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瑾的家在距離學校十公裡的一個老小區中。

家裡一共四人。

父親蘇強,母親鄧秀慧,還有自己和姐姐蘇嫣然。

最早之前,約莫七八年前,蘇瑾還在上小學的時候。

蘇瑾的家裡其實還是有一定的資產。

父親蘇強在老家那邊做茶葉生意,一年下來也有百萬以上的收入。

母親開了一家服裝店,收入也比較可觀。

但是直到蘇瑾上了初中。

那年暴雨,沖垮了父親的茶廠。

父親的茶葉生意出現了虧損,母親賣了服裝店去還款。

經過幾年的累計,去年在臨安的郊區買了一塊十多畝的土地用來搞農業。

雖然目前收入不是很客觀,但是隻要搞起來,收入因該會變得很可觀。

但是因為處於發展期間,很多錢都投在了土地上。

所以一家現在過的很拮據。

蘇瑾姐姐蘇嫣然高考考的很好,上了重點大學。

目前在南方川省大學讀大三。

回到家,父母還冇有回家。

簡單的給自己煮了一碗麪條,吃完之後回到了臥室。

把自己扔在臥室的床上,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

那個“夢”到底是怎麼回事?

自己無緣無故的就做了一個這麼奇怪的夢。

在那個“夢”裡。

蘇瑾體會到了不一樣的人生。

雖然現在很多記憶都有些模糊了,但是依稀記得那人生中很多酸甜苦辣。

“係統,在嗎?”

蘇瑾忍不住喊了一嗓子。

空曠的房間裡冇有聲音。

‘係統’並冇有人鳥自己。

看來自己不是小說中主角一樣獲得了係統。

而是無意間覺醒了什麼東西。

又或者。

多元宇宙真的存在,自己這是無意間看見了另一個宇宙之中的自己?

無論這是什麼原因。

蘇瑾還想知道今天的經曆以後是否還會發生。

隻不過一點頭緒冇有的他對此也毫無辦法。

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至少,目前的自己獲得了強大的教育能力。

即使以後這種現象不會出現,那麼自己也可以效仿那個世界的自己。

做一個老師。

今天林浩的事情也讓蘇瑾有了啟發。

通過自己的教育經驗和方法。

自己可以開設一個自己的培訓機構。

這條產業鏈完全可以做大做強。

未來一片光明。

這麼想著,蘇瑾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

難道自己就是天命之子,此生註定不凡?

有那麼一瞬的恍惚,他都感覺自己似乎都要飄起來。

畢竟這種事無論發生在誰身上都是一種天大的機緣。

蘇瑾懷著激動的心情夜晚睡得很是香甜。

第二天一早,天矇矇亮。

迷迷糊糊的,蘇瑾聽見門外有人在叫自己。

“蘇瑾,蘇瑾,起床啦!”

“太陽要曬屁股啦。”

“蘇瑾,蘇瑾,我要進來咯。”

“哐~”

房間的門被人猛地打開。

蘇瑾瞬間冇了睡意。

自己睡覺不喜歡穿睡衣,現在身上除了褲衩一絲不掛。

蘇瑾拉起被子裹著自己,隻露出一個腦袋。

“李詩茵,你乾嘛,變態啊。”

來人是一位女孩。

一頭如絲緞般的黑髮隨風飄拂,細長的鳳眉,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

嫩滑的雪肌膚色奇美,身材輕盈,脫俗清雅。

穿著藍色校服,學校的大腳褲被她改了小了一點,顯的更加美觀。

李詩茵笑起來眼睛會變成好看的月牙。

她含著笑意,看著床上把自己裹成一個粽子的蘇瑾。

“哈哈哈,蘇瑾,你害羞啦?”

蘇瑾輕咳兩聲,“我不想鳥你!”

“咯咯咯,蘇瑾,你就是害羞了。”

“李詩茵!我冇穿衣服!”

蘇瑾作勢要去掀被子。

“嘭——!”

“李詩茵,你要把我門拆了啊。”

李詩茵臉紅了一大片,很是著急的摔門而出。

蘇瑾看著自己搖搖欲墜的房門,隻感覺有幾隻羊駝在腦門上奔騰而過。

三分鐘後。

蘇瑾穿好校服,整理好了著裝,洗漱完,拉著還在客廳畫圈圈的李詩茵出了門。

“你洗漱好快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

“哼,我就是想再感歎一下嘛~”

“對了,你昨晚為什麼冇有等我啊!我給你發訊息你也冇看見。”

李詩茵雙手抱胸,氣嘟嘟的嘟起嘴,對蘇瑾昨天的行為表示強烈的抗議。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需要瞭解。”

“蘇瑾!”

“我還有兩個月就成年了!”

李詩茵像是炸毛了的小貓,一下跳的老高,給蘇瑾來了一個鎖喉。

“呃呃呃,兩個月怎麼了?還不是未成年。”

兩人互相拌著嘴,向著學校走去。

初升的太陽落下橙色的光,把兩人的影子拉的很長很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