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茶繁體小説 >  刀劍江湖 >   第6章

金月的回答讓陳玉和白頭客陷入沉思,按常理講,關押的地方應該隻會同在一處,怎會無人見過飛龍四雄。

見兩人不語,金月不知那四人與他們什麼關係,但是可以肯定他們是為這四人而來。雖不好相問隻好出言相慰道;‘’冇見過不等於他們不在那裡,也許是關在其他地方‘’

‘’所以說,我們得儘快趕去乳山‘’白頭客馮倫說道,陳玉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由於天色將明,眾人相商完畢抓緊時間休息,準備明天夜探乳山。

煙雨庵從不留男香客免得招人閒話,但是左近又無村莊鎮店,煙雲雖是女尼同時也是江湖人。因此叫慧雲安排一間女客宿房出來,將深知庵門規矩想留宿野外的陳玉白頭客喚回住下,而金月也與慧雲同住一屋。

到時次日,陳玉與白頭客告彆煙雲師太就要前去乳山,那知金月與慧行也想要隨行,一來兩人都是師門的得意弟子銳氣甚豐。二來兩人對於江湖行俠的興趣都大於青燈枯坐。於是,昨晚兩人相商由金月出麵與煙雲相求,讓慧雲和她一道隨陳玉他們前去乳山。

煙雲也是開明之人,雖說師姐叫金月在此等候也有護徒之意,想是此番恐有惡戰。但是,此時有白前輩與陳玉相伴,她倆定無風險,也讓這兩人見些場麵多些閱曆,同時人多畢竟多有助力。

特彆是昨晚的相救之恩,而自已痊癒還要二日不能前去,此時有她倆前去也好了些恩情。因此煙雲想了想就答應了此事。但是與兩人約法三章凡事必須聽從白前輩安排不得任性胡為。

白頭客原想拒絕,必竟此行凶險難料怕有個閃失。但是後來又改了主意,一來煙雲本是好意不好拒絕,二來想到還有陳玉,不是自已獨來獨往,真有凶險由我抵擋讓他相護安全應不成問題,必竟名師出高徒,陳白衣的弟子應是不凡。

於是白頭客告彆煙雲,帶領眾人前去乳山。

還彆說,有這兩女相隨路上歡聲笑語不斷。特彆是慧雲性恪熱情大方而且嬌媚如花,一路上逗得這位號稱‘’冷美人‘’的金月常常捂口而歡。

‘’陳少俠‘’一聲悅耳的聲音響起在陳玉的耳旁,陳玉也不回頭,因為憑他的功力知道是慧雲搶步到他身旁。於是隨口接道;‘’慧雲,何事‘。’

‘’我覺得叫你陳少俠太生疏,叫你陳玉又不太尊敬,而叫你玉麵郎君又不好,你教我如何稱呼你‘’慧雲眨了眨媚眼對著陳玉壞笑道;慧雲的媚是一種氣質由內而外,但是媚而不俗。她和金月不同,金月的眼睛清澈深隧而慧雲的卻是媚惑人心。

真是那壺不開提那壺,那天就是因為這個外號捱了一巴掌,後來金月才和他說那個是淫賊的外號,可把他給燥的後悔冒用他名。但是男子漢大丈夫不能輕易認錯,特彆是女人。陳玉深知這點。

因此對慧雲說道;‘’名號隻是個稱謂而已,最主要看用這名號的是誰,看他用這外號做了什麼,而且你喜歡叫什麼都可以‘’

‘’真的嗎,那我可叫了,反正你比我隻大三歲,那我叫你小哥哥吧‘’慧雲說完格格格的笑將起來。

這一聲陳哥哥叫的真是沁人心脾,好像如沐春風一般。不由得讓陳玉臉上一紅。但是前麵自已答應彆人了又不能失言隻好應著頭皮回了聲‘’嗯‘’。

這一聲小哥哥不僅引起了白頭客的搖頭哭笑,竟然讓金月心裡為之一酸,莫名的泛起了苦楚。

陳玉的臉更紅了隻好邊走邊拿出玉扇搖了起來。

可是調皮的慧雲好像還不肯放過他又問道;‘’小哥哥昨天打了你真對不起,在這裡給你致個歉好不好‘’

陳玉一想起昨天頭就大,畢竟長這麼大還冇捱過巴掌,而且一天被打兩次,還是兩個女的打的,想到此忙說道;‘’過去的事就如風好嗎,我們都彆再提了。‘’

慧雲見此看到陳玉這麼不經逗,她越發覺得有意思,於是要放大招了

‘’小哥哥,好的,我們的事就讓她過去吧‘’說到此的慧雲忽然眼神變得幽怨起來,彷彿陳玉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一樣。但是越是這樣越是讓陳玉感到頭皮發麻心如鹿撞,突然有了憐香惜玉的感覺,但是後麵的一句話卻讓陳玉感覺到了什麼叫晴天霹靂。

慧雲對著陳玉緩緩說道;‘’小哥哥,你昨天是不是也捱了金月師姐一巴掌。‘’聽到此的陳玉剛臉上更紅了,心道你乍追著我挨巴掌不放呢,但是慧雲確實也冇問他倆的事,問的是金月和他的事,偏偏兩個巴掌挨的都是和女色有關,但是他想不通金月看著冷麪冷心的怎麼啥話都和她說。

但是說都說了又能拿她怎麼辦。隻好轉移話題尷尬的笑說道;‘’此事說來話長,有空時我再說與你聽好不好‘’說完還偏頭看了一眼後麵的金月。

金月也不傻,一聽慧雲說這事就知道陳玉會懷疑自已,於是忙假裝轉頭欣賞起沿途的風景。

看到此的陳玉也心知肚明。

就在此時慧雲又說話了,此時的陳玉可是要暴走了。他寧願上刀山下火海也不想再聽慧雲的問話了,可是現實往往是怕什麼來什麼。

‘’小哥哥,金月姐和我說了為了感謝你的救命之恩,她想以身相許‘。’慧雲故意壓底聲音說道。但是陳玉卻聽的清清楚楚,於是驚的停下了腳步本能的驚叫了聲‘’什麼‘’。

他一停下不要緊,弄得後麵跟著的金月措手不及。一下撞到了陳玉的懷裡。而此時慧雲看到撞到一起的兩個卻格格格的笑聲說道;‘’金月姐說了 為了報答你的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許。‘’說完就向前跑開了。

聽到此語的金月臉紅到了脖子根,而此時又剛好撞在陳玉身上,形態不堪啊,於是半真半假的嗔道;‘’你這個小浪蹄子,看我不撕爛你的嘴,打你的屁股,‘’說完舉起拂塵向慧雲追去,作勢要打。

陳玉卻心情複雜,心想這要是真是該有多好,可又一想,想什麼呢,這次是乾啥來著。

正回味時遠處傳來了白頭客的聲音,‘’還不快走,等天上掉仙女啊‘’

陳玉聞聽此語忙追上前去

看到三人的身影,白頭客看了看天說道;‘’年輕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