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雲霆坐在椅子上,冷靜地看著一切。而陸小刀手裡拿著一把刀,蹲在陸小河的身邊,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陸小河的手臂被陸雲霆擰斷了,痛苦地倒在地上。其他參與欺負夏芳華的男鄰居們全部被按著,每一個人都有陸雲霆的弟兄守著。

局麵完全的一邊倒。

陸小河麵色十分痛楚,他看了一眼四周,院裡完全被陸雲霆的兄弟控製住了。

“雲霆哥,刀哥,我錯了,你們饒了我吧……”

陸小刀蹲在陸小河的麵前,啪就是一巴掌抽在了陸小河的臉上。

“說,你錯哪了?具體點。”

陸小河疼得齜牙咧嘴,從地麵掙紮著站起來的時候,夏芳華褲子上的碎布片,從褲兜裡掉落了出來。

陸雲霆麵色一沉。

而陸小刀拿著刀子直接架在了陸小河的脖子上。

“雲霆哥,刀哥,誤會啊!不是我拿的!是,是大彪他們硬塞給我的……他們身上也有!不信你們搜搜看!”

陸小刀的話音剛落,那些被控製住的男鄰居們就炸鍋了,陸大彪也朝著陸小河這邊吼著。

“陸小河,放你媽的屁!就屬你拿得最多,衣服的布片,褲子的布片,你都拿了!都擱你鼻子邊兒上了!我們都看見了!”

“對,我們都親眼看到的,陸小河拿得最多!”

陸大彪說完,陸小河便解釋道:“不是那樣的,不是那樣的,他們血口噴人!”

話音未落,陸小刀狠厲的拳鋒就砸在了陸小河的鼻梁上,直接將鼻子砸得又紅又腫。

“哎呦哎呦——疼死我了——”陸小河疼的是齜牙咧嘴。

陸小刀拿著刀,在陸小河的眼前晃來晃去。

“繼續,還錯哪了?”

陸小河感覺鼻梁都斷了,疼得眼淚直流。但看到陸小刀拿著刀子,他又不敢不說話。

“我……我不該跟著他們進去,都是他們逼我的,這事兒,這事兒都是我媽攢動的!我媽早就想要欺負芳華姐了,原本定的是5號!”

陸雲霆聽完後深吸一口氣,沉思了片刻。

在上一世的7月5號,那天他在外麵喝大酒。

依稀記得那陣子芳華的情緒有些不對,原來在上一世院裡的人就欺負過芳華。

小河媽聽完後瞪起了眼,雖然被按在地上,但還是說道:“兒子!你這什麼話,啥叫被逼的?媽還不是為了你?你以為媽願意嗎?還不是你喜歡夏芳華,媽才那麼乾的?”

在旁邊的於嬸也插了句嘴,“這事兒我能替小河媽證明,自打進了芳華家的門兒,就屬陸小河鬨得最歡騰,虧著芳華性子烈,不然還指不定怎麼樣呢!”

陸雲霆麵色逐漸變得冰冷起來。

而陸小河又是冇等得及解釋,就感覺到手上傳來一陣劇痛,陸小刀一刀紮在了陸小河的手上,頓時鮮血噴湧。

“啊啊啊!刀哥,刀哥你輕點!”陸小河疼得前俯後仰。

陸小刀將刀子拔了出來,舔了舔上麵的鮮血,然後又吐了出來,“你這血裡麵怎麼都帶著騷味兒?繼續啊,彆停,剛說到哪了?好像是說你喜歡大嫂是吧?說說,怎麼個喜歡法。”

陸雲霆坐在椅子上,把身子往前傾了傾,此時冰冷地看著陸小河。

陸小河見陸雲霆的表情越來越冰冷,那一雙眼睛冒著幽幽綠火,他嚇壞了,陸雲霆給他的壓迫感太強了,雖然陸小刀手裡拿著刀,但遠遠不及陸雲霆給他帶來的壓迫感強。

“我我我……對了,不是我喜歡芳華姐,是我爸喜歡芳華姐!”

陸小河邊說邊指著小河爸說道。而小河爸則是氣得吹鬍子瞪眼,“你個不孝子!怎麼又成我喜歡夏芳華了?我是覺得夏芳華適合當我兒媳婦,這我說得不錯吧,鄰裡街坊都不是傻子,你們都評評理,芳華長這麼漂亮,又能乾又能掙錢又會伺候人,這樣的兒媳誰不喜歡啊?”

陸大彪此時幫腔道:“對,小河爸說的都是實話,院裡的人誰不知道小河爸的心思?就想找個給端屎端尿能伺候送終的兒媳婦,反倒是這個陸小河,滿嘴噴糞,昨天還說夏芳華主動跟他示好,說喜歡他,要跟他處對象呢!”

陸小刀聽完後,啪就是一巴掌抽在了陸小河的臉蛋子上。

“大嫂主動跟你示好,說喜歡你,還要跟你處對象?我怎麼不信呢?”陸小刀拿了塊石頭,磨了磨刀。

陸小河見陸小刀開始磨刀了,吞了口唾沫。

“刀哥,都是誤會,冇有的事!”

“嗬嗬,那就是造謠抹黑大嫂是吧。”陸小刀把刀子一下子架在了陸小河的脖子上。

陸小刀回頭看了一眼陸雲霆,陸雲霆默默地點了點頭。隨後陸小刀拿起刀就向陸小河的脖頸處紮了過去。

就在即將刺到陸小河脖頸的時候,陸小河扯著嗓子吼了起來。

“有有有!有這事!不是我編的!是真事兒!”陸小河吼道。

陸雲霆聽到陸小河這麼說,一下子氣笑了。

陸小刀見大哥都樂了,他也樂了起來。院子裡麵陸雲霆的弟兄們都被陸小河氣笑了。

不光是陸雲霆的弟兄,於嬸、陸大彪眾人也都鬨笑起來,一時間整個院子裡充滿了笑聲。

陸小河見院子裡的人都笑他,一閉眼一咬牙說道:“不信……不信你們問問芳華姐!”

陸小刀向院子裡的眾人比劃了個噓的手勢,然後狠狠地砸了一下子陸小河的頭。

“陸小河,耍我們是吧?”

“冇有冇有!真事兒,你們可以去問!”

陸雲霆饒有興趣地看著陸小河。陸小刀回頭看了眼陸雲霆,就明白了陸雲霆心裡怎麼想的了。

陸小刀點點頭,“那行啊,咱把大嫂叫出來當麵對質怎麼樣?”

“當麵對質……?當麵對質就算了吧……”陸小河支支吾吾地說道。

“怎麼著?為什麼不能當麵對質?”

“我怕……我怕芳華姐說喜歡我,丟了雲霆哥的臉……那……那多不好……刀哥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陸小刀堅決地搖了搖頭,“我覺得不是這麼個理兒,這種事情就得當麵鑼對麵鼓地說清楚了,還是把大嫂叫出來當麵對質比較好。”

說完後,陸小刀頭也冇回地衝著身後嚷道:“陸媛媛!!”

陸媛媛在屋裡吼了嗓子,“乾嘛?”

“把大嫂請出來,我們這裡出了件稀罕事兒!”

陸小刀說完後,整個院子的人都笑吟吟地盯著陸小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