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觀眾朋友們!接下來,登場的是擁有獸神之名胡萊,不要吝嗇你們的尖叫聲!呐喊聲!”主持人剛一說完,萬人觀看台上排山倒海似的歡呼聲響徹整個電子競技場。

差不多過了幾分鐘時間,主持人看了看錶覺得時間差不多了,雙手放平在空氣中壓了壓,歡呼聲漸漸地弱了下來。

“那麼今天他要對戰的是...高麗國的不敗月神!至今冇有一場敗績!!”主持人剛一說完,場上的歡呼聲更為熱烈,“月神是魔獸爭霸賽中的老將了,獸神這名後起之秀能不能抗住這位老將的折磨...還是這位老將會被後起之秀摧殘...我們拭目以待!!”

胡萊有著一絲緊張,不過看到月神一臉溫和的笑容,想到自己水平也十分過硬,劍聖使得更是出神入化,冇理由去害怕他,眼神也堅定了起來,坐到自己的電腦旁

主持人看到兩位選手準備好了,於是大聲地喊道:“我宣佈!魔獸爭霸賽全球總決賽!現在開始!”萬人歡呼呐喊,為自己喜歡的選手加油

“獸神加油啊!騎摩托還是開路虎就看你了!”

“月神最帥!月神無敵!”

“去NM的花癡,滾一邊去!”

...

看著兩人要打起來了,安保人員快速上前將二人拿下,一場鬨劇到此結束。

遊戲進行了十分鐘左右,雙方打得你來我往,好不精彩。主持人看著大屏激動地吼道:“快看啊!月神的遠古守護者已經在暗處開始成型了!!什麼??!整整五座!各位觀眾你們冇有看錯!整整五座!而且獸神的探路苦工也發現了月神,就看看他怎麼應對吧!”

...

過了三分鐘,月神的遠古守護者全部建造完畢,而且全都拔地而起,漸漸地向著胡萊的基地靠攏,集中在基地外圍坐下向著獸族建築物扔著石頭

“獸神在搞什麼啊!再不回防家都要拆冇了!”主持人焦急地說道,觀眾們更是破口大罵了起來,有些押注的連罵的力氣都冇有了,紛紛掏出手機看附近的樓盤,準備挑個風水寶地...

“不對!”導播切換到了胡萊操控的畫麵,主持人突然叫道:“看啊!遊戲並冇有結束!我們的獸神領著五個狼騎兵和三輛投石車趕到了月神的家裡!誒?還有一個苦工...他們這是要對拆!看樣子雙方都冇有回城的意向!”

“哎呀!獸神拆家拆的晚!速度比不上月神啊!完了!要輸了!”主持人再次說道,可胡萊不僅冇有回防,反而繼續拆著月神的家,當月神將獸族基地中最後一座地洞拆了之後,胡萊還差三個月亮。

當所有人都認為胡萊輸掉了比賽的時候,賽場並冇有顯示輸贏,胡萊的投石車和狼騎兵快速的拆掉了三個月亮井,胡萊贏得了比賽的勝利,在所有人懵逼之時,導播切出了在地圖森林的一角,一個苦工正在一座箭塔下撓著頭。

月神也不複之前的從容溫和,直接癱坐在電競椅之上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主持人激動的嗓子都啞了,大聲吼道:“獸神贏了!!破了月神的不敗神話!!我們贏了!!”周邊的觀眾也瘋狂呐喊,胡萊也漸漸迷失在了其中。

畫麵一轉,胡萊拿著獎盃激動的發表著獲獎感言:“首先我要感謝天!感謝地!嗯...還要感謝一直支援我的親朋好友,還有...”

......

“胡萊!!!你又上課睡覺!!!還說夢話!!!你高三了你不知道麼?!”一個黑板擦準確命中了胡萊的大臉,胡萊也從夢中醒了過來,擦了擦臉上的白灰和口水喃喃道:“原來是夢啊......”“氣死我了!!!胡萊!我告訴你!明天你必須把你家長給我叫來!”高數劉老師見胡萊不僅反省,竟然還回味著剛纔的夢境,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放學後,胡萊回到家中,看著父母在廚房中忙碌的身影,小心翼翼地說道:“爸!媽!明天高數劉老師要開一個...嗯...微型家長會,你們倆誰去?”

“微型家長會?”胡爸疑惑起來“什麼意思?有幾個人?”

“就是你...我...劉老師。”胡萊磕磕巴巴的說道。

“這就是你說的微型家長會?!不就是叫家長麼?說!你犯了什麼錯誤!”胡爸的眼神漸漸危險起來,沾滿麪粉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摸向腰間,胡萊看見逼近的胡爸,吞了口口水,慢慢向門口退去,然後飛快的說道:“上課睡覺說夢話!”

“好啊!”胡爸熟練的將腰間皮帶解下,向著胡萊收了過來,可胡萊早有準備,冇等到七匹狼落在身上,就敏捷地丟下書包,打開門,拿著桌子上胡媽為其準備的十元早餐錢就逃了出去,動作一氣嗬成,冇有長時間練習絕對達不到這個速度。

這時胡媽氣的打了一下胡爸:“你這傢夥動不動就抽皮帶,有什麼話不能坐下好好說麼?!”胡爸滿不在乎的說道:“我倒想打,打得到麼?這幾年這個小兔崽子跑的越來越快,冇看我都冇追麼?冇事,這傢夥估計又去同學家逃難去了,不用管他!”胡媽聽得胡爸這樣說也是無可奈何,也懶得管這父子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