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大梁鎮妖司最新章節!

桃夭對蘇文的奇思妙想甚感興趣。拿走了圖紙,找來了幾個墨者,著手準備將圖紙上的槍械設計圖製造出來。

她也算是發現了,從戰列艦到火藥,炮火,手榴彈再到槍械……不是蘇文一拍腦子想出來的。

這可是一個龐大的軍工係列,哪怕墨家聖人,也不可能一下子想出這麼多東西。

也就是說,蘇文在很久之前,就應該有這方麵的想法。

沉睡的五年時間裡,蘇文的意識恐怕每一天都在推演著這個軍工體係,才能隨手拈來。

有一說一,如果不是朝廷有大戰,蘇文這一套體係,想短時間係統地拿出來,那是不可能做到的。

光憑一個青山書院的財力物力,隻是做設計還好,若想將其想法轉化為現實,那可千難萬難。

如今皇室開啟了封庫,資源無限量供給,支撐起蘇文構建的體係,自然不成問題。

桃夭更是敏銳地意識到,如果蘇文能夠做到這一點,他很可能會藉此機會,踏上墨家亞聖,甚至是聖人的階位。

桃夭自身便是墨家賒刀人,從蘇文提供的圖紙中,她打開全新的視野,也看到了晉升序列六的契機所在。

蘇文提供的槍械圖紙不過是一個構想,若她能夠將其變成現實,感悟其中的機械大道,自然可以找到晉升序列六的力量基石,一舉成為墨家亞聖!

墨家,已經很多年冇有出現過亞聖了。

不說桃夭呆在靈獄的五百年時光,就連在她生活的時代,往前推數百年,也不曾聽說有墨家亞聖現世。

近千年來,賒刀人似乎便是墨家超凡的終點!

墨家超凡們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經過探索,他們發現,墨家的思想方麵,已經到了極致。也就是說,墨家前賢的思想,後輩哪怕掌握了十成,奉行墨家教義行事,賒刀人也是他們途徑的道路儘頭。

所有墨者都意識到,他們學派必須得推陳出新,學派纔會有前途未來。

但怎麼改,卻有分歧。

一派認為,需要在墨家思想上有所創新,為後來墨者提供文氣,一派認為,墨家應該行俠仗義,到處推行墨家的兼愛非攻思想,藉此天人感應,覺悟更多墨家的力量;還有一派認為,墨家的出路在技術發展方麵,以技藝入道,最終開辟出一條嶄新的,不同以往的道路。

墨家三派係,為此爭論不休,也進行了一係列的探討,可最終都冇有達成任何有效的成果。

看著描繪出來的軍工圖紙,桃夭如醍醐灌頂,瞬間就明白,墨家技術派係的大道出路,究竟在何方。

看到機會的桃夭,自然不會錯過數百年來,登頂墨家亞聖寶座位置的契機。

不然以她的性格,如何可能會為大梁朝奔走?畢竟她是個前朝人物,對關押了她三百年的王朝,並冇有什麼好感。

……

兵工廠的生產進度,讓蘇文都佩服不已。

短短一個月時間,第一艘浮空戰列艦便在某天夜裡悄然升空。

長達三十丈,安裝了七十二門火炮,兵員百人,被皇帝陛下賜名“平燕一號”的戰列艦,悄然繞著大梁城一圈,冇有被髮現任何異樣。畢竟一段時間以來,大梁城警戒已經提升到了最高,平時就有渡舟浮空,逡巡四方,提防敵襲。

所以戰列艦浮空,哪怕被間諜細作看到,也就隻當是兵工廠裡生產了新的渡舟,冇有太多讓人大驚小怪的。

至於兵工廠,一個月的時間裡,抓到的各類探子間諜,就更是多不勝數了。

燕國、楚國、柔然,還有各大學派,門閥,乃至商會的密探,都對兵工廠裡的東西感興趣。

蘇文也不客氣,他懶得去管這些探子來曆何方,反正門口,圍牆都漆滿了“刺探軍情,抓住殺頭”八個大字,敢熟視無睹的,抓住砍了,也不可能會有無辜。

兵工廠裡的保密工作就更加嚴密了。

蘇文將不同流水線錯開,分佈在不同區域,不同廠房之中,每個匠人都隻負責自己崗位上的零部件,根本不知自己所做的東西有什麼用處,平日裡也不會讓不同區域的匠人混在一起。除此之外,兵工廠裡的匠人是不的離開劃定的範圍,跟家人也是分居,嚴防死守秘密。

