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進入實戰教學?】

“是!”

刷!潘林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個四四方方的擂台上,

而對麵出現了一個身穿樸素道袍,紮著一個丸子頭,神色慵懶的年輕道人,

正是那視頻當中的王也。

“哦,做個夢都這麼有趣麼?”他眯著眼睛,玩味地看著潘林,嘴角慢慢地勾起了一絲幅度:

“武當,王也!”說完對著潘林拱了拱手,隨後襬起了太極拳的架勢。

“咦,怎麼有人在挖坑?”潘林做出驚恐的樣子,用手指著王也的身後。

趁王也回頭的一瞬間,他便欺身而上,想利用高於普通人2倍身體素質的優勢,快速擊敗敵人。

不過,王也很快便教他做人了,讓他知道什麼是‘腦子會了,手不會’。

快到王也跟前時,潘林左腳向前重重踏出,右手向後拉伸,以肩為軸帶動整個身體向前俯衝,直拳,一拳轟出。

隻見對方回過頭,不緊不慢地擺好弓步,一個‘金剛倒錐’,左手架住潘林的直拳向後一拉,右手化掌直接打他的右側內肩處,

潘林隻覺著一股巨力襲來,而王也,離他越來越遠,

緊接著,潘林又瞧見王也,一個‘閃通背’,迅速接近還冇有落地的自己,左右手上下交疊,一個重重地肘擊擊在了胸口,

頓時,一陣劇痛襲來,眼前一黑,潘林便暈了過去。

睜開眼,

他發現自己還在擂台上,而眼前出現了一個螢幕,上麵顯示完成進度:1%。

“還來啊?”接著,王也又出現在了擂台對麵,隻見他無奈地撓著頭,一副冇睡醒的樣子。

泥人也有三分火氣,而且還是被對方秒殺,潘林越打火氣越旺,反正死了又可以複活。

‘金剛倒錐’,進度條5%!

‘白鶴亮翅’,進度條10%!

‘野馬分鬃’,進度條20%!

‘抱球式’,肘擊,進度條30%!

當潘林再次剛睜開眼時,就看到王也盤坐在前方不遠處,對著自己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

“大哥,咱不玩兒了行不?我想睡覺。”王也說完便打了一個很長的哈切。

“可是,我明天有個很重要的考試......”潘林還冇說完,隻見對方扔過來一本泛黃的老舊書本。

潘林拿起來一看上麵豁然寫著《武當太極心法》,頓時隻覺著受寵若驚,然後指著秘籍想對王也說什麼,就被對方扔過來一句話打斷:

“沒關係,夢裡給的我怕什麼,隻要彆再打攪我就行!”

說罷,王也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時手機提示又出現了:

【恭喜宿主得到王也認可】您有一本虛擬秘籍,是否立即學習?

“是!”

頓時,秘籍化作點點星光,瞬間,便消失不見,潘林隻覺著腦海裡頓時出現許多文字和圖畫。

再次,場景一變,他又出現在現實世界裡。

然後,他學著秘籍裡的內容盤腿而坐,雙手結著三昧印,呼吸,漸漸變得均勻起來,

天地間暗能開始迅速地向他靠攏,

吸收地暗能又順著他的經脈疾馳狂奔,流向下腹部兩寸與三寸之間丹田的位置,

漸漸地,丹田裡暗能充盈,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氣海,

這個過程中,他的經脈變得堅韌,骨骼變得更加堅硬,身體素質猛地又提高幾倍。

武者!

潘林成功了,成功的開辟了丹田氣海,他終於成武者了,身體更加的強悍了。

【宿主】:潘林

【異果】:幻.變(破損)修複率1%,暗能吸收速度增加2.1倍。

【功法】:《太極心法》初學,暗能吸收速度增加1倍,功法特性:太極乃陰陽之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太極之勁無窮無儘。

【武技】:《二十四式簡化版太極拳》熟練,以柔克剛,以慢打快。

【實力】:異者初階/武者初階,身體素質增強5倍。

修煉完的潘林眼露精光,現在他成為了武者,感覺渾身有使不完的力。

試著耍了幾式《太極拳》,潘林感覺更加的得心應手了:

“看來以後要多使用實戰教學功能了。”

一夜無話。

......

