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城隍冷哼一聲,隻見他整張臉迅速光芒化,到最後好如一輪神日,與此同時,他的身軀漸漸凝實也光芒暴漲。

“我的眼睛!”

“他為變得如此強大?!”

……

城隍的變化,讓原本興奮不已的遠襄等人驚顫不已。

賢真此時已經不複之前的自信,他看著城隍背後的秩序鎖鏈,隻覺得荒謬無比,這城隍竟然能吸取整個和安城的力量,化為己用。

“衛滿道友!”賢真看向衛滿。

衛滿此時麵色凝重,事情的發展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期,現在的他發現自己竟然冇有把握能戰勝城隍。

不過衛滿還是站出,與賢真一起抵擋城隍。

見衛滿出手,遠襄等人又開始興奮起來,他們覺得衛滿這個來自中州青雲觀的前輩一定能打得城隍屁滾尿流。

……

“情況就是這樣,你們把他們押走的時候注意一點,這些人窮凶極惡。”城隍給趕來的治安委保安低聲交代著。

遠襄等人看著滿臉蒼白的衛滿和賢真猶自不可置信,衛滿和賢真聯手竟然冇有打過城隍,這件事極大地重新整理了他們的三觀。

雖說遠襄知道和安城厲害,甚至能夠屠聖,但也不能隨便蹦出一個存在都無可匹敵吧?

聽治安委保安跟城隍說話,遠襄他們大約聽懂,和安城每個區域都有城隍這般的存在,隻不過有的叫土地,有的叫城隍,還有的叫判官之類的……

每個區域都有……

嗬嗬。

還有這些治安委保安,未免也太過精銳。

嗬嗬。

……

“師叔,冇事,治安委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可怕,那裡的環境挺好的,我們現在過去,還有熟人作伴,師妹他們一定會很開心的。”遠襄乾巴巴地安慰著賢真。

原本自我懷疑的賢真聽到遠襄的話驀地眼珠一瞪,裡麵的火焰似乎能把遠襄燃燒,遠襄嚇了一跳,“師叔?”

賢真額頭青筋暴露,有一種想掐死遠襄的衝動,但最後強忍下來,咬著牙說道,“不會說話,你就少說點。”

遠襄尷尬一笑。

“衛滿道友,一時失敗不算什麼,雖然你被城隍一巴掌扇在臉上,但那並不是你的責任,誰知道城隍還有三頭六臂的神通……”賢真轉頭安慰衛滿。

衛滿麵無表情地看著賢真,賢真的話有些說不下去。

“不會說話,你就少說點。”片刻後,衛滿陰沉著臉道。

賢真尷尬一笑。

遠襄隻覺得好笑。

“有什麼好笑的?你是皮癢了嗎?”賢真看到憋笑的遠襄,勃然大怒。

遠襄覺得自己好難。

……

“師兄,你怎麼來了……師叔?!啊!師叔,你是來我救我們的嗎?”寒仙激動道。

賢真抬頭望天,隻看到天花板。

賢真不說話,遠襄歎了口氣,道,“師妹,我們是來陪你的。”

“來陪我?大可不必啊,師兄,我現在隻想出去。”寒仙叫道,一臉不複之前清冷模樣。

遠襄再次歎了口氣,“誰不想出去呢?”

“師兄,你什麼意思?”寒仙不解,但不等遠襄回答,寒仙就明白怎麼回事,她麵色大變,“你們也被抓了起來?”

遠襄歎氣三連。

寒仙不可置信,看向賢真,“師叔!”

在她看來,和安城就算有些能耐,但也不至於製服賢真,要知道賢真實力強橫,更修煉多重秘法,就算不敵和安城,那也不至於被抓住。

被寒仙注視,賢真無言以對,他也冇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

可事情已經發生。

為之奈何?

……

“師叔?”

“嗯?”

“我聽說和安城能找律師。”

……

“聽說你們要找律師?”

看著一臉笑嗬嗬的景明,遠襄等人有些驚訝,“你還是律師?”

景明微微頷首,用略帶自豪的語氣道,“我是和安城最好的律師。”

“是嗎?”遠襄狐疑。

景明看著遠襄道,“你們現在除了相信我,還有其他的辦法嗎?”

遠襄等人頓時垂頭喪氣,在和安城他們人生地不熟,好像真的冇有其他辦法。

……

“你怎麼不去搶?”聽到景明的代理費,連賢真都忍不住叫了起來。

景明淡淡道,“貴嗎?”

賢真陰沉著臉,就好如六月的暴雨天,“你要得這些資源足以堆積出一個窺聖道!”

“然後呢?”景明示意賢真解釋。

賢真氣極反笑,“你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你真拿我們當傻瓜宰嗎?”

“和安就這價。”景明波瀾不驚。

賢真怒道,“你在忽悠小孩子嗎?若是和安的律師是這價位,試問誰能請得起律師?”

“和安的律師費是冇有這麼貴。”景明沉默了一會幽幽道。

“你果然拿我們當傻瓜宰!”賢真更加氣惱。

“可這裡麪包含我的精神損失費、誤工費、營養費……”景明聲音更加幽幽,直接吹進賢真的血液中。

賢真忍不住一個哆嗦,“這是什麼狗屁費用?”

“是啊,景明,你莫要唬我們!”

“漫天要價,也不是這個要價法!”

……

遠襄等人也跟著嚷嚷道。

麵對眾人的操切,景明不慌不忙,“我是此案件的受害者,也可以分分鐘成為原告。”

“啊?”

“什麼?”

……

“我勸你們早點選擇,否則我不介意此案多個原告,若是再加上你們襲擊和安執法人員一事,嘖嘖……”景明對著賢真等人道。

賢真等人不再說話,他們深深地看了景明一眼,然後圍城一個小團,在那低聲議論著什麼,時不時地傳來幾道壓抑的怒吼。

春和也不在意,百無聊賴地扣著自己的指甲,等他從左手扣到右手的時候,賢真他們做好決定。

遠襄出門跟景明溝通,“道友,你的條件我們答應了。”

景明展顏一笑,“恭喜你們,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頓了頓,“請先交百分之五十的定金。”

遠襄一愣,繼而喊道,“什麼百分之五十的定金?哪有定金交這麼多的?”

景明掏了掏耳朵,“我們和安就這市場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