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外,李詩茵在那次的考試之中也取得了639分的高分。

雖然離臨安大學的分數線還差一點,但是還有七天的時間。

林浩有很大的把握。

......

2020年6月7日。

17屆考生高考如約而來。

一大早,林浩家中。

林浩一家,李詩茵一家。

兩家人都在。

李詩茵這些天來的提升大家有目共睹。

李詩茵給家人說了這都是蘇瑾幫忙補習的功勞。

李詩茵父母本來就很喜歡蘇瑾。

尤其是李詩茵老爸,和蘇瑾的關係向來很好。

現在,李詩茵父母更加喜歡蘇瑾了。

李詩茵老爸李鴻振大笑著拍了拍蘇瑾的肩膀。

“小蘇今天好好考,爭取拿一個滿分,整他一個全國高考狀元。”

李詩茵媽媽何豐雅也在一旁笑著附和,“你這說的,我們蘇瑾這麼厲害,拿個高考狀元還不是手到擒來。”

“哈哈哈,說的完全冇問題。”

蘇強同樣笑道,“兒子,小茵,你們好好考,考完以後我們請你們吃大餐。”

“好欸!”

李詩茵開心的跳了起來。

大家看著李詩茵古靈精怪的模樣,也都會心的笑了。

......

二十分鐘後,臨安市第一中學,蘇瑾李詩茵的考場設在這個學校。

校門口,他們的父母站在不遠處,微笑著看著兩人。

蘇瑾和李詩茵對視了一眼,在雙方的眼裡都看見了無比的自信。

雙方都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蘇瑾微微一笑,伸出了右手。

李詩茵會心一笑,同樣伸出了左手。

陽光打在兩人身上,影子在地上浮現依偎在一起的兩個小小人。

兩人牽著手,緩步走進了考場。

......

高考持續了兩天的時間才結束。

當最後一科英語結束的鈴聲敲響的那一刻。

整個校園突然爆發出了興奮的叫喊聲。

“解放啦!!”

“蕪湖,回家吃紅燒豬蹄嘍。”

“高中生涯終於結束了,我要去上網,上一天的網!”

“結束啦,解放啦!”

“......”

密密麻麻的人潮之中,蘇瑾逆流而上,找到了李詩茵。

兩人一起出了校園,找到了父母。

父母早早的就訂好了餐廳。

接下來的時間,兩家人好好的吃了一頓,慶祝了兩人高中生涯的正式結束。

夜裡。

月明星稀。

蘇瑾做了一個夢。

又是一個真實的不像樣子的夢。

在那看不見的另外一個宇宙。

開始了新的一生。

Z國,2033年2月1日。

他出生了。

在一個鄉村的土房裡,迎來了新生。

父母都是老實的農民出身。

家中不算富裕。

但是父母給予了蘇瑾最多的關愛。

鄉下的生活很快樂。

他有一群誌同道合的小夥伴。

夏天,我會會和一群小夥伴一起下河抓魚捕蝦。

趁著冰涼的小河,儘情嬉戲。

冬天,三三兩兩的小夥伴聚集在一起。

在那雪白的森林之中,玩捉迷藏、打雪仗。

在那偏僻的小山村。

常年迴盪著孩子們歡快的笑聲。

......

快樂的時光過的很快。

12歲,自己很是爭氣的考上了鎮子裡的初中。

告彆夥伴,遠離家鄉,來到三十公裡外的小鎮上求學。

父母很是開心。

在這裡的生活不是想象之中的那麼美好。

雖然有著比鄉下更好的教育。

但是同樣因為農村孩子的緣故,受到了很多的歧視。

因為長相清秀,在學校裡有不少女生喜歡他。

其中喜歡他的一個女生,被另外一個縣城高官子弟喜歡。

因為嫉妒小美對蘇瑾的喜歡,他帶著人把自己堵在學校門口打了一頓。

12歲,誰還不是個熱血少年?

誰還冇有點脾氣?

蘇瑾選擇了反抗,在對方五人的陣營之中,硬是衝上前,把對麵的高官子弟按在身下一頓胖揍。

即使其它人如何打他,蘇瑾都不管。

他的目標就是。

有人打自己一拳,那自己就打高官子弟兩拳。

最終,對方看他太過瘋狂,怕出事,收手了。

蘇瑾被打的鼻青臉腫。

但是身下的那人也不成樣子。

第二天,噩耗傳來。

學校下了通知,準備開除蘇瑾。

他不服氣,但是冇有辦法。

父母得知訊息急忙趕到學校,替自己求情。

甚至跪在了那醜惡校長的麵前。

校長自認慈悲的原諒了。

他很不爽!第一次有了殺人的念頭。

但是冇有辦法。

父母雖然是農民出身,但是對自己的教育一點不差。

做人的道理我都懂,遵紀守法是一定的。

從那天起,蘇瑾心裡就有一個強烈的念頭。

“要變得更加優秀,變得更加強大!

直到二十年後,我依舊感謝那**的校長,和那些醜惡高官。

他們讓我變得更加自律、給了我更多變強的理由。

要先不被欺負,那麼就要想法設法的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錢、社會地位。

三年,我努力學習。

考上了一所很好的農業大學。

大學裡,我努力求學,把老師教授的知識深深的刻印在腦海之中。

畢業之後,我回到了家鄉。

用我在大城市打工賺的錢建了一個農業實驗基地。

一次又一次的開始我的計劃。

那個在大學裡窺見的‘能夠讓蔬菜瓜果急速生長,並且保持極高品質’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