第二天,潘林早早起了床。

洗漱完畢,出門,路上順便買了幾個包子,就直奔順永小學。

......

學校門口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今天實習老師考覈,除了來考試的,看熱鬨的也挺多的。

隊伍的最後麵,潘林伸著腦袋,望著一眼看不到頭的隊伍,心急如焚。

這時,一個穿著華麗禮服的猥瑣男子,不顧排隊,鼻孔朝天地往學校走著,

幾個混混在前麵推搡著人群,並麵露凶狠地威脅著:

“林少駕到,不想捱揍的都讓讓。”

大部分都讓開了,

潘林則是遠遠的看著他,心裡陰笑著:

“等會兒看勞資怎麼整你。”

當然也有不害怕的,那就是一對巨大的鼻孔伸過來,外加幾個小混混的拳打腳踢,

眾人是敢怒又不敢言。

終於,熬到他們走過去了,餘下的人纔開始紛紛議論起來:

“他家裡那麼有錢,為什麼要和我們來搶飯碗啊?”

“這你就不知道了,我聽我舅舅的遠房親戚的女朋友的兒子說。”

“說什麼?”

“那個什麼狗屁林少,家裡的遠房表舅,在沙港的一個天使人家裡當管家。”

“哦,難怪這麼囂張,原來是仗著給天使人當狗啊。”

“是啊,他無非就是來我們這鄉下鍍金,等實習期一到就調回大城市。”

隊伍就這樣有條不紊的行進著,期間再也冇有人插隊。

考試分為兩場,筆試和對戰,因為這是一個武者和異者並存的時代,除了文化程度,實力同樣重要。

一個大大的廣場中央擺滿了桌椅,上麵放著試卷。

而,周圍圍滿了來看熱鬨的人,學校領導和老師則是在一旁維持著秩序。

上交了準考憑證,潘林被工作人員分配到了最後一個座位上。

筆試,

題目無非就是暗能的由來、地理知識、以及一些基礎知識等。

眾人都努力地寫著答案,

當然那個林少除外,現在正值夏天,上午的陽光很刺眼,很熱,幾個小混混拿著小扇子給他扇著風。

片刻後,

筆試考完,考官安排眾考生到一旁排隊站好,又來很多工作人員收掉試卷、桌椅。

這時校長走到廣場的演講台上,看著下麵幾十名興奮地考生,開始了一小段宣講:

“很感謝大家,看得起我們順永小學,今天我們會在你們當中選出,最優秀的3位成為我們的實習老師。”

“我也不多說了,由衷的感謝大家,現在我宣佈比鬥開始!”

校長下去了,主考官又上來了:

“我唸到名字的,就站到廣場上來。”

“第一場,王風對戰傑西!”

隻見兩名青年從考生中走了出來,互相抱拳後在裁判的監督下開始了比鬥。

經過幾個回合,喘著粗氣的王風略勝一籌戰勝了傑西。

就這樣經過很長的時間,終於輪到潘林了。

廣場中央,

一彪形大漢,他蔑視的看著對麵的潘林道:

“小子,是你自己趴下呢,還是我把你揍趴下?”

周圍吃瓜群眾驚呼:

“怎麼是他,被稱為瘋子的牛不群,他可是武者中級的高手。”

“他練的是家裡祖傳的《蠻牛勁》,可是比一般的武者力量要大的多,”眾人,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的說著。

緊接著牛不群又對著潘林鞠了一躬:

“對不起,俺爹說打架之前要先放狠話,可俺總覺著這樣不好。”

無語地看著這貨,潘林不以為意,

站好弓步,擺起了《太極拳》的起手式,一臉人畜無害的微笑,朝著牛不群勾了勾手,彷彿在說:

“你讓我想起了一個人,但是,我要開始裝X了,請開始你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