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上,蔡怡打量著鐘含蕾。

她覺得相比上次見麵,鐘含蕾的氣場和氣質都更足了一些,或許有些東西就是要經曆過風霜才能培養出來吧。

不過,鐘小姐真有能力啊。

居然已經是二線啊,國際品牌都找她代言了。

再看看自己。

蔡怡又覺得自己妄自菲薄了,最起碼自己也是上百億大老闆的秘書啊,於是她挺了挺胸膛,自信了一些。

否則,丟的可是林毅的臉。

不管懂不懂會不會,自信要有。

見蔡秘書看著自己,鐘含蕾微笑道:“怎麼了?”

“我覺得鐘小姐好漂亮啊。”

“哈哈是嘛,謝謝,蔡秘書也非常漂亮,放在娛樂圈都是漂亮的。”

鐘含蕾可冇說笑。

林毅身邊的女人有不漂亮的麼,話說不漂亮,也冇機會近他的身啊。

“對了,林董在金陵嗎?”

鐘含蕾問道。

蔡怡輕輕點頭:“在的,不過林董未婚妻今天過來了,再陪未婚妻呢。”

鐘含蕾心裡咯噔一下,麵不改色:“秦依依啊,我跟她挺熟的。”

“嗯。”

蔡怡心情微妙,在聽到這話的時候鐘含蕾是什麼樣的心情?

害怕,低落?

蔡怡猜不出來,但心情應該不會太好,她起初也覺得可能是秦依依看到了鐘含蕾要來金陵的訊息,所以就從魔都趕過來了。

當然她不覺得秦依依是因為和鐘含蕾關係好,有冇有其他可能?

畢竟自己未婚夫那麼年輕那麼優秀,肯定是想要防著其他女性的。

其實鐘含蕾還真就跟蔡怡想到一塊去了,內心思索著這件事,秦依依不會故意防著她吧?

但是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鐘含蕾表情一怔,覺得這樣形容不太好,好像再說自己是有縫的蛋似的,罵林毅是一隻蒼蠅,好像也冇罵錯。

鐘含蕾內心吐槽了一下,心情冇受什麼影響。

不管秦依依是不是防她,這東西能防得住嗎?

想出軌的男人,是防不住的。

鐘含蕾岔開話題:“林董忙的話挺可惜的,我今天住在哪裡?”

“本來是住在酒店的,但是考慮到一些**,安排在玫瑰綠園。”

“玫瑰綠園?”

“對,彆墅區。”

鐘含蕾驚訝道:“我待遇這麼好嗎,哈哈…”

蔡怡笑著點頭,其實那套是給何總的。

鐘含蕾有些期待了,林毅專門買的嗎?

等車到了新街口,德基的廣場,看到那邊已經人滿為患了,鋪著紅地毯。

鐘含蕾心跳如鼓,但內心又很自豪驕傲。

現在的一切都是01一手運營起來的,從電視劇到專輯到電影,奠定了她二線的地位,所以鐘含蕾覺得有女生憧憬,愛慕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這麼厲害一男的。

事實上鐘含蕾彆任何女生都能直觀的體會到01的厲害。

當然她說的是正經的厲害。

不說其他圈子,就說她的圈子裡的老闆對她都比較客氣,但是對其他女演員就是另外一種態度,這是她親眼看見聽見的。

僅僅是因為她跟林毅有一層關係,旗下一個小公司的藝人,所以大家就給麵子了。

也就是那一次,鐘含蕾徹底明白了關係,地位的重要性。

冇有這些,真的寸步難行。

來接待她的是路易威登金陵代理總經理,笑臉相迎:“鐘小姐,總算是見到你了,當初在電視上看到…”

一番寒暄,周圍拍攝卡察卡察響。

鐘含蕾早就訓練過對鏡頭的訓練,所以對那麼多刺眼的閃光燈,依舊能從容的露出笑容。

走過紅地毯,在安保人員的護送下走進商場,沿途不斷的打招呼。

這就是藝人的工作,也是職業素養。

可能是以前經曆過那種低穀,所以鐘含蕾對粉絲格外的珍惜一些,像一些理都不理的她無法理解,畢竟她是靠粉絲吃飯的,相當於是她的衣食父母。

同時她也冇覺得自己當了明星就高人一等了,一直保持著這種謙遜的態度,她在娛樂圈都認識了不少人。

當然她也知道並不是因為她謙遜,所以那些人很樂意跟她來往,隻是因為她有了價值。

她想起了林毅的那句‘經營好自己,維護好人設,其他的一概不用理會’,那句話讓她一個漂泊在橫店的充滿了安全感,讓她怦然心動。

那種魅力,哪個少女擋得住啊?

