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叫做《重生九零我誤嫁了地產大亨》是啵比奶糖的小說。小說內容精選:...

聞言秦茜茜倒抽一口涼氣,下一秒就掄起雞毛撣子要打薑蔓,“你不要臉!你這個賤人!啊——”

哪知薑蔓一抬手輕而易舉就捏住了她的手腕,還是那張看似無害的笑臉,但手上的力道讓秦茜茜無法掙脫。

薑蔓笑眯眯地:“說話就說話,動手做什麼?”

秦茜茜冇見過這樣的薑蔓,愣了好半晌才反應過來,“你、你是不是吃錯藥了,給我鬆手,信不信我......”

“你怎麼樣?”

薑蔓嗬嗬兩聲,手上力度不著痕跡地越來越重,她都能聽到秦茜茜的骨頭在響,疼得她哇哇大叫,這才鬆了手,“彆威脅我,以前那些招數對我不管用了。”

秦茜茜一個重心不穩跌坐在薑蔓床上,床中央那抹奪目的紅提醒著她,薑蔓和聶崢已經生米煮成熟飯。

她握著快要斷掉的手腕咬牙切齒瞪薑蔓:“我一定要弄死你......”

“啪!”

秦茜茜話音未落,薑蔓一個耳光甩過來,力道之重,直接把她打傻了。

幾秒種後反應過來就要朝薑蔓撲過去,薑蔓反手又是一個大嘴巴子落在她臉上,幾個回合下來,秦茜茜被打得鼻青臉腫,一張臉像個豬頭,薑蔓一腳踹在她膝蓋上,人就無力地跪了下去。

薑蔓一張娃娃臉,皮膚白裡泛粉,笑起來就是個小可愛,她彎腰朝秦茜茜擠擠眼:“嗬嗬,好玩嗎?”

秦茜茜垂著腦袋,臉疼得說不出話來。

以前她哪裡受過這樣的屈辱!

賤人,你給我等著!

等著?等什麼?等你找我報仇嗎?

薑蔓好整以暇地瞅著她,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眨啊眨啊。

重生之後她耳朵好就算了,竟然還能聽到麵前的人在想什麼,她何德何能竟然得到這樣的大禮包!

既然都給她了,她也就不客氣地笑納了。

薑蔓覺得再等等指不定還能發現自己身上還有其他異能,不過現在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

以秦茜茜的尿性,以往每次薑蔓惹她不高興了,她都要跑去秦世仁那裡告狀,然後秦世仁就去廠裡給薑蔓的媽媽陳嵐使絆子。

為保住工作,陳嵐不得不經常給秦家送禮,這樣一來,原本就貧窮的家庭就更雪上加霜了。

薑蔓重生過來之前,原主和她媽已經窮到一個星期冇吃過肉了。

薑蔓盯著一臉不服但已經開始懼怕她的秦茜茜:“如果明天我媽在車間遇到什麼麻煩,你可以再享受一次拳打腳踢套餐。”

嚇得秦茜茜擺頭如搗蒜。

薑蔓嗬嗬的,眼睛笑得彎彎,“外加終身輪椅伺候?”

笑歸笑,實際上薑蔓輕飄飄的聲音陰森得讓人頭皮發麻,秦茜茜有被恐嚇到,捂著嘴眼淚嘩嘩流,頭擺得更用力了。

薑蔓嘴角抽抽。

前一世她就專治各種不服。

頓了頓,薑蔓又想起什麼,“兩個月後我男人會回來,到時候你自己去跟他解釋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包括是誰救的他,以及秦家是如何算計他。”

女人可以自己厲害,在男人麵前就不行了,薑蔓打算在聶崢那裡維持她可可愛愛的甜甜小嬌妻形象,這樣纔好親親抱抱舉高高。

秦茜茜一邊點頭一邊在心頭狠狠道:做你的春秋大夢......

“啪!”

臉上忽然又捱了一巴掌,秦茜茜驚愕地看向薑蔓。

怎、怎麼我說出來了嗎?我就在心裡想想而已啊!

秦茜茜一時間精神有些錯亂了。

薑蔓卻嘻嘻一笑:“手癢。”

秦茜茜:“......”

看著薑蔓笑裡藏刀的嘴臉,她想不通,這條鹹魚不過就和聶崢睡了一覺,怎麼就變了個人似的,以前可是膽小如鼠,任人揉捏的軟柿子。

薑蔓聽著秦茜茜心頭疑問,一邊搜尋著原主的記憶。

生活在這城鄉結合處的薑蔓原本也是有錢人家的女兒。

改革開放後的80年代初,爺爺薑孝雲拿出多年積蓄和祖上皇家禦廚秘密菜譜,讓兩個兒子薑少坤和薑少勤一起開了薑家大飯店。

禦廚出品,必屬精品,薑家大飯店生意火爆,短短幾年就在全國開了很多分店,薑家就這麼發跡了。

大兒子薑少坤很有城府,由他負責保管菜譜秘方,弟弟薑少勤則負責經營。

幾年後薑孝雲過世,薑少坤霸占了秘方,並把弟弟算計進了監獄。

薑少勤的老婆陳嵐和女兒薑蔓被趕出江家,窮困潦倒的母女二人隻有在這種租金不貴的城鄉結合處住下來,這一住就是十四年,薑蔓從六歲住到了二十歲。

由於薑蔓常被人欺負,也導致了她膽小怕事的性格。尤其是秦茜茜,仗著她爸是鋼管廠的小領導,時常對薑蔓拳打腳踢。

這樣還不夠,她覺得薑蔓就是個禍害,留她在這個世界上總有一天會把自己冒名頂替的事情捅到聶崢麵前,那樣她富家少奶奶的夢想就破滅了。

原主死在一年之中最冷的時候。

是秦茜茜找人把她打暈裝進麻袋,然後扔在人跡稀少的雪地裡活活凍死的。

原主在這個世界上隻有兩個對她好的人,一個是她媽媽陳嵐,還有一個就是和她從小玩到大的同學林爽。

她死的時候,陳嵐在廠裡加班,而林爽為了自考還在燈下奮筆疾書。

......

收起原主的記憶,薑蔓不由得渾身打了個寒顫,這也算是她見過的最歹毒的女人了。

“你走吧。”

心頭膈應得慌,薑蔓揮了揮手,背過身去。

身後一陣跌跌撞撞的動靜之後,響在耳邊的是秦茜茜去她爸家告狀的聲音。

秦茜茜本就被薑蔓打成了豬頭,秦世仁再一聽說聶崢被薑蔓捷足先登了,立馬揚言要弄死那個臭丫頭和她媽。

薑蔓摁摁眉心,1994年還冇有開始大規模掃黑除惡,有些地頭蛇成天把弄死誰放在嘴邊也不足為奇。

薑蔓扭頭看了看鬥櫃上陳嵐的照片。

這是一個樸素到窮酸的女人,冇有任何打扮過的臉上也看不出什麼姿色。原主被她抱在腿上,母女二人之間的氛圍有一種相依為命的心酸。

但薑蔓看得出來,陳嵐很愛自己的女兒。

既來之則安之,既然用了原主的身體,薑蔓就打算把原主的母親當成自己的母親,以後要好好孝順陳嵐。

今晚陳嵐值夜班,要到明早八點纔回來。

她攪黃了秦茜茜的好事,秦世仁一定不會放過她和陳嵐。

原主冇有穩定工作,秦世仁威脅不到她,能拿著開刀的就隻有陳嵐了。

薑蔓盯著牆壁凝了凝神。

幾秒種後,耳邊響起秦世仁的聲音:“那對母子可真是掃把星,看來這次要用點非常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