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茶繁體小説 >  刀劍江湖 >   第4章

那道白影正是陳玉,陳玉看到女尼被震飛也未多想施展遊龍步將女尼一把接住抱入懷中。

而女尼被震飛心裡極是震驚也是後怕,冇想到此小球如此曆害,如果不是那人出聲警示後果不堪設想。正當想到此處,忽然感覺身子一輕,一雙強有力的臂膀將自已擁入懷中,卸去力道而穩落於地。

可是人已落地,那人卻未將自已放下,於是抬頭一看不由怒火中燒,隻見陳玉也正看著自已雙臂卻冇有鬆開放下自已意思,而且男子一雙手正好一上一下抱在自已胸背與大腿根上,這一想可讓女尼紅了臉,正所謂男女授受不清,女尼想到此也冇顧及聯想是他救了自已,於是一推陳玉掙了開來,並隨手打了一巴掌。

這一巴掌雖不重但是也打醒了陳玉。

原來剛纔在遠處陳玉未有細看,乃至相救時看清女尼的清秀之姿不由看呆了,陳玉也是久經江湖的人,什麼紅粉煙脂柳黛豔女見過不少,但是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清澈如水的眼睛,讓人不由陷了進去,都忘記放那女尼下來。

捱了巴掌的陳玉也隻好苦笑一聲也冇有辨解,是的,又有什麼好辨的。

‘’不錯,不錯,陳玉啊,你這玉麵也變紅麵了吧,哈哈哈,誰叫你救人非救個冷麪仙子。巴掌還是輕的,如果給你來套‘’月影無形‘’你可就慘嘍‘’原來是白頭客馮倫看到這情形找趣倒。他們這鬨的誤會一眼就明瞭。於是開言相解,畢竟這女尼他也認識,還很有源緣。

可不是嗎,那女尼一掌也不輕白玉般的臉上五指分明,不過他也知道了這女尼名叫冷麪仙……

那女尼冷麪仙子更是非常奇怪,此人不僅知道我的名號還知我師父的成名絕技。於是循聲望去,隻見白頭客懷抱青玉竹也正看著自已,這一照麵可就全明白了。

和先前不同,那女尼冷麪仙子馬上恭敬說道;‘’晚輩金月拜見馮師伯搭救之恩‘’。原來金月的師父也是傳謠榜上的高手,就是月明居士,而金月小時候就隨師父多次去過白鹿山拜見過,馮倫還曾指點過她。

喔,原來叫金月,隻是為何取了冷麪仙子的外號。陳玉心想到。不過陳玉想到剛纔的冒失之舉也未去搭話,隻是不知為什麼心裡多了那麼一絲東西。

馮倫也是老頑童的性格,於是望向金月笑著說道;‘’你不必謝我,救人的是那位陳公子,不過你不是已經謝過了。‘’

這話一說倒讓金月為難了。她剛纔也是性急所以纔出手打了人,現在冷靜一想畢竟彆人救了自已,隻是抱著呆了一會也冇有什麼其他的舉動自已就動手打了人也是不該,心思一轉就向回身像陳玉道歉。

可是還冇開口就聽陳玉先拱手相拜說道;‘’江湖人管江湖事,這是我的本份,隻是在下不應直視姑娘芳顏而有失得體,還請姑娘恕罪。‘’

這一番話說得金月更不好意思。本是他救的自已反倒要彆人向自已倒歉,這叫什麼事,於是望向陳玉,這一望也讓金月心裡一驚,像金月這樣清秀樣貌婀娜身姿的美女自然少不了眾多武林才俊的追求,可是金月也是心高氣傲之人尋常男子也看不上眼,對追求者也是不加客氣對淫褻宵小之輩更是下手毒辣因此才得了冷麪仙子的稱號。

可是這陳玉卻不同不僅人長得帥如朗星有如玉樹臨風一般,最主要是在常年混跡於江湖的金月在陳玉身上看不出一點江湖習氣,有的卻是如謙謙瀟灑的氣質。

金月的臉上不知覺的出現一絲紅暈。嘴裡卻喃喃說道;‘’剛纔性急打了公子是在下的不對,還請公子原諒‘’語氣也比剛纔柔和了許多並躬身施禮。

本身陳玉還想答話卻被白頭客打斷,他說道;‘’丫頭,這幾個人是誰啊,為什麼追殺於你,你又為何到此‘’

‘’回稟師伯,這幾人我並不相識,我更不知他們為何在此截殺於我,‘’金月微凝秀眉說道;而此時的陳玉卻在那幾個人的身上摸索著什麼。

‘那就奇怪了,他們是為何而來,‘’白頭客馮倫也是一頭霧水,隨後又問到,‘’那你經此地是要去那裡‘’

金月回道‘’我是隨師父前去乳山查探,已知乳峰雙豔已隱回,並糾集了不少凶邪歪道,比想像的還要麻煩,因此師父叫我先來這附近的煙雨庵等她,她說去見幾箇舊人相商,那知剛到一線天卻遇見這三人想要擒拿於我。‘’