人生中,她第一次有了憧憬的對象。

粉絲的熱情,歡呼聲,鐘含蕾擺著pose,跟路易威登拍攝起了宣傳廣告。

這一工作,午飯都冇得吃。

藝人的檔期很滿,要不是路易威登是國際品牌,假如隻是個小品牌,後麵可能還有工作在等著她呢。

轉眼都兩點多了,工作結束的鐘含蕾隻想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路易威登給她送了很多套包包她也很喜歡。

不過這些她現在不缺了,倒是可以獎勵給粉絲,跟公司說運營一下,說不定還能收穫一批粉。

鐘含蕾的思維模式,現在也跟以前不一樣了。

進入了行業狀態,思考的多了,懂得就多了。

“蔡秘書,還冇回去嗎?”

後台,鐘含蕾見到對方後有些驚訝。

蔡怡提醒道:“林董在香格裡拉等你,我們現在過去吧。”

“現在嗎?”

鐘含蕾有些吃驚,下意識覺得林毅想搞澀澀,覺得大白天的不太好吧?

何況,秦依依不是在嗎?

轉念一想鐘含蕾就知道是自己想岔了:“那稍等一下,我換身衣服。”

“嗯好。”

鐘含蕾快馬加鞭,將禮服換了下來,換了一身保暖的;說實話穿禮服走紅地毯,一定會宮寒得老寒腿吧?

鐘含蕾又樂在其中又抱怨,整個人很矛盾。

總算換好了衣服,這纔跟蔡怡從後門上了車。

經紀人緊跟其後,這種場合就比較內向了,主要還是看見誰。

————

等到香格裡拉,在見到林毅後,鐘含蕾並冇有失態,哪怕半年不見了,依舊保持著該有的矜持,微笑道:“林董,秦小姐。”

“鐘小姐。”

半年不見的生疏,讓秦依依也不知道該怎麼親切的稱呼鐘含蕾了,明明還是朋友的。

鐘含蕾也一樣,總不能張嘴就喊‘依依’吧,人家好歹是董事長夫人,何況關係也冇那麼近。

秦依依笑容明媚,笑著打了聲招呼。

秦依依並冇有一驚一乍,而且也不是小女生了,本身對明星也冇有那種特殊的感覺,不像有些女生就覺得明星比普通人就要高一等。

倒是抱大腿的胡曼妮,在見到鐘含蕾後,呼吸都急促起來。

鐘含蕾好奇道:“這位是。”

“鐘小姐你好,我是依依的朋友,能麻煩你跟我合個影嗎?”

鐘含蕾聽到是秦依依的朋友,笑著點頭:“當然可以啊。”

“謝謝…”

胡曼妮感覺像做夢一樣,熒幕上的當紅明星就坐在自己旁邊。

林毅看向鐘含蕾,道:“恭喜你,聽說明年上半年檔期滿了。”

“多虧了林董的栽培。”

鐘含蕾謙虛的笑了笑:“我有點餓了,先吃點東西。”

“快吃吧,知道你工作累了,專門請你吃的。”

秦依依將下午茶推給鐘含蕾。

鐘含蕾心裡挺暖的,說實話彆說林毅了,就她都喜歡秦依依這性格,太招人喜歡了。

然而秦依依也挺饞的,自己想吃,順帶請對方了。

胡曼妮已經不是第一次發朋友圈覺得自豪了,一個朋友圈,朋友圈炸了,都在要簽名照。

胡曼妮當然不可能犯這種蠢事,自己有就好了。

何況,她也不敢得寸進尺啊。

她是藉著秦依依閨蜜這層光環,才勉強能坐在這裡的,說白了就是狐假虎威,但是這樣的感覺真不錯嘞。

林毅卻說道:“我記得誰跟我說過不要過度的謙虛,過度謙虛就是自得意滿了,你自己的努力彆忘了。”

“嗯。”

鐘含蕾輕輕點頭,有種被認可的感覺。

遇到了好的老闆,好的上司,她是打心底裡願意幫他多掙點,哪怕自己少掙點,可惜這樣的上司太少了。

她想起了什麼,急忙跟自己助理悄悄說了幾句。

秦依依好奇的問道:“鐘小姐在金陵待幾天啊?”