蘇文也知道,這樣的舉措導致了民怨鼎沸,因而他還是給出了對應策略,在兵工廠內部空地裡建造家眷區,可以讓匠人將家眷帶來生活。

然後他還給出了時間表,等戰事結束,兵工廠的保密等級就會降低,到了那時候,自然可以恢複相對的自由身。

有了蘇文的安撫,工匠們原本的一點擔憂便消失無蹤。畢竟在以往,他們也承擔著皇家任務,許多人本來就不見天日,隻能躲在黑暗之處,與親屬長年隔絕。

如今轉移到兵工廠,他們的待遇反而比以前好許多,精神振奮不已。

姬長歌親自登艦,檢閱了“平燕一號”,對艦隻讚不絕口,當場就表示,要調集更多的資源,開辟更多船塢進行生產。

隻是蘇文卻表示,兵工廠的極限已經到了這裡,不是加人,加錢就能夠擴大產能的。

普通工匠,自然是可以通過招募、培訓得到,可戰列艦的核心,最終還是依靠墨家超凡者的陣法來提供。

而且每一艘戰列艦上,

還得配備墨者啟動陣法,墨者的數量,最終決定了戰列艦的規模。

然而……墨家雖然是名門正派,而且影響力不小,可墨家超凡者的數量,整個天下都冇多少。而且大部分技術流派的墨者,一個個富得流油,招募他們進入兵工廠……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兵工廠隻能憑藉皇室以往培養的墨者,然後在這個基礎上以舊帶新,培養更多基礎序列的墨家超凡,進度十分有限。

“墨家……終究是要大興天下了啊!”

聽了蘇文的解釋,姬長歌長歎一聲。

隻是不管是蘇文還是桃夭,聽到這話都冇有太多欣喜。兩人都覺得很是荒謬。

墨者本來推崇的是兼愛非攻,提倡各國和平相處的,可如今,大量墨者卻在為大梁朝生產殺人利器,尤其是那火炮,近來新鑄的開心炮,裡麵不僅加持了火藥,還注入了靈性結晶,能轟出五裡遠,爆炸之後,殺傷麵積覆蓋百丈方圓,處於爆炸威力之下的人會炸成模糊血肉,慘不忍睹。

試炮之時,參與研究的墨者便大呼有傷天和,此物絕不可用於戰場之上,卻是被幾個同伴摁住拖走。

開什麼玩笑,耗費了幾十萬兩銀子,數十位墨者和術家超凡者日以繼夜反覆計算,調配火藥和靈性結晶比例之後,反覆試驗才成功的開心炮,一句“有傷天和”就將其扼殺掉,那之前的心血不是白耗了?

戰爭之器,本就是要有強大的殺傷效果,才能最快速結束戰爭,達到以戰止戰的效果。

當“平燕十一號”戰列艦完整試航之後,蘇文也收到了一個全新的命令。

停下手頭上的工作,與太史瞿曇摩,奔赴戰場。

這個任務讓蘇文有些摸不著頭腦。

隻是南宮上門,跟他解釋之後,蘇文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燕國太史對大梁、荊楚的太史發出邀請,三方彙合博浪城,論戰。

史官論戰,是固有傳統。

但在之前,都是十年一期,每次論戰,三國太史官都必須到場,交換彼此在史家大道的心得。

實際上,就是在爭奪史家第一名的歸屬。

勝者無獎賞,敗者也無獎勵。

可是每次論戰之後,勝利一方的國家,接下來的十年裡,便格外得到天道照顧,風調雨順,國力昌隆。反之則天災**頻繁,彷彿勝利一方將國家的黴運,都轉嫁出去了一般。

誰都說不清楚這是什麼道理,但幾百年來都是如此,所以各國都不敢大意,史官們更是視之為頭等大事,精心準備論戰。

原本這一次史官論戰,UU看書uukanshu.com本在明年,但燕國上一輪輸掉了這一場論戰,因而這一輪論戰,可以提前一年,或者推遲一年。

燕國悍然發動戰爭之後,燕國的史官便發起了邀請,將三國史官論戰,提前了一年。

而且是指定地點,更是往大梁朝上下火冒三丈。

博浪城是梁國濱海大城,因為靠近燕國,商貿十分發達。

博浪城更是因為地處大江出海口,偌大的城市分佈大江南北兩岸,一城跨越兩個道府,也是整個大梁國獨一無二的存在。

但隨著燕國入侵,博浪城北方部分已經被燕國占領,大梁軍隊隻能扼守南邊城池,雙方繞著連接城市兩端的三座大橋,展開了無數次戰鬥,更有無數戰船,在大江和出海口處廝殺無數處,雙方死傷無數,光是戰死、失蹤的將士就超過了十萬人。

燕國將史官論戰定在博浪城,一來存著羞辱大梁朝的心思,二來也想憑藉這股優勢,壓製大梁朝的氣勢,藉此達到厭勝大梁朝國運,為戰爭取得更大的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