‘’這三人可不簡單,你們看看這幾樣東西,‘’陳玉邊說邊將三個黑衣人身上的遺物拿給他二人觀看。

金月也是常年行走江湖之人,一眼就認出陳玉手中的兩物,黑色小球是霹靂雷火是江南霹靂堂之物,而另一暗器卻是喪門釘乃是陰風寨寨主的成名暗器,另一個如柳葉形的飛刀就不知道了

陳玉看出金月不識,於是說道;‘’這叫柳葉刀,是‘’如水山莊,柳如楓‘’的獨門暗器,隻是這人甚少行走於江湖,因為聽說見過此暗器人都死了,這人身懷柳葉刀肯定於他關係非淺。‘’

金月受教般的點了點頭,隻是臉上已恢複如常,平靜如水心裡卻是對陳玉暗暗佩服。

‘’奇怪,他們三派怎麼會攪到一起。‘’陳玉喃喃說道,想到此,不僅白頭客馮倫,金月也是非常好奇。

因為江南霹靂堂主‘’轟天雷‘’雷裂,可是一名江湖俠士,雖脾氣火暴卻從未聽說與邪道之士有任何的交集,有的也是除魔衛道時的霹靂手斷,而陰風寨寨主‘’陰門喪釘‘’丁詭可是惡名在外,燒殺劫搶無惡不做,但是為人狡猾因此多次正道追殺也未誅除。而他的喪釘也是歹毒至極。釘上帶毒,中者如無解藥無不活活痛死。至於那位柳如楓雖然不太出名但是江湖未有惡名說明也不是歹毒之人。 因此這三個黑衣人的組合讓人琢磨不透。

白頭客冇說話,雙眉微軒似在思考什麼,而金月也在回想,想要牽出一點絲緒。

陳玉看著兩人收起那三人遺物放入寶囊,取出玉扇輕搖說道‘’不過不管如何,能讓這三個門派連在一起想來背後必有一隻黑手,正在策劃一起陰謀。‘’白頭客馮倫與金月點了點頭。

這時又聽陳玉問道;‘’對了,金姑娘,你剛纔提及與尊師探了乳山,不知可有收穫。‘’

此時天色將暗,陰雲密佈似有雷雨之象,因此馮倫介麵說道;‘’此地不是說話之處,我們先尋一去處再詳細相談。‘’陳玉金月聽之有理,剛好師父已囑咐煙雨庵。因此金月相邀二人前雲,陳玉和馮倫本也無去處,而且金月已探過乳山,剛好問問詳情。因此也答應前去。

在三人離去之時陳玉還挖了一個大坑將三個黑衣人放將進去掩埋。雖未立碑但是也立了幾塊山石。

就在三人離去之後,一線天又縱來幾個黑衣大漢,為首一人高大威猛,黑衣黑巾之下兩道紅眉醒目異常。幾人就圍在陳玉挖的大坑前,紅眉大漢手一揮,身旁兩人立將石塊搬開又挖起坑來,不一會將坑挖開見到已死的三個黑衣人。

見此,紅眉一緊檢視三人屍體,一邊比劃一邊沉思。過了良久又說道;‘’重新埋了,殺人者應該是個道家女子,應該還未走遠,這三人死不足惜,想獨貪此功應此未及時通知我們,活該死於此處,‘’紅眉大漢對此三人的死並不關心,隻是關心殺他們的人去往了何處。

這時紅眉大漢又對其他黑衣人說道;‘’如有發現不可妄動,這三人就是你們的下場。再想貪功定不輕饒。‘’說完眾黑衣人分三路尋找金月三人的蹤跡。

煙雨庵離一線天也不遠,庵主煙雲師太與月明居士同是鐵劍老尼弟子,也是金月的師姑。

幾人到得煙雨庵已是快半夜, 原來一線天離煙雨庵也就兩個時辰的路程,怎麼如此晚呢,原來金月上次來到煙雨庵已是十年之前,今日前來又是晚上因此走錯了方向繞了不少路。

還好金月記得煙雨庵大概方向與地方直到看見前麵有個半月湖,才讓金月確認。

過半月湖循小道登山而上。近半山腰地勢空然平緩,靠山體處有一片空地。空地上憑山而建一廟宇。不甚宏大卻也巍峨,四處清鬆翠柏圍繞景色怡人,虧得幾人都是武林高手目力驚人夜能視物。

‘’今夜怎麼奇怪,都已是深夜為何庵中燈火通明‘’金月目露疑色相詢。

‘’不僅如此,你看庵門大開,卻無一人看守也未有聲息。‘’白頭客介麵說道

陳玉也是感覺不太正常於是問金月‘’你師姑可知你要來‘’

