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茶繁體小説 >  刀劍江湖 >   第5章

好巧不巧,就在陳玉救了女尼,鬥退紅眉首領之時,昏死女尼也已醒轉過來,恰好聽到陳玉自報‘’玉麵郎君‘’。真是人倒黴,喝口水都能嗆著。

陳玉隻知那玉麵郎君是殺人劫賬的惡人,卻不知這傢夥還是個采花淫賊。因此還冇明白情況的女尼,一下掙脫陳玉的懷抱,並用力打了陳玉一巴掌。就在那女尼大喊出聲想要再打陳玉時,受傷在旁的煙雲師太出言製止道‘’慧雲,住手‘’隻一語,受傷的煙雲師由於著急又咳出一口血。

那名叫慧雲的女尼呆立當場,隻見師父受傷躺在地上由眾師姐扶著,而場中冇了黑衣眾人卻多了三人。除了被自已打了一巴掌的白衣男子還有一老一少,老者滿頭白髮,少女清秀明麗,而且那少女她也認識,於是驚叫出聲‘’金月師姐‘’。

也許是回過神了,慧雲頓感身上微涼,於是低頭一看自已身上隻剩一件肚兜遮住上體,凹凸身材儘現,眼神一憋卻看見那被打的白衣男子還看著自已,於是臉一紅掩麵往內室而去。

這還是江湖女子如若是尋常人家的女孩早已覓死覓活。

這一插曲也讓剛纔緊張的氣氛為之一鬆。

此時的女尼也已被眾女尼攙撫起來,換口氣說道;‘’無量壽佛,多謝幾位出手相助,老尼煙雲在此…………。‘’話未說話就被一人打斷。

‘’師侄金月拜見師姑‘’金月邊說邊跑來相見。

煙雲這纔看清,原來是自家師門,心裡甚是歡喜。忙將眾人喚進後院內堂……

白頭客與金月隨後進入,還順便拉了一把風中淩亂的陳玉一把。

此時的陳玉可能還冇有從剛纔的一巴掌回過神來,心想今天什麼日子救了兩女子捱了兩巴掌,古人誠不欺我,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於是歎了口氣跟了進去。

到得內堂,燈明燭亮室內擺設簡潔,正中一個道字寫於壁上,內堂正麵擺設幾個蒲團旁邊放著桌椅板凳,應該是庵內女尼打坐參道會客的地方。

也虧是煙雲功力深厚,還能強動真力招呼眾人。

白頭客看到此,從懷口摸出一個玉瓶倒出三粒白色藥丸遞給金月說道;‘’一天一粒;運行周天可痊癒。‘’白頭客那是人精,看出煙雲強運真力招呼眾人,於是蹭藥相助。

金月好奇的將藥丸聞了聞隻覺異香樸鼻知是妙藥,連滿將藥拿給煙雲師姑。

‘’雪參玉鹿丸‘’煙雲看著手中的靈藥驚呼問道‘’敢問是白鹿山馮老前輩嗎‘’

白頭客點了點頭說道;‘’不要多言,服一粒運行周天,有事過會再說‘’

煙雲聽後甚是自覺也不言語立馬服下一顆運功療傷起來。而其他女尼也是拜謝三人退了下去,換衣洗身去了。

過了一會,有人走了進來,原來是慧雲。

慧雲剛纔掩麵回房是穿衣洗身去了。可是洗身穿衣後又糾結起來要不要去內堂,心裡掛念師父但是想起剛纔一幕又不覺心裡一熱臉上一紅,最終還是決定去內堂見師父看她情況如何。

此時的慧雲身穿青色道衣,一頭秀女如瀑布般披散在肩上,膚色白潤,惹火的身材更是引人注目。

燭光之下,隻見她臉上唇紅齒白,明豔端莊。眼似水杏如流水,特彆是麵頰上的紅暈嫣然靦腆簡直是嫵媚動人。

剛進內堂就讓三人刮目相看。

金月見這小師妹還是五年以前,冇想到如今慧雲變的如此美豔動人。白頭客馮倫卻是不同,觀此女將來必要名震江湖,而陳玉就不同了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隻能邊看邊轉頭假裝冇剛纔那事,但是臉上的五指印卻還未消。

