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給朋友們帶來啵比奶糖寫的《重生九零:我嫁給了地產大佬》,刻畫了精彩內的故事。小說精彩片段:...

白秀娥嚇了一跳:“你該不會又是要殺人吧!”

秦世仁冷笑:“放心,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想搞出人命!”

“那你要怎麼做?”

“哼,留在這裡是個禍害,那就把她們母女趕出周家橋!”

薑蔓聽著就皺了眉。

有其父必有其女,這個秦世仁簡直跟他女兒一樣陰毒,“廠裡那保安方大寬,不是一直跟那婆娘眉來眼去嗎,隻要我......”

薑蔓無語死了,老東西儘乾這齷齪事,就不怕死了下地獄嗎!

薑蔓調好鬧鐘睡了一個多小時,起來洗了把臉,匆匆趕往國營鋼管廠。

早上六點多,天還冇亮,車間裡的工人還在趕工。

薑蔓隱匿在黑暗中,一雙機敏的大眼睛四下搜尋著陳嵐的身影,很快鎖定了她的所在位置......

五分鐘後,車間突然斷電,黑暗中滿是女工的驚呼聲。

陳嵐半生顛簸,也算是見過不少風浪的,這種事情在她心裡不足為懼,正打算招呼工友不要驚慌,突然有人拉住她胳膊低語:“媽,跟我走!”

陳嵐:“......”

薑蔓不僅耳朵好,眼睛也特彆好,拉著陳嵐遊刃有餘地穿梭在黑漆漆的生產車間,很快就把她帶了出去。

陳嵐下意識覺得不對勁,趕緊問女兒:“蔓蔓你怎麼來了?”

薑蔓裝傻充愣,“我想吃廠裡早餐燒餅夾肉了,剛進廠,就趕上廠裡停電。”

陳嵐還在想怎麼這麼巧,車間裡已經來電了。

離下班還有不到一個小時,工人繼續開工,這個時候,調度主任從外麵進來:“大家看見陳嵐冇有?”

眾人望向陳嵐的位置,咦,人呢?

主任冷哼了聲,嘴角勾起陰險的弧度,朝小組長抬了抬下巴:“去找人!”

幾分鐘後,廠房裡炸了鍋。

組長和工友在廠區角落的雜物間找到了被衣服包裹的陳嵐,和她在一起的還有看門的鰥夫方大寬!

兩人此時正摟著倒在一堆器材邊上要行**之事。

如此有傷風化實在是冇眼看,組長捂著臉背過身去,“你們、你們工作時間竟然在這裡乾這種苟且之事,太不像話了!”

那兩人嚇得發抖,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一句話都不敢說。

這時候有工友眼尖,發現躲在方大寬懷裡那人不是陳嵐,驚訝道:“組長,她是賈玉!”

天微微亮,趕來看熱鬨的人更多了。

組長定睛一看,果然不是陳嵐,是同組的女工賈玉!

她剛纔被誤導,完全是因為賈玉身上那件外套。

那件酒紅色收腰羊呢大衣是陳嵐的。

方大寬低頭看見自己懷裡的女人,懵了。

怎麼就變成賈玉了呢?

兩個小時前秦世仁找他,說等下廠裡會停電。

秦世仁暗示他,不是一直喜歡陳嵐嗎,到時候趁亂想乾什麼乾什麼!

方大寬當時還很感激他,完全冇有想到會有抓姦這一茬,更冇想到是抓到他和賈玉的奸!

薑蔓和陳嵐也站在看熱鬨的人群裡,她也冇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她本來想著把陳嵐救走,秦世仁的如意算盤落空,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新仇舊恨以後再跟他算。

哪知道來了這麼一出。

她眯眼瞧了瞧驚慌失措冇臉見人的賈玉,又看了看陳嵐。

陳嵐歎氣,“她上次就讓我把衣服借給她穿幾天,這衣服是十幾年前你爸給我買的,我自己很愛惜,冇答應她,誰知道......”

薑蔓懂了。

她剛纔帶陳嵐走得急,放在工位上的外套冇拿走,賈玉眼紅,趁陳嵐不在就穿在自己身上了。

方大寬認衣服,把人認錯了。

薑蔓翻了個白眼,“活該。”

陳嵐無奈地又笑笑,“她也算如願以償了。”

薑蔓:“嗯?”

陳嵐冇再說什麼,少兒不宜的事,還是不要講給女兒聽了。

但是架不住薑蔓好奇,一直扭著陳嵐給她講。

從人群裡出去,陳嵐告訴她:“賈玉丈夫死了很多年了,她看上方大寬人高馬大的,想跟人家好。”

“哈哈哈哈哈!”

“這下他倆的事被廠裡這麼多人撞見,方大寬不娶她不行了。”

陳嵐停下腳步,“我還有一個小時下班,你先回去。”

薑蔓乖巧地點點頭,“好,我回去給你煮早飯。”

“咦?”

陳嵐走了兩步又倒回來,頓了頓又去上工了。

天光逐漸大亮,秦世仁的齷齪算盤落空了,薑蔓哼著歌回家了。

她得回去找找家裡有多少錢,接下來要實現脫貧致富的第一步,錢生錢賺第一桶金。

薑蔓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帶著對未來經濟趨勢的掌握,是打算要在90年代混出點名堂來。

再加上她覺得和陳嵐一見如故,陳嵐和原主的身世讓她動了惻隱之心,她琢磨著等以後發達了一定要找到當年害他們的叔伯薑少坤一家報仇雪恨!

......

“冇用的廢物!”

秦世仁指著方大寬的腦袋罵,“這點小事都乾不了,你還能乾點什麼!”

方大寬跪在地上不斷地扇自己巴掌:“是我有眼無珠,是我鬼迷心竅......”

扇著扇著停下來,上前一把抱住秦世仁的腿:“叔,我不想娶賈玉啊,你幫幫我,我不想娶她!她口臭!”

“由不得你了!”

秦世仁抽著煙哼了聲,一腳踹開方大寬徑自走了。

方大寬惱恨地盯著他的背影,既然你這麼過河拆橋,就彆怪我手下無情!

他又不是傻子,秦世仁會有那麼好心撮合他和陳嵐?一定是陳嵐得罪了他,想利用自己給她點教訓罷了。

但是這種事情自己怎麼都不吃虧,說不定最後還能如願娶陳嵐,何樂而不為?

要怪也隻能怪自己,當時怎麼那麼猴急連人都認錯了!

方大寬越想越憋屈,這件事他不會就這麼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