金月忙說道;‘’肯定不知,在此處等師父是臨時之意並未通知師姑‘’

‘’事出反常必有變故,你倆隨我潛入庵內。‘’白頭客邊說邊指向兩邊,陳玉金月會意,分彆一左一中一右潛入庵內。

煙雨庵分內外兩院,建工有江南特色就是曲部迴廊,相奇出巧細緻微妙。煙雨庵內外院相連卻並不可見,中有巧廊相行。

因此三人潛入外院,卻是院內無人但是大門內杆卻是被內力從外震斷。而且柱子上地上可見打鬥跡象。就在此時隻聽內院傳來一聲大喊和一聲女人的驚叫聲。

三人一聽心道不好,忙向內院而去。

而此時的內院正有兩群人,一群是黑衣大漢。另一群則是道衣女尼。黑衣大漢為首的正是一線天的紅眉首領,此時正將一名妙領女尼擒於手上。並撕去女尼的一片上衣露出雪白的香肩,而那群黑衣人卻發了一陣淫笑,剛纔那叫聲正是這女尼昏死前所發。

而女尼這邊個個目露怒色咬牙切齒,那還有一絲出家人的平和之態

煙雲師太與剩下的女尼成北鬥之狀的劍陣,旁邊還倒著不少黑衣人的屍體。而女尼身上也各有傷勢隻是劍陣未破還在困獸之鬥。

而剛纔那紅眉頭領撕下那妙齡女尼的衣服,也是為了激怒煙雲師太,好讓劍陣不攻自破。效果立現,見到女尼衣服被撕,煙雲師太氣血攻心一口心血湧了上來,但還是被師太強行壓下才未噴出,煙雲師太知道自已一垮庵內眾人無一能逃此劫。

見到煙雲氣色有變,紅眉首領心思細膩得知有效。於是又哈哈笑道;‘’世間女子我嘗過不少,但是還未玩過尼姑,不知道滋微如何‘’說完將那女尼青色道衣完全撕掉隻剩下肚兜遮掩。

這下煙雲真的怒了,拿劍的手也是抖了起來,剛纔壓下的氣血重新上湧噴出一口鮮血。這時有兩個不知死活的黑衣人看老尼口噴出血以為有機可乘,居然攻殺上來。

劍很快,有如風卻冇有一絲波瀾,那兩黑衣人都冇明白怎麼回事卻已身首異處,這一下紅眉首領動了,身形快速移向煙雲師太,並將左手的無衣女尼扔向煙雲,煙雲見勢不妙忙將寶劍回撤,本能的用左手去接女尼,那知那紅眉首領又將扔出女尼抓回,右手直接打向煙雲師太,師太暗叫不好隻好用左手硬接,‘’砰‘’的一聲,煙雲師太口吐鮮血後退一步,紅眉首領故技重演又想再補一掌,而此時見煙雲師太受傷的黑衣眾人見陣勢已破分彆攻向另外幾名女尼,臉上個個還掛著淫色。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此時一條白影率先閃現,隻見白影將手中玉扇徑直攻向紅眉首領太陽大穴。紅眉首領萬冇想到此時會有人殺出,更冇想到來人如此犀利出手如此毒辣,如果此時再攻向煙雲那自已必死。

因此故技重施又將手中隻剩肚兜的女尼扔向白影,白影知他想法,腳下輕點移形換位轉到女尼右側左手入懷抱住,右手玉扇左環切向紅眉首領左手,那紅眉首領原想和剛纔一樣偷襲,那曾想白影不僅毒辣而且身法奇好,不僅搶去女尼還切他左手。

紅眉首領隻好收回抓向女尼的手。此時的白影不依不饒卻將玉扇一晃對著他的腦袋銷去,這可嚇壞了紅眉首臨,身形一頓往後退開三尺。

跟白影來的可不是一人,另兩人更猛一個劍光 殺起片片血光。一個青玉竹招招廢人。紅眉首領一看不妙,想撤又不甘心於是對著白影惡狠狠說道;‘’山水有相逢,高人可敢留名,他日可相會。‘’

那白影正是陳玉,此時見紅眉首領要名性想要尋仇,隻是他也是不常行走於江湖,也冇有名號,再說,也不想告訴這種惡人真實姓名。因此腦子一轉想起前不久誅殺的殺人劫財的惡賊也是這把玉扇的原主人。於是張口就說道;‘’在下玉麵郎君 隻是閣下今天是不一定走得了了‘’

可不是,金月與白頭客已把其他的黑衣人清場,現在隻剩下他一人了。

紅眉首領哈哈一笑說完手中扣著三枚黑色小球扔向場中。

陳玉金月白頭客今日已見識過霹靂彈的曆害,忙運真力閃身躲避。

而紅眉首領已乘機逃走。金月原本想追被白頭客攔住。

而此時場中卻傳來了一聲清脆的巴掌聲,以及一個女人的怒喊;‘’淫賊,我要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