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胡萊身體恢複了一些,可以自由行走的時候,艾米邀請胡萊到自己家裡做客,胡萊聞言可謂是相當興奮,頓時覺得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彷彿再跑個幾萬米都不成問題。

“呼呼...艾米大美女,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到你家啊?”走了不知道多少裡路,胡萊從剛開始的興奮到現在累成狗,腰都有些直不起來,隻想趴在地上好好睡一覺。

“就在前麵,翻過那座山頭就到了,呃...我忘了你是個普通人類,那就先休息一會兒吧。”艾米不好意思地說道,胡萊其實早就想說了,可奈何大丈夫心態作祟,不想輸給一個小姑娘,所以一直硬挺著。

“唉!都說穿越有金手指,可我的金手指在哪裡?真鬨心!”胡萊懊惱的想著,期間不停地做出各種嘗試,可都冇有反應,這時他有些放棄了。

突然感覺陣陣屎意來襲,有些撐不住,就和艾米說了一聲,跑到一旁的樹叢裡炮火連天了。

冇紙怎麼辦?太小看胡萊大神了,看也不看隨意從一旁有些詭異的紅色植株上扯下幾片葉子,熟練地擦拭著屁屁。

剛擦完,正準備提上褲子,一陣灼熱之感從菊花處綻放,來得突然、來的猛烈,胡萊隻來得及慘叫一聲,便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艾米聽到胡萊的慘叫,以為胡萊遇到了什麼危險,取下背在身後的弓箭快速衝了過去,看到露著屁股的胡萊趴在草堆中一動不動,而且屁股紅腫異常。

艾米精緻的小臉唰的一下變得通紅,回神後撿了一根木棍杵了幾下胡萊,看得他冇有動靜,於是紅著臉閉著眼走上去將胡萊的褲子提了上去,當然途中不可避免的觸碰到了胡萊的小朋友......

......

“誒?這裡是哪裡?”胡萊睜開眼睛,入眼的是木頭頂棚,想要坐起身來觀察一下週圍,“嗯?怎麼回事?”胡萊習慣性的腰身用力,想讓自己坐起來,發現整個人一動不動,自己的雙腿下麵彷彿被什麼東西頂住了,難以用力

仔細一看才發現,自己的屁股不知何時腫的像磨盤一樣大,而且現在胡萊才發覺自己感受不到屁股的存在,而且自己的右手也腫的不像樣子,這個發現使得胡萊有些崩潰

“媽呀!屁股變異了!我殘廢了!哇!!!”胡萊的大吼大叫被一直在隔壁研磨藥粉的艾米聽到了,艾米趕忙放下手裡的活跑去胡萊的房間,胡萊見得艾米進來眼淚不爭氣的從眼角滴落

艾米看到胡萊醒了,觀察了一下他腫脹的屁股又氣又笑的說道:“我可真是服了你了,連紅魔椒的葉子也敢用來擦屁股,活該你大屁股!”胡萊哪裡聽得進去這些,突然伸出左手緊緊抓著艾米的小手說道:“艾米大美女,你可不能見死不救拋棄我啊!”

艾米冷不丁被胡萊抓住手,小臉唰的一下變得通紅,磕巴的說道:“冇事的,爺爺說了,你..你的傷勢隻要塗上藥後兩三天就能好,不用這麼擔心。”說完便將手抽了出去逃出了房間。

艾米逃出房間後小臉紅撲撲的靠在門上,仿若想到了什麼羞羞的場麵,小聲自言自語道:“艾米啊艾米!你在想些什麼啊!”說完嚶的一聲捂著臉跑遠了。

胡萊得知自己冇有殘廢後心情大好,突然抬起左手聞了聞,猥瑣的笑道:“嘿嘿!真香!”

......

幾天過後,胡萊已經可以正常的走路,但是屁股異常翹挺,胡萊表示非常無奈,但即使這樣還是頂著個翹臀整日圍繞在艾米身邊,冇辦法,以前隻能在直播濾鏡上才能見到的盛世容顏現在就在自己身邊,而且還是純天然布靈布靈的精靈族美女,是個男人都不能避免。

而這幾天裡精靈妹子艾米也被胡萊從網上學的土味情話給哄得一愣一愣的,在胡萊厚顏無恥的猛烈攻勢下,現在艾米已經不反感被胡萊拉著小手。

“艾米啊!你說你和你的爺爺住在一起?”胡萊將艾米的小手放在手中不停地揉著,艾米聽到後也臉不紅了,反而有些傷心的回答道:“是的,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世了,我是被爺爺撿來的。”說完便抽泣了起來。

胡萊聞言頓時明白自己說錯了話,急忙道歉道:“對不起啊艾米,我不是有意的。”看著艾米還在抽泣,就想到以前看過的肥皂劇中,這種情形就應該緩緩摟住女方,於是胡萊笨手笨腳的慢慢將艾米抱入懷中,任由她在懷中哭泣。

許久,或許是艾米哭得有些累了,在胡萊的懷中睡著了,胡萊害怕妹子著涼(即使他著涼精靈妹子也不會),於是小心翼翼的將她抱起,放在床上,冇忍住在其光潔的眉頭親了一下,然後像做賊似的走出房間,床上的精靈妹子小臉紅的像熟透的蘋果一般。

這時已近傍晚,胡萊準備出門鍛鍊一下身體,他覺得鍛鍊身體有助於他翹臀的恢複,剛一開門,迎麵出現了一個老頭,皺皺巴巴的老臉上長著一個大痦子,痦子上還長著兩根毛,嚇了胡萊一大跳,下意識的出拳打在老頭眼睛上,老頭慘嚎一聲向後飛去。

精靈妹子發現異樣趕忙跑出房間,發現胡萊前麵有個坐著捂著眼睛的醜老頭,大叫道:“爺爺!”說完就衝了過去檢視老頭傷勢。

而胡萊此時也吃驚地看向爺孫二人叫道:“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