鐘含蕾將蛋糕嚥下去,思緒電轉:“要待好幾天的,因為不但接了路易威登的,還有其他廣告…”

不多時,助理匆匆提著禮物上來。

鐘含蕾接過禮物,道:“對了,這是給你的禮物,胡小姐,這份給你的,我本來說之後再給你的,給忘了。”

“給我的啊,謝謝…”

秦依依驚訝的接過去,笑著道了聲謝。

胡曼妮瞪大了眼睛,受寵若驚,有些彷徨的看了眼林毅的臉色。

秦依依說道:“

給你,你就收下吧。”

“謝謝…”

胡曼妮決定了,以後她就是鐘含蕾的鐵桿粉。

“今天偷個懶,拍廣告閒暇之餘在金陵轉一轉,這邊挺漂亮的。”

幾個人坐在包廂裡,喝著下午茶聊著天,不知不覺都四點半了。

眼看時間不早,林毅說道:“我訂了私房菜,一起過去吧。”

“好。”

鐘含蕾應了一聲,對方說什麼就是什麼。

在羅升和劉傑的護送下,一路上了車。

等到秦淮這邊,金佳豪學長家裡的私房菜館,還是他父親親自接待的:“林董,犬子給你添麻煩了。”

“哪裡哪裡,學長自己能力優秀到哪裡都能混的風生水起,我也隻是給了個平台,何況咱們一個學校出來的,照顧照顧應該的。”

“快裡麵坐,今天我親自下廚,喝點什麼,茅台行不行?”

一番寒暄後,林毅坐在那打開酒瓶:“蔡秘書喝點?”

“好的,我來把林董。”

蔡秘書接過酒瓶親自斟酒。

一頓飯,轉眼就到七點多。

蔡怡提醒了一下,林毅纔想起來還答應了程巧那傢夥,於是說道:“那你們先回一趟公司吧,我們就不過去了。”

“好的。”

於是蔡怡就帶著鐘含蕾跑去公司了。

鐘含蕾也閒著無聊,正好想逛一逛金陵的夜市,上了車才問道:“蔡秘書,能麻煩你下班後帶我逛一逛嗎?”

“當然可以啊。”

蔡怡輕輕點頭:“助理小姐會開車嗎?”

助理輕輕點頭:“會的。”

————

分開後,林毅則跟秦依依坐著車到了鐘山高爾夫。

主要是秦依依想要去看看裝修進度。

“你也冇關注啊?”

“我哪有時間關注這些。”

林毅哭笑不得,忙都忙得要死,不過是在忙女人:“裝修團隊進展肯定快,我問問物業的經理。”

“嗯好。”

等到鐘山高爾夫,銷售中心這邊。

經理已經在門口等候了,臉上帶著諂媚的笑容:“林董,秦小姐。”

“裝修怎麼樣了?”

“您的豪宅一樓和二樓已經裝修好了,都是按照兩位的喜好…”

又坐上邁巴赫,前往彆墅。

一路上安保設施想當的嚴格,根本就冇有外人進來一說,像有的彆墅區一些業主都是可以對外租的。

等到院前,那中西複合式彆墅的燈光極其溫暖漂亮;站在外麵,就已經能夠感覺到那種奢靡的生活了。

院子打開,林毅帶著秦依依逛了一圈。

本身是毛坯的一樓已經豪華至極,調高頂上掛著一盞極其誇張的花燈,讓整個彆墅內部顯得富麗堂皇。

林毅調侃道:“這裡作為婚房,滿意吧?”

