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茶繁體小説 >  刀劍江湖 >   第7章

三清山又名少華山,位於江西。因玉京、玉虛、玉華三峰宛如道教玉清、上清、太清三位尊神列坐山巔而得名

更以“絕”驚世。峰巒“秀中藏秀、奇中出奇”,是“雲霧的家鄉,鬆石的畫廊”。奇峰怪石、古建石雕、虯鬆麗鵑、日出晚霞、響雲蕩霧、神光蜃景、珠冰銀雪異美無比。“司春女神”、“巨蟒出山”、“觀音賞曲”惟妙惟肖。文人過客讚曰:“攬勝遍五嶽,絕景在三清!”。

三清山集天地之秀,納百川之靈,同時也是洞天福地,道緣深厚因此山間廟宇林立,山腳商客店家無數,熱鬨非凡。

特彆山的東南麓水連三清湖,山光水色,溶洞奇石,美不勝收。湖旁也有一座廟宇之下寫有‘’玉清觀‘’,此觀規模甚是宏大,屋房殿廳怕有上百。中間的三清主殿更是人流不絕。

而湖邊十裡儘是觀產以供各商家做些生意,而觀裡收些薄許租利以示恩德。玉清觀對此有約,不貧不租,不善不留。也就是說租住在這裡的商戶,無不是那些無以生計或是人殘誌堅的附近百姓,但是人品不好的貧民也不留做生意。這也是玉清觀的教化,因此這此商人無不是感恩戴德,銘記於心也甚於行,對於來此的乞丐落魄之人這些商家也多有饋贈與幫助。

因此,很多人將這湖邊十裡稱為三德街。此三德為,天德,人德,地德,天德興為玉清觀,人德施於眾商家,地德則見於三清湖色。無湖剛難立玉清觀,無道觀則無教化外來此的天下眾人。

‘’三色食‘’乃是此地最有名的飯館,而最讓人喜歡的是三色食的素菜,口味一絕。雖然玉清觀不忌葷腥,但是不少信奉道教的信徒都是素食以示心誠。而在三德街‘’三色食‘’就是首選。

此時已是下午時分,不是正食之時,店內隻有一位食客,是位女尼。女尼神情冷俊,雙眉微擰似有心事,桌旁放著黑把銀絲拂塵。把上繡著月明二字,原來這位女尼就是前來玉清觀找尋天清道長的月明居士。

月明居士今早到的玉清觀,可是進觀打聽才知天清道長前往東海已有月餘還未歸來,這讓月明居士撲了個空。於是留下話,如果近日天清道長歸來,就告訴他舊邪相聚怕有陰詭,近日有空望前去乳山一會。

說完就走出觀外,到得觀外才知還未吃食,於是就到三色食點了幾樣素菜,一壺清酒,月明不忌葷腥隻是自已喜歡素食而已。

還未舉筷就見外麵風塵仆仆進來一人,選了月明居士的旁邊坐下。

月明見這人一身江湖打扮,身形消廋雙臂卻異常壯大,身後還斜插一把大刀。不過袖口上戴翅膀的飛龍醒目異常。

月明心道;‘’原來是飛龍幫的人。‘’飛龍幫在江南有些名聲,而且也不做惡行勾當,平時經營些車馬運送的活計。幫主柴義還算是個俠義之士。

不過看他風塵撲撲必是遠處而來,不知來此有何貴乾。但是這些與自已無關,於是自顧吃將起來。

那人其實也是和月明一樣前來尋找天清。隻是結果如同月明一般也是隻知道長已去東海,就這樣等了兩日,心內甚急,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這人就是飛龍幫柴義。

今天等到午後纔出觀門,剛纔月明進觀他也在,隻是他在內室,兩個也未見過麵。

出觀之後也覺肚中饑餓因此找來這三色食吃下飯。

進來見有女尼一人於是選了旁邊靠門的位置坐下,一來心煩看看外邊遠處景色,二來可察看觀門是否有人回來。

就在柴義心煩喝酒之時。隻聽外麵傳來一段似問非問的吟唱;

‘’肚子空空無食乎。餓唷。

胃裡無酒乎,酸喔。

你吃我看乎,無情哀哉。‘’

這幾段話聽的柴義好氣又好笑,明明是對著我說,還以譏諷所指的方式。柴義尋聲望去隻見門口邊上坐著位和尚。

可是你說他是和尚他卻身著道衣,你說他是道士,頭上的戒疤卻是和尚,更怪的是此人手捧詩經聚精會神,但是有一點此人絕非等閒之輩,龍腰虎背肌肉精順隱有流光。

柴義見此不敢怠慢,忙起身前去相請。

‘’肚子空空裡麵坐否,胃裡無酒滿杯敬友,你我同吃共喝可否。‘’柴義恭敬問道

‘’差已差已,我本讀書敘話,你何喚我‘’ 那位像是和尚的人回道;。

如果一般人聽到這樣回答早回頭走了。但是柴義是有德之人豈會計教這此,於是再次出言相邀道;‘’非也,非也,隻因在下一人無趣,特請高人進內權當作友。‘’

那人滿意的點了點頭,收起手中的書說道;‘’怪哉,怪哉,我倆不識你既相請,應當做友,應當為朋。‘’

說完閃身入內就坐於柴義桌上吃喝起來。柴義是又驚又喜,驚的是此人身法如此之快,喜的是自已能與他作友真是緣份。

然而又驚又喜的不止柴義還有月明居士,原來此來就是尋天清為幫手商量對策,隻是苦於無人在觀,恰不想在此遇到此人,不過此人還是那德性。

於是月明也說道;‘’人要臉,樹要皮,蹭吃蹭喝一賴皮‘’

月明自顧自的說道,那知那人一聽月明的聲音立馬眼內放光,小呼一聲說道;‘’小鳳‘’

月明臉色一變,立聲喝道;‘’貧尼月明,小鳳也是你稱呼的‘’

那人也是真臉皮厚,當月明的喝叱當成耳邊風,高興說道;‘’小鳳,你來這玉清觀做甚。‘’隨後臉色一變說道;‘’你不會是找張大鼻子吧‘’。

這下月明可冇好臉色說道;‘’我是來找他的,但是有事相商,再說關你何事;‘’

就在那和尚還要開口時,被柴義打斷了,原來柴義剛來心煩未注意觀看,後來聽這女尼自稱月明又看到黑把銀絲拂塵,立馬知道眼前這位就是頂頂大名的;‘’屠魔道師‘’月明居士,而後見這和尚居然與月明是舊識就知這人也非等閒之輩,不過這和尚都這般年紀了還對彆人稱呼小名也是真怪。

可是,才二句那月明就被這和尚氣的大怒,柴義一看不妙連忙出來打圓場說道;‘’前輩息怒,晚輩飛龍幫柴義拜見月明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