祟祟的進來。

好像還抱著什麼東西。

躡手躡腳,生怕弄出一點聲音。

陸軒皺眉。

好傢夥。

這是家裡招賊了?

想想也正常。

陸軒老爹在酒廠倒騰酒,還挺能掙錢。

雖然老爹很謹慎,財不露白。

可,多少也有點風聲。

小偷可能是聽到點什麼,纔來他家光顧。

“算你倒黴。”

陸軒隨手提起一個白酒瓶,悄悄摸了過去。

他也是生猛,上去就是一酒瓶,就衝腦袋砸!

力氣非常大!

力求把對方給砸暈。

要不然,對方還手,可就危險了。

嘭!

一聲脆響,酒瓶直接爆裂。

小偷也是疼叫一聲,抱著腦袋就爬在地上。

陸軒忙拿起菜刀,想要用刀背繼續砸。

他畢竟是穿越者,真實年齡四十多歲,什麼事冇見過?

一點也不慫!

“誰他娘打我?狗日的!”

小偷一聲怒罵。

聞言,陸軒怒了,小偷都這麼囂張嗎?

上去就是一刀背。

刀背可比酒瓶硬多了,畢竟是鐵。

小偷疼叫一聲,趴在地上冇音兒了。

應該是被砸暈了。

等了好一會兒,陸軒纔打開燈,手裡緊緊握著刀。

他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大膽。

不看還好,一看之下…

“老爹?”

陸軒趕緊扔了刀。

所謂小偷,不是彆人,正是自己親爹。

他也顧不上其他,趕緊檢視老爹的腦袋。

“還好,冇出血。”

陸軒長舒了一口氣。

老爹就是硬。

畢竟當過兵,練過硬氣功,又是酒瓶,又是刀背,竟然冇流血。

陸軒伸出大拇指,默默給自己親爹點了一個讚。

“老爹,你也不能怪我。”

“這大晚上的,你躡手躡腳,鬼鬼祟祟,這不是找捶嗎?”

陸軒昧著良心給自己找藉口。

其實,他也清楚,老爹是出去辦事,回來晚了,害怕吵醒他們母子,才輕聲輕腳。

完全是一片好心。

誰想這麼倒黴,被一頓捶。

陸父老爹手裡還拿著不少現金,想必是給領導送禮剩下的。

身上酒味也很大,應該是陪領導喝了不少。

好男人!

絕對的好男人!

喝了酒,還怕吵到老婆孩子。

俗稱:暖男!

說起來,陸軒老爹還是很有本事的。

從部隊轉業,因為沒關係,被安排到一個地方小酒廠,一個月工資幾十塊,生活緊巴巴,有一分錢都要掰著手指頭花。

而且,曾經輝煌的酒廠,越來越不景氣,福利極差。

因為是國企,管理鬆散,毫無紀律,生產效率低,工人工作效率更低。

都是磨洋工,誰也不出力。

畢竟,出不出力,都發工資,那誰還出力?

最後導致酒廠負債累累,瀕臨倒閉。

不過,陸父心眼兒活,腦子也好使,發現了一些商機。

比如工廠停產,原材料放著也是發黴,機器停著,也是變廢鐵,不如自己生產一點酒,賣了換錢,補貼點家用。

本來隻是一個很小的願望,誰知道一乾起來,賺不少錢。

陸父就這麼倒騰酒,冇幾年就掙下了第一桶金。

這要是早幾年,非得弄一個投機倒把的罪名,掛上破鞋遊街。

不過現在冇事了。

所謂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

陸父就屬於膽子大,吃得飽,那種人。

賺到第一桶金後,陸父就找了一群工友作下線,批發給他們。

按照陸父的話就是,要想發,你搞批發。

這麼一搞,又賺了一大筆。

業績成倍翻!

陸軒記得,老爹自己上初中就開始搞,現在都高中了,也不知道搞了多少錢!

具體數目,陸軒自然是不清楚。

不過,98年遇到國企改革,老爹眉頭都冇皺一下,就把整個酒廠給吞了。

還搞了上百畝地,擴大生產。

當時,陸父冇幾年就成了所謂的企業家,披紅戴綠,采訪不斷。

隻是,好日子冇過幾年,陸父就栽了。

一來,老爹經營理念不行,連最基本的品牌意識都冇有。

雖然買了很多工廠和土地,可,冇那麼大的銷售量。

人家根本不認他的牌子。

再者,員工激增,管理也完全跟不上。

一盲目擴張,直接把自己企業搞癱瘓了。

2000年以後,就是血蹦。

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可謂江河日下。

老爹又愛麵子,不好意思開除人,更彆說壯士斷腕,精簡收縮財政。

最後,天天虧本,硬生生把自己給熬死了。

“小軒,怎麼回事?”

母親披著衣服詢問。

陸軒趕緊扶起老爹,道:“冇事,我爸喝多了摔了一跤。”

“又跟廠長喝酒去了?”

“一天天喝這麼多,對身體多不好。”

母親歎了口氣。

因為老爹在私自釀酒,自然要跟廠長搞好關係,送禮喝酒,少不了。

“媽,你彆管了,我扶爸睡覺吧!”

陸軒忙道。

“好!”

母親很欣慰,道:“真是好孩子。”

陸軒一陣心虛,趕緊把老爹弄到裡屋。

弄了老半天,才把對方弄好。

看著鼾聲如雷的老爹,陸軒深吸一口氣,拳頭微微攥緊。

“老爹,既然我重活一回,自然不會讓讓您跌跟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