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茶繁體小説 >  刀劍江湖 >   第3章

聽到此,陳玉跟白頭客也是毫無頭緒,柴氏兄弟更是提起此事就心裡悲傷再無其它之想。

於是陳玉開口問道;‘’那你師父被誰所傷可有曾提起‘’

柴氏兄弟搖了搖頭說道;‘’冇有,師父也不肯說,隻是‘’話未完就從懷中掏出木匣放於陳說麵前。

陳玉明白意思,說明所有線索都在此木匣裡。隻是不說出被誰所傷隻有兩種可能,一是師父是甘願被人所傷,第二 就是傷他的人太曆害不想弟子白白送命。

而馮倫所想的卻是與陳玉不同,他對好友的死更好奇其因 。因為他知道飛火神龍的武功在江湖上不說屬於頂尖高手,但是也屬於一流。能殺他又不讓弟子知道報仇的高手到底是誰。

於是馮倫望向柴氏兄弟說道;‘’你師父死時有何特奇特之處,是何手法‘’

柴雄柴義回想之後,柴義介麵道;‘’我倆收斂師父遺體時也曾檢查過,但看不出何種武功,但是師父身上血好像被抽乾一樣,形消骨立眼球上血絲滿步,。‘’

馮倫聽後沉思起來,彷彿回憶什麼。過了片刻又說 道 ;‘’你們可有檢查身體外觀上有何異樣。‘’

這時的柴雄說道;‘’好像有也好像冇有‘’

馮倫說道;‘’此話何意‘’。

柴雄介麵道;‘’因為在師父的胸口,在死後三天我和二弟偶然發現出現一團紅暈。我們以為師父被人傷於胸上所以也未他想,隻是後來紅暈由紅至紫化成心形聚於紫宮穴上。‘’

‘’什麼‘’馮倫不由驚撥出聲,可想而知這個功夫的可怕之處,馮倫可是傳謠榜裡的高手。

陳玉也被馮倫的驚呼打斷思緒,不由看向他。

馮倫也覺失態,但是他也知道為何飛火神龍不敢告訴徒弟誰傷的他。不過他日不是今時,師父不能告訴他們隻是覺得時機未到,所以他才叫柴氏兄弟去找天清道長。

但是今日有我白頭客馮倫還有這位神龍藏首的陳少俠,告訴柴氏兄弟也無事,因為他們早晚會麵對,更何況陳玉也有相詢之意,而且他已認定鐵覺必不是自願被傷,定是被人所害。

於時他對著陳玉緩緩說道;‘’血無綜影,步步催心‘’

剛說完,柴氏兄弟一臉茫然,而陳玉卻驚撥出聲;‘’血影催心掌‘’

馮倫點了點頭表示肯定。

而陳玉卻自言自語道;‘’血影一出,江湖浩劫將至。‘’

白頭客的神情也變得凝重。

陳玉對著眾人說道;

‘’我們現在可以肯定鐵覺前輩發現了某些江湖秘密,從目前的情況來說,第一,鐵覺前輩定在幾月前發現什麼秘密,所以才招你兄弟二人回來。第二,鐵覺前輩發現這個秘密比想像的奇怪,因此想要瞭解的更詳細發生了變故,所以才晚了幾月回來。第三,那就是鐵覺前輩帶回來的木匣肯定非常重要,否則不會吩咐你們不許打開直接送往天清道長手中。因此整個事情的關健在於這個木匣。‘’

剛說完,隻見柴雄柴義普通跪下說道,‘’馮師伯您是尊師至友,師父之死我們兄弟甚是可疑,如今得知師父死於非命,懇請師伯與陳少俠援手。‘’

白頭客自不必說忙將柴氏兄弟扶起說道‘’兩位賢侄莫要多說,這事你們不提我也會追查到底。‘’

陳玉也說道;‘’江湖人管江湖事,就憑鐵老前輩正直俠名我也會幫到底。‘’

聽到此柴義將桌上木匣拿起雙手逞向馮倫;‘’此物既然關係重大還請馮師伯安排。‘’

白頭客聽到此卻頓了一頓。

陳玉一看就明,說道;‘’馮老前輩還是收下吧,第一鐵覺前輩要將此物送給天清道長之手無非兩點,一是天清威名,二是距離最近;。因此,此物交於你手和天清之手並無二意‘’

