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茶繁體小説 >  帝武尊主 >   第7章

“我非但冇有受傷,還獲得了大機緣,你看這是什麼?”李凡將赤血火參遞給李戰,一臉得意之色。

李戰修煉的是火屬性功法,他如果將這株赤血火參煉化,修為一定會更上一層樓。李凡這次過來,就是專程為李戰送靈藥的。

“赤血火參?兒子,你是在哪裡找到這株赤血火參的?”李戰激動無比,赤血火參價值非凡,可遇不可求,是非常難得的寶物。

“爹,這赤血火參對孩兒冇什麼用,我是特意拿來送給你的。”李凡把赤血火參放到李戰的手上,一臉真誠之色。這些年來,李戰冇少為他操心,可是他卻冇有什麼能報答李戰的。這赤血火參,就當作是他的一點心意吧!

“好兒子,你成熟了。”父愛如山,李戰並冇有矯情,他握住赤血火參,直接開始煉化。李凡眼神犀利,為李戰護法。

“赤血火參不愧是三品靈藥,我現在感覺全身上下充滿了力量。距離突破大武師境界,也已經不遠了。”李戰開懷大笑,暢快無比。

李凡又與李戰聊了許多,才返回府邸。

第二天一早,李凡就帶著白初雪和胖虎來到青玄城集市。這裡人聲鼎沸,鱗次櫛比,車水馬龍,販夫走卒叫賣之聲不絕於耳。

“賣地瓜,大地瓜,烤地瓜,一塊錢,能買三。”

“炊餅,熱氣騰騰的炊餅,新鮮的炊餅。”

“諸位,本人初來乍到,來貴城池販劍。這些劍,都是絕世好劍。由名師打造,價格公道,童叟無欺。不要8888,也不要888,隻要88。再說一遍,隻要88,絕世好劍帶回家……”

“製杖技術哪家強,青玄東部找黑翔。免費試學一個月,國家財政交學費,學生隻交實習費……”

“諸位都過來看一看,我這把斧頭,乃是靈器,曾經被大帝強者使用過,劈死過四翼邪龍……”

集市上攤位很多,賣什麼的都有。李凡穿梭其中,和小劍一起撿漏。

“李凡,你後麵那個攤位上,有個青銅古佛不錯,很值錢。”小劍神識不斷擴大,覆蓋整個集市,搜尋寶貝。

李凡轉頭,這是一個賣古董的小攤。字畫,武器,功法,衣服……亂七八糟,什麼都有。

“嘿嘿!小哥,你看中什麼,儘管挑選。本店是百年老店,童叟無欺,信譽有保證。”

這個攤位老闆身材中等,留著八字鬍,看上去很精明。他看到李凡在打量自己的攤位,立刻變的非常熱情。李凡微微一笑,這個老闆有些不實誠啊!他上個月來集市的時候,還冇有這家店,怎麼這個月,就變成百年老店了?不過李凡並冇有計較這些,他的目的是把青銅古佛搞到手。

“老闆,這塊玉佩多少錢?”李凡想買青銅古佛,但不能直接開口。那樣的話,對方一定會坐地起價。

“哎呀!小公子,你真是太有眼光了,這塊玉佩乃是由正宗和田玉雕刻而成,非常珍貴……小公子要是喜歡,就給我一百個金幣吧!”八字鬍老闆搓搓手,一臉奸笑。

“我說老闆,你看我的樣子像冤大頭嗎?這樣吧!我給你十個金幣,你再讓我從你的攤位上,隨便拿兩樣東西做添頭,怎麼樣?”李凡不是傻子,在青玄城這種小地方,根本不可能出現和田玉。這塊玉佩雖然是上等玉料,但頂多值五個金幣。

“成交!”八字鬍老闆想都冇想,一口答應。他這個攤位上,就那個玉佩比較值錢。剩下都是破銅爛鐵,不值錢的破爛貨。

李凡拿走玉佩和青銅古佛,又拿走一個鐵片。然後向集市南方走去,聽小劍說,那裡似乎有一個寶貝。

走了一會,林凡在一個老者的攤位前停了下來。這位老者身穿麻衣,眼眸深邃,約莫七八十歲。他的攤位上擺滿了劍,桃木劍,鐵劍,青銅劍,石劍……總之,是各種各樣的劍。

“老人家,這些劍都怎麼賣的?”李凡來到老者麵前,笑著問道。

“嗬嗬,這些劍可都是絕世好劍。有戰場將軍的佩劍,有上古大墓的寶器,有民間收購的名品。一百個金幣一把,概不賒賬。”老者聲音緩慢,笑嗬嗬的說道。

“五十個金幣,我隨便挑選一把,你賣不賣?”李凡嗤之以鼻,這些寶劍做工粗糙,哪裡像是絕世好劍?老者後麵的言語,更是鬼話連篇。如果帝王將相用這些劍當陪葬品,那也太冇牌麵了。

聖武大陸有些強者覺得,人們死後可以前往另外一個世界,以另一種方式永生。所以一些強者在死後,會將自己的陵墓佈置的非常豪華。他們的陪葬品,也是奢華無比,珍貴異常。

“賣!”老者的態度讓李凡頭上冒出幾條黑線,看來自己還是被坑了。李凡的預感非常正確,其實這些寶劍都是老者從一個小作坊裡批發的。平均下來一把寶劍的成本,不到一個金幣。還有一些寶劍是他在民間收廢鐵時收上來的,成本也不是很大。

“就要這把了!”李凡指著一個鏽跡斑斑的鐵劍,朗聲開口道。這是小劍的主意,小劍說這把破鐵劍是神兵利器,很不一般。李凡買它,絕不吃虧。

“盛惠!歡迎下次光臨!”麻衣老者一邊數著金幣,一邊恭送李凡。不過他的心裡,卻是在嘲笑李凡。畢竟一個正常人不會拿五十個金幣,去買一把砍柴都費勁的破銅爛鐵。

“李凡哥哥,我戴上這根髮簪好看嗎?”在街上逛了許久,白初雪在一個賣飾品的小攤前停了下來,她拿起一個髮簪戴在頭上,看著李凡笑著問道。

“好看!在我眼中,初雪是最漂亮的。”李凡語氣溫柔,非常寵溺的說道。

“老闆,這個髮簪多少錢?”李凡問道。

“一個金幣!”攤位老闆回答道。這隻是一個普通的髮簪,並不是什麼值錢的物件。

“我買了!”李凡遞給老闆一個金幣,親自為白初雪整理妝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