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茶繁體小説 >  刀劍江湖 >   第8章

月明對柴義倒是客氣,因為同有正道之名所以施禮說道‘’柴幫主客氣了,今日得見卻是緣份。‘’

柴義聽到月明如此尊敬忙回道;‘’既是有緣,前輩可否移坐共桌而談;‘’此時不合諧的聲音又起那和尚頭忙隨聲附和道;‘’對,對,小鳳一起‘’。

月明和這和尚頭乃是舊相識怎麼真生氣,因為他的稟性月明甚是瞭解。對於柴義的相邀也欣然答應。

見月明落座柴義忙將兩人的酒滿上說道;‘’今是有緣在此相識二位,柴某先乾爲敬;‘’說完一飲而儘,而月明與那和尚頭也隨後而乾。

放下酒杯,柴義又將眾人酒滿上說道;‘’月明居士,我看這位前輩是您舊友吧。‘’

柴義畢竟吃不準此人身份因此這話問月明有相詢之意。

月明居士笑道;‘’他何止是舊友,還甚有源緣。柴幫主你可知天清月明怪書童是那幾人。‘’

柴義道;‘’那怎能不知,玉清觀天清道長,月明居士您,還有一位怪書童,隻是聽說此 人可怪,隻知他姓蕭武功甚高,‘’

月明笑笑手指和尚頭介麵道;‘’柴幫主對麵之人就是人稱怪書童的蕭雨亭;‘’這倒是讓柴義始料不及,冇想到今日能遇到兩位當代大俠高手,轉而想到如有他們相助飛龍四雄必能相安,也可一舉剷除乳峰雙豔等邪魅。但是剛一認識就有求於人畢竟不好。

柴義得知此人就是怪書童後忙舉杯說道;‘’今日在下有德,得遇兩位當世大俠三生有幸。我再敬二位一杯。‘’月明與怪書童也舉杯相敬,怪書童也說道;‘’今是幸識柴幫主又遇小鳳真是快哉,來,飲儘此杯‘’。

月明見柴義豪爽也是舉杯儘飲。隨後說道;‘’兩位到此何為,莫不是探尋三清景色。‘’

此時怪書童卻收住浪態神情專注說道;‘’此次前來我是為尋天清而來,那知他已去東海。‘’

月明與柴義異口同聲說道;‘’你也是為天清道長而來‘’

怪書童看著他倆這麼同步一懵點了點頭。

柴義和月明師太看了一眼,還是柴義先開了口;‘’在下不知倆位為何事而來,但是我感覺江湖最近必要再生事端了;‘’。

說完柴義也不在隱瞞便將這些天 發生的各種事情從對到尾的訴說一遍。

讓月明與怪書童驚奇的是居然白頭客與陳玉也捲了進來,陳玉可是陳白衣的後人。因此三人都有了不同的預感,江湖上有一隻推手正將傳謠傍上的人全部捲了進來必有大陰謀,而且柴義居然還是飛火神龍的弟子,隻不過柴義冇將玉劍的事情說出,隻覺得現在還不是時機。

特彆是月明師太聽到白頭客與陳玉已前往乳山。也忙將此次為何來此的目的說與一兩人。

彆看怪書童平時不著調,可是此時屬他主意最多,於是對柴義和月明說道;‘’我的事改日再說,當務之急我們應當先前去乳山。

眾人相商完畢向店家會了銀子,三人向乳山而去。

乳山歡樂宮乃是前身所建的官家院落,後來院落主人,因罪滿門而空閒,就在幾年前被雙豔陽氏姐妹所看中而霸占成為淫窩**。

後來陽氏姐妹又花巨資修繕開挖地牢,因此淫窩**又成無間練獄,後再更名極樂殿。

此時的極樂殿燈火通明,屋內眾人排坐,卻少了往日的喧宵淫語絲竹鶯燕,神情氣息顯為凝重。

陽氏姐妹分坐兩側首位之上,其餘眾人皆站立兩側,麵麵相噓。

而在姐妹中間站立一人,全身黑衣黑袍遮體居高臨下望著眾人不言,臉上帶著鐵質麵具看不清何等模樣,但是麵具上兩個空洞射出寒光,讓人不寒而戾。

過得片刻那鐵麪人終於開口;‘’你們該死,多次救你們於險地,你們卻惹出些許禍事,一旦危及魔宮大事,你等都將生不如死。‘’

屋內眾人更是不敢言語,特彆是歡樂宮總管貝通,陰陽書生烏陰絕。

那鐵麪人見眾人冇有答話, 看眾人害怕的表情心裡甚是滿意。於是又介麵說道;‘’貝通,烏陰絕你倆可知罪。‘’

貝通烏陰絕聽到鐵麪人點到自已連忙大呼冤枉。

見此情形,乳峰雙豔的大姐出言解圍道;‘’血影尊者,他二人來此歡樂宮對魔宮助力也是甚多,雖說不該橫生枝節引來白頭客,但也不全是私情,望尊者看在兩人也有苦勞的份上就放過他們這次;‘’。

血影尊者聽到陽雲鳳求情心思一頓,心想以後還有用到她們之處。原想放過,可後又一想就如此輕意放過不免讓人心生僥倖。

於是開口說道;‘’你倆明知此事會給歡樂宮帶來滅頂之災還一意孤行,為一已私利引得白頭客他們前來,真正是罪該萬死。‘’說完一頓看著地上跪著口呼求繞的兩人繼續說道;‘’但是今日看在豔堂陽雲鳳的麵子上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貝通與陰陽書聽到活罪難逃他們可知魔宮手段,心裡可是暗暗叫苦可是又於他法,隻能滿口呼說道;‘’血影尊者,我們再也不敢了,再也…………‘’。話未說完隻聽兩人胸口各受一擊,兩人立馬感覺身上翻江倒海一般,血氣亂竄彷彿萬隻螞蟻啃咬一般。非常人所能受。更讓他倆心懼的是此人武功,血魔宮果然名不虛傳一個尊者就如此曆害,那血魔老祖豈不是深不可測。

血影尊者看著滿地亂滾的兩人,對自已的手段甚是滿意,此時的陽雲鳳看到不忍,畢竟這兩人是自已龍鳳同眠的密友,想要再次開口卻被 血影尊者擺手阻止。

血影尊者不再看向兩人而是望向地獄三殺和祖塵說道;‘’他兩人是咎由自取,這隻是小懲大戒,過一刻鐘他們就會冇事,地獄三殺與祖塵倒是不置可否,也未言語。

陰陽書生還好說本是練的血脈還轉的陰陽**,還可低擋一陣稍解疼痛,貝通可就慘了,練的可是外家功夫而且酒色財氣滿身內力又不濟,那真的是疼得死法活來。

於是想到此忙出對策喊道;‘’擒拿飛龍四雄不僅是我等私心而是與尊者交待之事有關。

原本還在欣賞自已作品的血影尊者忙說道;‘’此事可真‘’

此時的貝通咬牙點了點頭

隻覺黑影一閃,血影尊者向兩人身上一頓打拍,兩人頓覺如釋重負,全身軟坐於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