白頭客馮倫聽得在理,於是接過木匣說道;‘’既然接手此物,我們便一起打開檢視。‘’要知道鐵覺用命帶回的肯定不是俗物,馮倫此舉也是為人心懷坦蕩。

白頭客馮倫畢竟是江湖老手,先將木匣拿在手裡觀察一番看看是否有暗釦機簧。

檢視一週,見無異樣輕輕按下木匣卡扣,隻聽‘’答‘’的一聲木匣應聲而開。

順眼觀看,隻見匣中紅步包著一物。

馮倫用手慢慢掀起,卻是大吃一驚。就連陳玉也是目瞪口呆。

隻見匣中紅佈下有一玉,形似玉卻是劍形,劍長一指,寬二指左右,乃是上好玉石所製。晶瑩剔透正反兩麵各有紅字鑲刻‘’正‘’‘’道‘’兩字。

白頭客馮倫低歎一聲,雙眉緊鎖似有所思,目注陳玉道;‘’這玉劍你可認得‘’

陳玉何等聰慧,此問有二意,一為確認身份,二為問此劍在此何意。陳玉說道;‘’馮老前輩,此物正是江湖風傳‘’玉劍令‘’。隻是‘’

話未說話卻聽到柴氏兄弟驚撥出聲。‘’這就是‘’玉劍出,天下從‘’的玉劍令,傳說憑此劍可以號令天下武林各派。‘’想著就想伸手去摸口隻是匣在馮倫手中又不敢,因此隻好將手又縮回。

馮倫看到此並未意外,畢意武林至寶誰不想染手一翻。

‘’但是此玉令卻是假的‘’陳玉又介麵說道。

眾人一頓。都看向陳玉。心中驚奇,

陳玉知道幾人心思因此又說道;‘’這玉令不管是材質還是樣式都是一模一樣。但是仿製之人卻不知玉令劍尖處左側有一處小缺口‘’。

馮倫‘’唔‘’了一聲。而柴氏兄弟卻是不解為何陳少俠如此瞭解。

陳玉想了想對眾人說道;‘’其實我也是為了此物而來,而且有人模仿此物必有極大陰謀,因此我也是在追查此事。‘’

此時的柴氏兄弟還不甚明白,想開口相詢又覺不妥。因此欲言又止。

白頭客馮倫是誰,一眼看出,而且知道此事重大也應讓倆師侄知曉。因此對著陳玉說道‘’陳少俠不管此事如何,我們應要想個辦法弄清真相,你如果有什麼想法也可說與我們‘’。

陳玉想了想說道;‘’我想馮前輩業已猜出我的身份。君子劍陳白衣正是家師這枚玉劍令的主人。而玉令缺口也是我小時候把玩不小心磕的。‘’

白頭客雖有懷疑陳玉身份卻不好此時明說,於是隨口道;‘’原來如此‘’

而柴氏兄弟卻是又驚又喜,驚的是此木匣牽連如此深,喜的是陳玉竟是陳白衣弟子。

白頭客馮倫此時心緒萬千。假玉令,血影催心,飛火神龍之死,如果這幾件事連在一起那麼武林就要腥風血雨了,看來當務之急是查明此事。

正當眾人沉默深思之時。

隻見外麵有人傳報。

‘’稟告幫主外麵有人送來一封信‘’一名值守的小嘍嘍說道;、

‘’進來‘’柴雄回道;

隻見外麵進來一男子將信交於柴雄後退將出去。

柴雄將信拿出不由一驚,將信轉給柴義,柴義看後也是心神一緊喃喃說道;‘’怎會如此‘’

柴義看後忙將書信置於陳玉和白頭客麵前。

隻見信上寫著‘’欲見四雄,拿物相換,十日未來,人將不人。;字不多但是署名卻是冇有字,隻有兩個乳形的山峰。

陳玉見此說道;‘’乳峰雙豔‘’

白頭客雖不認識,但是聽此名就知不是什麼善類軒眉說道;‘’這兩人有何特彆之處,為何你倆麵現憂色。‘’

而此時柴雄已出外廳叫人問詢四雄何在。於是柴義介麵道;‘’馮師伯有所不知,這姐妹倆大的叫陽雲鳳,小的叫陽雲霞,居於江西**峰,兩人不僅長的漂亮還甚是難纏,大約幾年前,江湖出現兩個女采花賊專挑青年才俊入手,也不知練的是何功夫,隻要男人與之**就會元陽儘去功力儘失,因此各大門派不少俊男弟子都慘遭毒手,後來有人追查出是她倆。於是大約是三年前,江湖各派正道人物組織相約截殺這姐妹倆卻均被逃走。不僅如此還損失了不少人馬,不過從那以後那姐妹倆也消失了很長時間。因此正道俠士也隻能做罷。而今冇想到又重出江湖,原來她們又已隱回乳山。

白頭客馮倫聽後說道;‘’那如此說來她與你們並未交集,怎要綁你弟子又要你交何物去換。‘’

就在此時柴雄從外進來說道;‘’飛傑四雄都未在,我派人四處查詢也無人。‘’

柴義說道;‘’看來真是被她們給綁走了,可是她們也冇說拿何物去換啊。‘’

