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眉突然吐血,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度厄趕緊湊了過來:“師叔,您冇事吧!”

他神色緊張,因為看得出來黃眉傷勢相當嚴重,那麼隻存在一個解釋:那就是黃眉的分身已經消隕了。

對於黃眉派出分身去襲殺趙昊的事情,度厄作為佛門高層是十分清楚的。

誰都不能保證計劃一定成功,所以隻是試一試。

隻要趙昊稍微托大一點,給了黃眉分身近身的機會,就有很大可能把他擊殺當場。

如果找不到近身的機會,探探他們的虛實就直接離開,諒他們也攔不住。

現在,黃眉的分身應該是消隕了。

說明他找到了動手的機會,這麼說……

度厄大喜:“師叔,難到已經殺掉趙昊了?”

黃眉:“滾!”

度厄悶哼一聲,倒飛了出去。

擦了擦嘴角的血,又低著頭返了回來,低聲問道:“師叔,究竟發生何事了?”

黃眉喘了許久,氣息才平複下來,沉聲說道:“趙昊有宗師修為在身,外加傳國玉璽與秘法,戰力可比肩神通境!”

“什麼!”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悚然一驚,彼此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驚。

原以為宗師境已經是人族王朝的巔峰境界,可法溪和趙昊接連打破了這個固有認知。

如果說,趙昊是靠著傳國玉璽和秘法的加持。

那法溪又怎麼解釋?

他們本來想著,自己麵對的不過是宗師不到十人,高階戰力一個都冇有的人族軍隊,幾乎是必勝的局麵。

可現在……

黃眉目光陰沉:“不過秘法畢竟是秘法,這種手段他斷然使用不了幾次,正麵戰場依舊是我們優勢!”

聽到這話,眾人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黃眉眉頭微皺:“前方的局勢如何?”

度厄連忙答道:“稟師叔,據探子報,荒國防線收縮,在落日峽穀與七斧嶺之間打造了一道鋼鐵防線,中間數城都建造了禁飛法陣,恐怕比較難啃。

防線之前,還有四城遙遙相望,城中百姓皆已撤離,但仍然留下一批駐軍,約莫每城都有三千人左右。”

“三千?”

黃眉眉毛微微皺起:“三千人族士兵夠乾什麼,莫非是為了拖延我麼腳步?這四城能繞過去麼?”

度厄搖頭:“恐怕不能,這些年我研究了不少人族的兵法,書上說繞城會導致後勤部隊被切割,想要穩紮穩打,就必須把這四座城給攻下來。”

“人族兵法真麻煩!”

黃眉掃了一眼身後,看到烏泱烏泱的佛門弟子,不由有些心煩。

這些修為冇到宗師的弟子,一個個都是**凡胎,除了實力強點跟人族士兵冇有任何區彆,所以纔會被所謂的後勤拖累。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掙脫這肮臟的皮囊!

黃眉臉色陰沉:“既然這樣,我給你三天的時間,把這四座人族城池給我打下來!”

“是!”

度厄微微一笑,頗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三天時間,其實也就兩天,因為趕到還需要一天。

不過時間已經足夠了,那些人族守軍,不過隻有三千之數,哪怕都是精銳,平均最多也就是四品的水平。

而自己這邊,修為最低的都不止這個數。

兩天。

簡直就是在侮辱人。

度厄苦啊,他在人族王朝受太多委屈了,這次好不容易逮到一個機會,焉有不興奮的道理?

他深吸一口氣:“師叔!弟子定不辱使命!”

黃眉擺了擺手:“去吧,我等你的好訊息!”

說罷,便閉起眼開始打坐。

其實他早已經做好了與分身的切割,按道理說並不會受太重的傷,之所以受內傷這麼嚴重,歸根結底還是氣的。

那個人族小子,明明是靠陰招把自己拖垮的,但在外人看來,情況卻是他的所有攻勢都被趙昊擋了下來,趙昊卻隻攻了一招,就斬下了自己的頭顱。

受不了這個氣!

他要好好養傷,等下次找到機會,親手敲碎趙昊的腦袋。

三息之後,他進入了入定狀態,隻等度厄攻下城池的好訊息。

……

不知過了多久。

“轟!”

“轟!”

“轟!”

一連串的爆炸聲,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黃眉猛得睜開眼睛,神情之中滿是駭然,站起身來,死死盯著前線的方向。

目之所及,一縷縷濃煙冒出。

他飛快閉上眼睛,神識朝戰場上蔓延過去,卻看到了讓人驚駭的一幕。

城下土地滿目瘡痍,地上是一個個焦黑的土坑,土坑周圍,一個個佛門弟子被炸得渾身黢黑。

雖然冇有受致命傷,但灼傷和刮傷,仍然讓他們狼狽不堪,一些處於爆炸中心的低階弟子,甚至被震得口鼻出血。

城牆之上,架著一個個筒狀物,冇發出一聲悶響,就會噴出一顆黑黢黢的鐵球。

鐵球落地,便會發出火光,化作漫天鐵屑炸開,威力頂得上好幾個人族弓手的齊射。

對於普遍修為三品以上的佛門弟子來說,這些鐵球並不能造成太大的傷害。

可這一連串的爆炸聲,卻讓所有人都炸得頭腦發懵,甚至冇有辦法集中精神凝結佛門法術。

任誰都冇有想到。

他們居然被炮仗炸了!

場麵一度失控了許久,佛門弟子硬攻了兩天兩夜,硬是冇有辦法攻入城牆十丈的距離。

哪怕宗師大軍出手,在如此密集的轟炸之下,也最多做到頂著法力屏障,護住身後的弟子。

甚至到最後,也是城牆上停止炮火以後,他們才能衝上城牆。

隻是剛衝上城牆,城門直接從裡麵打開了。

三千將士,齊齊出門投降。

平均修為還不到七品。

佛門弟子無一陣亡,卻有三成以上受了不輕的傷,他們打贏了,卻一個個神情呆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黃眉也懵了。

他怎麼都冇有想到,三千人族守軍,居然能拖住佛門大軍這麼久。

荒國不僅有媲美神通境的戰力,還有如此強橫的炮火壓製,雖然在黃眉眼中,這些隻能拖住自己佛門進攻的腳步,依舊不能左右戰爭的勝負。

但……誰能保證荒國冇有彆的後手?

這下,就連黃眉也忍不住開始懷疑自己了。

這個時候,度厄押著一個將軍打扮的人進了營帳:“師叔,這個便是城中守將!”

守將看起來很年輕,真氣也隻有五品的強度,此刻正笑嘻嘻地看著黃眉,眼神中冇有一絲懼怕的神色:“荒將陳沖,見過黃眉大師!”

黃眉張了張嘴,正準備說什麼。

陳沖就直接開口道:“我們陛下讓我轉告大師,他的手段還有很多,這次煙火隻是送給諸位的見麵禮。我們陛下還說,建議你們不要殺俘虜。

因為隻要你們動手,你們殺降的訊息就會傳到燕晉楚三國,影響你們佛門的威嚴。

我們荒國大軍聽到以後,後麵的交手中,也會拚死反抗,影響你們進攻我們。”

黃眉:“吭哧吭哧!”

打了這麼久。

雙方無一陣亡。

卻差點給他氣出內傷。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