慧雲進內堂見師父正在運功療傷也不敢打攏,又看見三人望向自已臉更紅了。因此扭捏著悄悄來到金月身後,拉起金月的手含羞不語,金月則介紹了白頭客與陳玉。

過得半個時辰,煙雲師太運功完畢,調息已無大礙反而丹田處有真力隱隱流轉。知道這丹藥是無上固元極品。於是起身說道;‘’多謝白老前輩出手相救,還賜靈藥,煙雲在此拜謝‘’說完深施一禮。

白頭客見此擺手示意相扶,算是還禮。

此時的慧雲已心情平複,見師父已無礙也跑到煙雲身邊說道 ;‘’師父除了這位白前輩還有金月師姐與這位少俠。‘’但是說完也未看向陳玉隻是引手相指。

金月本是師侄倒是無妨,但是陳玉可不相識,能和白前輩一起的肯定也是不凡。於是望向陳玉,隻見陳玉一身白衣目若朗星手搖玉扇如玉樹臨風。不由自覺誇語道‘’好個英雄少年,今日承蒙搭救不勝感激。‘’老身在此答謝了,說完立起道揖。

陳玉乃是後輩,雖說出手相救但是那能受此大禮。於是忙說道‘’大師客氣了,‘’

煙雲見陳玉如此謙虛有禮甚是讚許。

而此時煙雲纔對著金月說道‘’月兒你怎麼和白前輩陳少俠一起來了‘’因為月明居士就這一個徒弟因此對她是視徒視女,煙雲師太對這個師侄也是疼愛有加。

金月可不同,他已好久冇見煙雲。因此徑直跑到煙雲身邊說道;‘’師姑,原本我師父囑咐我在此庵中等她,那曾想路上有人追殺於我,幸好有白前輩與陳少俠相助才安全來到這庵中。‘’

於是,金月就從如何遇見他們詳細說來。煙雲師太聽後又是對他們一翻感謝。而此時慧雲也從外麵端茶而進。

白頭客馮倫也是茶中之友,品茗過後問道‘’師太,今日這幫黑衣人是誰,為何圍攻此庵。‘’

煙雲回道;‘’白前輩,說起此事我也是一頭霧水,但是此事我覺得與慧雲有關。‘’

眾人一聽和慧雲有關都側耳傾聽。

慧雲在旁介麵說道‘’今日從南山采藥而回,路遇一個黑衣蒙麪人。此小矮小卻蠻橫無理見我路過卻居中而攔,並說我殺人後就想走,我辨解可是他卻不聽還汙言穢語想要對手動手動腳。因此我一氣之下就拔劍相殺,兩人相鬥片刻那人不是我的對手,被我傷了一臂。後來隻見他摸出一枝響劍沖天擊發,我見他約有幫手唯恐有變故,因此不與他糾纏趕回庵中報與師父。‘’

煙雲介麵道‘’得知此事,貧尼關上庵門,命眾人嚴守,可是直到晚上也未有人前來,天還下起了雨來。後來老尼一想,江湖匪類善於夜潛入室。到得雨停,因此喚眾人將燈火全點上。

就在將要半夜之時隻聽‘’轟‘’的一聲,那夥歹人居然破門而入,我和庵內眾人結陣相博。剛開始我們殺了他們幾人,可那黑衣首領見勢不秒,連忙改變戰法隻偷襲擾打消耗我等體力。時間一長我們劍陣一滯慧雲為補缺口,不甚被擒。後來你們就到了。‘’

白頭客聽完後說道;‘’煙雲,這些黑衣人你可曾聽得什麼來曆或是什麼功法。‘’

煙雲道‘’當時太亂,也不甚注意,其他人還好,不過那個黑衣首領的功夫倒像是有點少林的功底‘’

‘’不錯,那人用的就是少林擒拿手,還練過金鋼掌。隻不過江湖上冇聽說過有雙眉赤紅的少林弟子啊。‘’和他交過手的陳玉說道

‘’你說那黑衣首領也是雙眉赤紅嗎‘’此時的金月驚呼問道;而眾人聽她驚叫都望向了她。

陳玉不知她為何如此吃驚,但還是點了點頭。

金月看到陳玉的肯定後說道 ‘’我和師父在乳山見過此人,而且師父曾說過這人有少林功底。‘’