白頭客馮倫拍了下桌子怒說道;‘’賢侄放心,此次前去必將這兩蕩婦除了,‘’

就在此時陳玉開口道;‘’眾位莫急,他們暫時定無風險,不管是何原因,隻要她們想要你們以物換人,她們定會等我們前去,在此之前定不會傷他們性命,隻是有一點應該不知道這個木匣在你們手,要麼就是你們與他們有過節,但是不管如果我們都要前去乳山。‘’

眾人聽的有理。於是當下商定主意。分成三路,第一路是柴雄將飛龍幫火龍幫事情處理妥當,第二路是柴義去三清山再尋天清道長將此事親耳告知。第三路則是白頭客馮倫與陳玉前去乳人救人除禍。

眾人說完各自回去休息,準備明天各自起程。

次是清晨,眾人一 一拜彆各自離去。

白頭客馮倫與陳玉仍是步行,兩人上下飛縱一口氣奔走四十餘裡。

前麵有一峽穀名喚一線天,山勢高俊難以攀爬,隻有中間一條小道山路可過人。兩人急於趕路也未有心思賞景。隻用片刻功夫就以縱到一線天頂點。

就在此時左邊密林傳來打鬥之聲,兩人都是武林高手,耳力強於他人,於是陳玉看了白頭客一眼,自頭客也正看著陳玉,於是點了下頭,意思是前往一看。最主要是乳山一事不急這一時。

兩人循聲到得打鬥之處,往裡一看。隻見場中有三人,一女尼與三名黑衣大漢,三名黑衣大漢均蒙麵,女尼則身著道衣,手拿一根拂塵正與三人纏鬥。

兩人也看出,此時場中四人已在相耗狀態,那三個黑衣人圍著女尼隻輪流輪鬥卻不出殺招,意在耗費女尼體力再做打算,而此時的女尼也如他們所願額頭已見汗,練武的人都知道這是氣力不濟的現象。

黑衣人見此更是各使眼色,說明時候到了。於是三人各出殺招從上中下三路攻向女尼,此圍攻甚是凶險,三個方位三個路數齊攻真是防不甚防,三人以為這一擊勝券在握。

不過那三人也是小看了這女尼,知道此刻脫不得身今日危矣,因此假意催汗露出功力不濟的駕象。同時也看出三人心思,因此殺心頓起。隻見那女尼轉身前傾一招‘’懷中報月‘’就掃向攻他下路的黑衣人,女尼拂塵拂絲本長,再傾身向前一掃,那黑衣人的劍還未到而女尼拂塵已到,於是黑衣人隻好撤劍回防身子一頓給了女尼機會,女尼將拂塵突然回收那黑衣人的劍也擋了個空處,女尼右腳順勢向前一個迴旋左腳踢在 黑衣人前胸之上將黑衣人踢出幾米遠,再轉身時,女尼早已跳出另兩個黑衣人圈外。

那兩黑衣人見狀也是大駭。三人已失一人難圍住女尼,前麵三人原想活拿女尼,此時隻有改變想法拚命攻殺,因此兩人劍勢未退變換招法左右攻向女尼。

女尼見兩人來勢洶洶知道他們已出殺招,但此時的女尼知道少一人合圍早已神情不俱。隻見女尼使一招‘’秋風落葉‘’盪開兩人鐵劍,身形縱起約三丈再飄身而下使出絕學‘’萬法歸塵‘’,隻見空中儘現拂塵之影,不知那是真那是假,說時遲那時快兩人還未明白已各自捱了一記,直直倒了下去。

見三人都已解決,女尼心下一鬆,卻不曾想剛剛那位踢中的黑衣人卻還未立死。雖胸骨已斷難活但還有一氣尚存,他偷偷從百寶囊中拿出三顆黑色小球打向女尼。彆說女尼未曾注意就連白頭客與陳玉也是未注意,在黑衣人打出之時才發覺。

隻聽得,轟隆 ,小心,噗 ,啊,的聲音一同響起。

‘’轟隆‘’是三顆黑色小球爆炸的聲音

‘’小心‘’ 是陳玉所發

‘’噗‘’是白頭客甩出青玉竹擊殺黑衣人的聲音

‘’啊‘’自然是那女尼發出的

原來,陳玉率先發覺但是距離太遠隻好出聲相警,在此同時白頭客也向黑衣人打出青玉竹。而女尼聽到有人出言示警已戒備,聽得後麵有勁風襲來以為是暗器,於是拂塵往後一甩,運用道家真力想盪開。那曾想隻聽轟隆隆先後三聲響,其中一顆未盪開多遠就已然炸開,震的女喊‘’啊‘’的一聲而倒飛出去,正當此時一條白影閃過,將女尼輕輕接入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