“滿意呢。”

秦依依抱著他的胳膊,參觀著自己未來的家,滿意的不能再滿意了,最主要的是心裡踏實有安全感。

隻要她不去刨根問底,深究林毅在外麵那些事兒,她就不會缺乏安全感,秦依依就像自己卡了個bug似的,就像華生找到了盲點。

經理在旁邊介紹,一些係統和設施讓她都感覺驚奇,但也冇感到震驚。

去過馬代七星級島嶼的,再去任何酒店都不會覺得太誇張,哪怕是魔都,燕京那種酒店的總統套間。

不過在家裡出現,確實讓生活充滿了現代化的先進氣息。

“我果然還是比較喜歡二樓。”

秦依依覺得二樓視野好一點,三樓又太高了一些。

林毅說道:“在家裡住習慣了。”

“嗯。”

參觀了半小時,催促了一下進度,其實現在已經能入住了,三樓和四樓冇誰會上去,隻能說搞一些娛樂設施,彆墅裡麵的私人電影院了。

房間再多,冇人住也是假的。

離開鐘山高爾夫,路上林毅說道:“其實我在百家湖那邊也有一些彆墅。”

“一些?”

秦依依有些驚詫。

林毅笑著點頭:“當初賺了錢買的,當時不是房地產危機麼,很便宜,非常便宜就買了一點,現在漲的有點快了,再過幾年賣出去應該能賺不少。”

“金屋藏嬌了吧!”

“冇有,我發誓。”

林毅在外麵麵子再大,再多人諂媚,在自己女人麵前還是很溫柔的。

秦依依眼眸中滿是狡黠:“開玩笑的啦,林毅,你知道我為什麼選擇今天來金陵嗎?”

“不是跟胡曼妮約好了嗎?”

林毅狐疑道。

秦依依嗔怪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啊,裝傻充愣。”

“真不知道。”

林毅當然知道,哪有這麼巧,趕在鐘含蕾來的當天,心裡多少有點明白,不過有時候知道也要裝作不知道,這也算是一種智慧吧。

秦依依靠在他肩上:“其實我就是故意趕在今天過來的,是我約的胡曼妮,我是不是很小氣?”

“你是我老婆,有什麼小氣的?”

這樣的秦依依,反而讓林毅覺得真實可愛許多,如果是意味的忍讓他,林毅反而內心會覺得虧欠她太多。

“那你會不會覺得我任性,我無理取鬨,比如懷疑你啊,對你不信任,你不是說夫妻之間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嗎?”

“應該的。”

林毅冇法反駁,畢竟自己那些事情秦依依又不是不知道。

秦依依挺無語,你都不反駁一下嗎?

這讓她覺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甚至棉花還有反擊的功能。

“算啦,越說越顯得我無理取鬨似的,其實我就是很想你了啊,剛纔也是開玩笑的,不是因為鐘含蕾,我在跟你慪氣呢。”

“你真是個小機靈鬼。”

林毅真信,秦依依不屑說這種謊話:“那親戚來了真的假的?”

秦依依眼眸盈盈的,恰了他一下:“為什麼好好的聊天,你總能把天聊死掉,把話題聊偏離啊。”

“因為男人本色。”

林毅摟著她親吻著她的臉蛋。

秦依依臉蛋兒緋紅如霞,小聲提醒道:“回酒店了再說呀,彆鬨啦。”

“依依。”

這一刻的秦依依,簡直就是yyds,她用行動證明瞭,隻要她在誰來了都不行。

隻要她在,林毅的心思和目光就會圍繞著她,真不願意去想其他女人,她就是這麼有存在感。

冇有經曆過這些事情,是無法理解秦依依的性格之好,好到可以跟小天使的無私奉獻比肩。

林毅明白不是因為自己有多麼優秀的誇張,就是因為秦依依喜歡林毅,就像當初的芸懷茹,對秦明智的喜歡,隻不過現在兩人形同陌路。

林毅也慶幸自己不是老丈人,比較會哄女生,做的也還行。

否則丟了西瓜撿了芝麻,UU看書 u又有什麼意思呢,西瓜都在手上了怎麼還能丟,芝麻揣兜裡不就行了麼。

雖然詭辯,對一些人而言卻也是事實。

假如當初老丈人選擇另外一種方式,更偏向於芸懷茹一些,是不是結果就不一樣了呢?

林毅就這樣想過,現在也是這麼做的。

等回到酒店,時間已經不早。

今天秦依依冇有提什麼去按摩,去spa目光中含著一汪春水。

林毅冇掃興,帶著她就回房間休息了,同時將手機也開啟了飛行模式,免得有人來打擾兩人的世界。

————

ps:新書大改過了,馬上二十萬字了,可以追一追了,老書應該會慢慢寫一些過程,慢慢結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