原來如此。

白頭客聽後又問金月道;‘’你和你師父曾探過乳山,可否將過程詳細說道‘’。

金月忙將和師父為何探乳山的事情和盤托出。

原來,月明居士許是想念煙雲師妹,因此攜金月前來看望。

那日師徒二人路過乳山腳下的**村,因天色將晚找一人家借宿。那家人熱情好客招待這趕路的師徒二人,可是到得夜晚這家人夫婦卻惴惴不安。見此情況的月明居士就出言相詢。於是那夫婦說道隻因近來附近常常有二八少女失蹤,而此夫婦也有一未出閣的少女,因此纔有些擔憂。

月明居士瞭解情況後問他們是否派人找尋或報官。那夫婦答道,各村都派人找過,也報過官可是毫無線索,還攤派了各村民不少銀錢。官府最後貼出告示說是山中野獸所擒不了了之。但是冇人會信,我們住這麼多年也冇見過專門夜裡專叼少女的野獸。

月明居士乃是多年行走江湖的人,那會信是野獸,因此可以肯定定是人為。想到那些失蹤的少女月明就怒從心起,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於是下定決心要追查到底。

到得子時,那夫婦家院外翻進一人,徑直向院中閨房走去。心裡還想著美事,先從窗外吹過**香過得片刻翹窗入內欲行好事,那知剛進屋就被一把明晃晃的寶劍架在了脖子上。

原來屋內正是師徒二人,將此人拿住後月明將此人一隻耳朵割下,那人一驚之下就全招了。

原來是乳山雙豔最近招了許多的綠林邪鬼好像要做什麼事情,其中大部份都是吃喝螵賭之徒,因此光憑兩姐妹她們已應付不來,還是一個叫貝通的管事出的主意,叫雙豔派人下山擄些女子回來。雙豔一聽也覺有理,一來自已累了 二來擄幾個也不礙事,於是就同意了隻是囑咐彆在近郊。那些人剛開始隻是從遠處擄人,後來很多少女寧死不屈或是欺淩至死,因此很多人懶得走遠路就從近村擄人供山上人玩樂。

聽到此的師徒二人真是怒從心起,押著那人當夜去往了乳山大本營,名喚歡樂宮的地方並一巴掌拍死了帶路的黑衣人。

月明居士外號‘’屠魔道師‘’可想而知手斷可是狠辣。

想起黑衣人描述的歡樂宮**惡行就讓月明起了殺心,但是心智未泯。師徒二人先是暗中控查情況。後來月明居然發現雙豔如此猖狂原是她倆招了幾位不常出江湖的人物。比如那紅眉就是西域金剛寺的祖塵,地獄三殺,陰陽書生等人,如想將他們一網打儘今日絕不可能。

此時的月明居士心中又惡氣難擋。於是師徒二人一商議就飛身下歡樂宮的極樂殿將裡麵強行施展淫威的兩個男人誅殺,並將裡麵的兩女子救了出來還留下一張紙條‘’自作孽不可活,今後小心爾等狗頭‘’

月明居士留下字條有深意,一是警告眾人,二是他們已有人盯上。有此兩點,他們必有所收斂 但是又猜不到是誰同時也打草驚下蛇看看反應。

救了兩女下山後又聞知,極樂宮地下還有關著其他少女日日受此磨難,隻是今日是無法相救了,隻好先做罷送那兩個少女回家,後吩咐金月去煙雲師妹處等她。

隻是她們不知,在走後不久隻見歡樂宮以紅眉為首的眾多黑衣人從各個方向飛縱而出。

聽金月說完眾人才明白前因後果 。

而陳玉也介麵道 ;‘’定是你們探完乳山,分彆後剛好他們出尋,因此在一線天相遇,後來金月將那三人擊殺才讓那些黑衣人往這方向而來,而前去一線天采藥而回的慧雲剛好撞見才引得眾人來此庵內。因此纔會出現前麵的事情,他們是同一批人。‘’

眾人都覺得陳玉說的有理。

‘’看來一切的答案都在乳山,‘’白頭客喃喃自語隨後盯著金月說道;‘’看來你師父定是聯落正道人士準備一舉剷除這個淫窩惡穴。‘’

‘’應是如此,分彆時師父前往的方嚮應是三清山去了‘’金月回道。

‘’對了你們可有曾看到他們抓了四個大漢,‘’陳玉對著金月說道

金月回思之後說道‘’好像冇有,不過據那位被救出的女孩子說,她們關押的是另外一個地方,隻是上麵的人需要之時纔會將她們從牢裡提將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