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我誤嫁了地產大亨》 小說介紹

《重生九零我誤嫁了地產大亨》小說是作者啵比奶糖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薑蔓聶崢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重生九零我誤嫁了地產大亨》 第1章 免費試讀

第1章

薑蔓躺在床上。

入眼是低矮的天花板,上麵吊著老式電燈泡,周圍一股子破房子的黴味。

她有些懵。

一門之隔,外麵有人在輕叩門板:“我可以進來嗎?”

低沉磁性的男性嗓音,再加上酒後伴著沙啞,讓人聽了隻覺耳朵要懷孕。

哎。

薑蔓歎了口氣,這誘惑太大了。

她前一秒還站在領獎台上,下一秒就積勞成疾,心力交瘁,猝死。

重生到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

上天待她不薄,剛重生就遇到了上輩子從未有過的豔遇。

這是四大天王爆紅的年代,原主家牆壁上掛著1994年的明星海報掛曆......

原主的記憶留在薑蔓身體裡,今晚的事在薑蔓腦中過了一遍。

半年前,原主在山腳下的溪邊撈魚,意外救了重傷昏迷的聶崢。

原主找來手推車,打算將這個看著出身不凡的帥哥送去醫院,結果半路遇到惡霸鄰居秦茜茜——

秦茜茜當時就看上了聶崢,讓原主把人交給他,由她送去醫院。

原主不依,她就拿原主母親的工作威脅原主。

秦茜茜的父親秦世仁是原主母親廠裡的小領導,原主不敢忤逆她,不得不答應。

聶崢醒來後,以為是秦茜茜救了自己,再加上秦茜茜演得一臉溫婉居家,聶崢心生好感,就跟她處對象了。

今晚,聶崢回來看秦茜茜,被她父母拉著一番遊說,還灌了不少酒,稀裡糊塗地答應了和秦茜茜訂婚的事。

答應了還不行,秦茜茜還暗示聶崢和她一起過夜。

聶崢的命是她救的,再加上姑娘主動,酒精上頭,聶崢冇有拒絕。

薑蔓住在那種老式簡易樓,一戶人住一間房。

秦家經濟條件相對較好,父母住一間,秦茜茜住一間。

原本應該去四樓,今晚聶崢真的喝多了,竟然走到了三樓原主家門前......

真是老天爺都不想讓她得逞!

救聶崢的是原主,和他訂婚的也該是原主。再加上聶崢長得帥,還重情義,原主本來就暗戀他......帶著原主的記憶,薑蔓臉紅心跳地琢磨著,她是不是該將錯就錯......

“我進來了。”

門外的聶崢再一次開口,薑蔓咬咬牙應了一聲:“嗯!”

聶崢進來時,屋裡冇有開燈,漆黑一片,隻有窗外幾點零星散碎的光線。

頎長清瘦的身影,酒精醉人,卻無法掩去他自身獨特的清冷氣質。

他似乎有些猶豫,畢竟他和秦茜茜這纔是第二次見麵。

但是下一秒,兩條柔軟的手臂已經摟住了他的脖子,呼吸間,是女孩身上淺淡的香味......

聶崢呼吸一頓。

好像心底有個聲音在召喚他,容不得他拒絕,很快他就把江蔓抱到了床上。

夜很漫長,煎熬而甜蜜,屋裡氣溫越來越高。

薑蔓上輩子到死都冇見過豬跑,更冇吃過豬肉,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狂風驟雨來得如此激烈,男人高大的軀體將她覆蓋,讓她幾欲呼吸驟停。

月光下,看著聶崢沉睡的俊美臉龐,薑蔓眯眼......嗯,她不虧。

此時此刻。

洗完澡給自己又畫了妝的秦茜茜等在房裡,一個小時過去,兩個小時過去......咦,聶崢呢?

秦茜茜從九點等到淩晨一點,終於意識到不對勁,趕緊穿好衣服去一樓找父母,“爸,媽,聶崢在你們這嗎?”

秦世仁看她火急火燎找來,不用問也知道事情冇成:“怎麼能在我們屋呢?幾個小時前我就催他去找你了!”

真是白瞎了兩瓶好酒!

“他也冇去我那兒啊,該不會是喝多了在哪兒栽倒了吧!”

想到這裡秦茜茜是真急了,趕緊拿手電筒在周圍找了一圈,依舊冇見聶崢人影,最後失望地折回去。

哀怨地對她媽說:“他肯定有事走了?看他樣子就是個富家公子,估計臨時被家裡叫回去談大生意了。”

秦茜茜還挺會想,越想越覺得有譜,感覺自己馬上就是富家太太了。

她媽白秀娥瞪她一眼:“搞不好他就是始亂終棄,我們一逼婚他就逃了,我看他不會再回來了!”

秦茜茜不高興了,跺著腳憋紅臉懟白秀娥:“你胡說!聶崢不是這樣的人!”

樓下,薑蔓躺在聶崢身邊,安靜地聽著母女二人的吵架內容。

薑蔓能聽那麼清楚,全是因為她重生之後身體不一樣了。

也是剛剛發現的,她的耳朵可以聽很遠,連對麵大晚上兩口子打架都聽得到。

甚至還聽到了一些,那啥,怪讓人臉紅的聲音。

臉一紅就想起剛纔和聶崢那樣,忍不住去看他。

真好看。

這樣的五官,就算不用鬼斧神工這麼誇張的形容,也是很極品了。

本就該是原主的男人,薑蔓決定要正大光明地把人從秦茜茜手裡搶回來!

半夜,聶崢醒了。

薑蔓還冇想好怎麼跟他解釋自己纔是救他的人,便拉被子矇住自己腦袋,裝作害羞的樣子。

“我走了。”

聶崢穿好衣服,不捨又覺虧欠地看著床上那團,沉思片刻解釋道:“這段時間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等我處理完就來娶你,最多兩個月!”

薑蔓在被子裡捂著自己胸口,緊張得一顆心差點冇跳出來。

聽到薑蔓在被窩裡甕聲甕氣一聲“嗯”,聶崢隻當她羞澀,唇角一彎,隔著被子落下一吻,匆匆離開了。

這個男人太會了,霎時搞得薑蔓心猿意馬,想再把他撲倒一次。

也就隻是想想。

剛閉眼,就聽見秦茜茜在門外砰砰砰地敲門,伴隨著她那潑婦般的大嗓門,“薑蔓你給我開門!”

薑蔓慢條斯理地爬起來,還冇來得及開燈,門就從外麵被人撞開了。

秦茜茜手裡握著一根雞毛撣子,滿臉猙獰地朝薑蔓衝過來,“聶崢怎麼會從你這裡出去?你們在屋裡乾什麼了?!”

薑蔓開了燈,懶洋洋地坐在床沿打哈欠,末了露出一個甜甜的微笑:“你想跟他乾的,他都跟**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