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頭好疼...我擦!這是什麼鬼地方??”胡萊醒後第一眼看到的是臉盆般大的太陽,在太陽的旁邊,隱隱約約的有一些不知名星球的虛影,胡萊趕緊起身,四下望了一圈,發現自己正躺在一眼望不到頭的森林中,周圍全是高聳入雲的生物。

“瑪德...穿越了??!”看著自己的身上還穿著高中校服,胡萊有些欲哭無淚,不禁仰天怒吼:“C你二舅姥爺!!即使穿越你好歹給我個身份啊!給我整個人直接弄過來算是什麼事情......”

“嗷嗚!!”正當胡萊罵的入神時,一聲狼嚎傳入了胡萊的耳朵,他嚇得立馬住嘴,用雙手死死捂著自己的嘴巴,狼的叫聲胡萊可一點都不陌生,雖然他住在市區,可從小就從電視上看到過狼。

“該死的!還有狼?!”胡萊焦急不已,從剛纔的狼嚎聲判斷那畜生離自己所呆的地方並不遠,於是他急中生智向著旁邊的大樹攀爬而上,坐在一根粗大的樹乾上,雖然累成狗,可還是自豪地說道:“還是我胡萊大爺腦子聰慧,想來那畜生...”

胡萊說到一半,一匹巨大的灰狼已經來到了樹下,眯著眼睛盯著樹上的胡萊,胡萊看著體型誇張的灰狼,自言自語道:“這麼大的狼,這特麼活了多少年啊?!還好小爺爬的高!”

胡萊看著巨狼冇有動作,猜測它肯定爬不上來,一時之間忘記了恐懼,嘚瑟的向巨狼挑釁道:“來啊小狼狼,不是很厲害麼?來咬我啊?!”嘲諷還不夠,直接將褲子拉下一半,露出半截屁股,賤嗖嗖的扭動了幾下。

巨狼顯然有著幾分智慧,看出了胡萊的挑釁,“嗚嗚嗚......”的低吼著,露出尖銳的牙齒,前半身壓低,擺出一副進攻的姿態

胡萊見到這一幕也不敢繼續嘚瑟了,雙手緊緊抱住樹乾,對著眼前的巨狼乞求道:“狼哥...不!狼爺!您老高抬貴手,把我當屁一樣放了吧!狼...咦這是乾啥?嘴發光是啥意思?”

胡萊見到巨狼嘴巴凝聚光團,一時間摸不著頭腦,突然光團被吐了出來,在空中形成一道彎刃向著胡萊所呆的樹乾飛來,樹乾上的胡萊無處可逃,隻得死死抱著樹乾。

“哢嚓!砰!”樹乾斷裂,可憐的胡萊從樹上重重的摔了下來,一時間疼得胡萊直不起腰,隻能跪在地上,看著巨狼越來越近,胡萊認命般的閉上了眼睛,在腦海中將諸天神佛罵了個遍。

巨狼正準備將這個敢於挑釁自己的弱小人類咬死時,“咻!”一支利箭準確的插在了巨狼的眼睛上,巨狼慘呼一聲趕緊後退。

胡萊聞聲趕緊睜開眼睛,發現巨狼的左眼上插著一支箭矢,向後一看,一個手拿弓箭身裹獸皮金髮飄飄的美女向著自己奔來,白皙的肌膚,精緻的五官瞬間吸引了胡萊的視線,一時間竟忘記自己還處於危險之中。

“這裡危險!趕緊退後!”美女剛一入場發覺眼前這個穿著怪異的人類少年一直盯著自己看,有些生氣的叫道。

“哦哦,知道了。”胡萊回過神來強忍著身上的疼痛,在美女越過胡萊的時候胡萊發現這個美女的耳朵竟然是尖尖的向上翹起,胡萊立馬想到了在地球時經常聽到的種族:精靈。

精靈美女趁著巨狼還在痛苦中掙紮,不停搭弓拉箭向著巨狼射去,可奈何巨狼皮毛太厚根本射不穿,於是精靈美女手上彙聚金色光芒,快速將三支金色箭矢一根接一根的向巨狼射去,並大聲吼道:“連珠箭!”

三支箭矢狠狠釘在了巨狼腦門,冇入了大半截,巨狼乾脆利落的倒在地上冇有了聲息。

顯然剛纔的連珠箭對於精靈美女來說也是個不小的負擔,此時她半彎著腰不停喘著粗氣,香汗不停地從尖尖的下巴上滴落,可是這位精靈美女不知道的是,她剛救的少年正在她的身後死死地盯著她的屁股看,口水都不自覺地從嘴角流了出來。

等到精靈美女休息的差不多,就從腰間掏出一把鋒利的匕首插在巨狼腦袋上,不過多時掏出一個青色晶體,精靈美女看著晶體不自覺的嘴角上揚,開心的笑了起來,百靈鳥般的笑聲在胡萊的心中無疑是致命的,感覺自己的魂兒都被勾去。

等到精靈美女處理完一切,來到胡萊身邊,看著其行動頗為不便,便彎腰將其攙扶起來,“咦?你怎麼流鼻血了傷得重不重?你說你一個普通人類來妖獸森林做什麼?還好我來了,要不然你早成為了那風狼的糞便!”

胡萊哪裡聽得進去,正值十八歲的他也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早已被精靈美女胸前的一抹雪白所吸引,差點將眼睛都陷了進去,精靈美女彷彿也察覺到了異樣,直接在胡萊頭上敲了一下,胡萊這才醒悟過來,搓著手笑了笑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來了這裡,記憶全部消失了,隻記得我叫胡萊,美女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艾米,立誌要成為萬法世界最為厲害的精靈族射手!比王者射手西蒙斯還要厲害的那種!”艾米驕傲地說道,胡萊煞有其事的點點頭:“你肯定會做到的,你這樣心善人美又厲害的美女要做不到的話真不知道還有誰能做到。”

艾米一聽這話臉頓時紅了起來,磕巴地說道:“我真的很漂亮麼?”胡萊趕緊點頭:“那當然,布靈布靈的。”

“布靈布靈是什麼意思?”艾米疑惑道,胡萊心中暗道不妙,看著艾米的敏感部位直接將心裡話說了出來,於是解釋道:“就是誇人長的好看的意思。”

艾米一聽開心的笑了起來,對著胡萊說道:“你也布靈布靈的!”

胡萊巨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