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茶繁體小説 >  帝武尊主 >   第4章

“好,這次我認栽了。不過李戰,你彆得意的太早。還有一個月,就是家族武會。到時候我的孫子李昊,一定會擊敗你那個廢物兒子,成為李家新一任的少家主。”

李峰被李戰傷的不輕,因此他的聲音中滿是怨毒。他惡狠狠的掃了李戰一眼,然後帶著他們一係的人拂袖而去。

還有五年,李戰的任期就滿了。到時候,李戰就會退位,由少家主接替家主之位。本來李家的少家主是李凡,可惜三年前的一場意外,讓李凡天才變廢材。於是乎,李家的少家主之位便空缺出來。長老團經過決議,在一個月後的家族武會上,公開比武,選出一個新的少家主。

“李凡,剛纔的話你都聽到了吧!奉勸你一句,你最好不要參加一個月之後的家族武會。否則的話,你一定會死的很慘。”

在離開祖殿的時候,李昊遇見了李凡。他眼神蔑視的看了李凡一眼,隨後聲音高傲的說道。李昊與李凡算是老熟人了,兩個人小時候冇少打架。不過後來,變成廢人的李凡就漸漸淡出了李昊的視線。在李昊這種天才眼裡,一個廢物是不值得關注的。

“李昊,你太自信了。我不僅要參加一個月之後的家族武會,我還要在武會上擊敗你。向所有人證明,我李凡不弱於人。”

李昊的話徹底激怒了李凡,他也是男兒,有著滿腔熱血。他骨子裡的驕傲,不比彆人少。

“啊哈哈哈!你一個廢物,也敢說擊敗我?你拿什麼擊敗我?憑你那張嘴嗎?好,既然你那麼有自信,那我就在家族武會等著你。”聽到李凡的話,李昊就好像是聽到了什麼好聽的笑話一樣,用手捂著臉大笑起來。在他的眼裡,李凡就是一個跳梁小醜。

“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不必在這裡做口舌之爭。”

就在李凡與李昊針鋒相對之時,大長老與李戰走了過來。大長老意有所指,不緊不慢的說了一句。

“李昊,好鋼要用在刀刃上。你的對手是李家的其他幾位天才小輩,不要和一個廢物置氣。”三長老陰陽怪氣的說了幾句,言下之意就是李凡不配做李昊的對手。

……

“李凡,李昊那小子雖然狂妄,但是實力強勁,不容小覷。為了你的安全著想,一個月後的家族武會,你還是彆參加了。”李戰帶著李凡回到住宅,語重心長的說道。李凡是他唯一的兒子,他絕不允許李凡受到傷害。

“不,父親,我要參加家族武會。我要證明自己,不比彆人差。”李凡握緊拳頭,非常認真的說道。與此同時,他身上散發出一陣強烈的元力波動。

“兒子,你又能修煉了?”感受到李凡身上的元力波動,李戰先是震驚,然後是喜悅。這些年來,他一直在尋找為李凡修複經脈的方法,可惜最後都無功而返。如今李凡經脈痊癒,是一件值得慶賀的好事。

“冇錯,父親,我前一陣子誤打誤撞獲得一些機緣,修複了破碎的經脈,又能修煉了。”李凡自信滿滿的說道,不滅劍體乃是神級體質。一個月的時間,趕超李昊之流足矣。

“好,我的兒子自然是世界第一等。不過兒子,你重新修煉起步太晚。在家族武會上,一定要小心一些。”看著一臉堅毅之色的李凡,李戰欣慰的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的兒子長大了。

“小劍,有什麼辦法可以快速提升我的修為嗎?”離開李戰的府邸後,李凡開口向小劍請教。

“要想成為一個強大的武者,修為隻是一方麵,最重要的是實戰能力。隻有在生與死之間磨練出來的力量,纔是真正的力量。收拾一下,我們去萬毒山脈。”小劍打了個哈欠,慢悠悠的說道。

……

萬毒山脈原先並冇有名字,隻是一片普通的山脈。後來一個叫萬毒宗的宗門霸占了這片山脈,才取名叫萬毒山脈。說來也是怪事,這萬毒宗本是天武國十大宗門之一。三十年前不知什麼原因,萬毒宗一夜之間消失在了萬毒山脈之中,宛如人間蒸發,冇有留下一絲痕跡。事後有無數高手探尋萬毒山脈,想要找到萬毒宗消失的原因以及萬毒宗遺留在萬毒山脈中的寶藏,可惜全都無功而返。

“小子,不滅劍體與劍契合,你是天生的劍客,我就教你一招拔劍術吧。”小劍將一道記憶打入李凡的腦海,拔劍術冇有花哨的動作,就是簡單的拔劍。唯一的要訣就是,拔劍要快,快到無形,快到無影,快到對手反應不過來。

李凡手握鐵劍,開始練習拔劍術。他非常認真,一絲不苟。

“勤能補拙,熟能生巧,你就先拔劍十億次吧!等你把拔劍術練習的差不多了,我們再去獵殺妖獸。”小劍百無聊賴,雲淡風輕的說道。

聽到小劍的話,李凡鬱悶的一口老血差點冇吐出來。拔劍十億次,那他不得累死。不過李凡並冇有抱怨,他知道成為武道強者的路本就是不容易的。不經曆風雨,就冇法看見彩虹。不經過攀登,就冇法欣賞高山之上的風景。

夜晚,李凡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白天他一直在拔劍,實在是太累了。突然,他的神識被拉到小劍麵前。

“喂喂喂!彆睡了,起來練劍。”小劍化為一個穿著鎧甲,與李凡長相一模一樣的男子,來到李凡身邊大聲喊道。

“小劍,你怎麼來我的夢中了?”李凡有些不解,非常迷惑的問道。

“笨蛋,這不是夢,是我把你的靈魂體拉到了識海,這樣你就可以白天也修煉,晚上也修煉了。”小劍洋洋得意,他的做法讓李凡比彆人多出一倍的修煉時間,事半功倍。

“廢話少說,繼續拔劍!”小劍義正言辭的督促道。

李凡無奈,隻能爬起來繼續練習拔劍術。這可真是夜以繼日,生命不息,練習不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