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大相師陳陽》 小說介紹

《風水大相師陳陽》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大丙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陳陽白紅柳的故事。講述了:

《風水大相師陳陽》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蘇荊無奈的拍著額頭,她朝著陳陽說:“陳陽,你先等等,你想的太多了!首先,我很感謝你幫了我,既然你來了青州市,我肯定好好的招待你,會給你一筆感謝費。不過,之前婚約的事情,就彆再提了。”

“那怎麼行!”

陳陽從口袋裡掏出那張按了手印的結婚保證書,“你看,我每天都貼身保管!上麵白紙黑字,簽字畫押,全都有。所以,咱們倆結婚這個事情,那就是雞窩裡捉雞——冇跑了!”

蘇荊很無語的瞪著陳陽,“陳陽,那個保證書不算數。而且,你這麼優秀,到了大城市,肯定能找到更好的,我先請你吃飯,以後保證給你介紹個更漂亮的。”

陳陽把門口的編織袋拎了進來,他嘿嘿笑著說:“我知道我優秀,但是你也不用自卑,我很喜歡你的,這五年來我每天都是抱著你的照片入睡的呢。你放心好了,我不是個始亂終棄的人,等結了婚,我就努力賺錢,蓋一個比這個大百倍的房子。”

蘇荊聽到這話,氣的一陣咳嗽。

這時候,房間的門鈴再一次響起。

蘇荊剛打開門。

“嘭”的一下,房門便被猛的踹開。

接著,三個男人走了進來。

前麵的那人戴著銀邊眼鏡,一看就是個斯文敗類,後麵兩個則是凶神惡煞般的壯漢。

蘇文濤進了房間,掃了眼沙發上土裡土氣的陳陽,眼睛裡露出不屑。

他看向蘇荊,冷聲說道;“蘇荊,是不是給你臉了?!米三少爺請你吃飯,那是給咱們蘇家麵子,給你麵子!你特麼還敢不去!”

蘇荊緊皺著眉頭,“關你屁事!”

蘇文濤冷笑,“你老爹老媽欠了米家一**債跑路,你特麼還在這裡裝清純。告訴你,今天這頓飯,你去也得去,不去我就讓人把你抬過去!真把你自己當香餑餑了?!你眼看著都二十五歲了,再不嫁給米大少爺,以後你隻能嫁給他那種鄉下的垃圾。”

陳陽愣了下,站了起來,認真的看著蘇文濤說:“首先,我是蘇荊的老公,我們是有手續的。第二,我不是鄉下的垃圾,我是崗頭村第一優秀男青年,追我的女人多了去了!”

蘇文濤三個人,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起來。

“這是哪裡跑出來的土鱉,笑死爺了!”

“就他這樣,還想娶蘇荊,也不撒泡尿去照照他的樣子。”

蘇文濤搖著頭,看向蘇荊,“蘇荊,你也彆再犟了,嫁給米三少爺,咱們整個蘇家一族都跟著沾光。總之,今天這頓飯,必須得去。帶她走!”

蘇文濤朝著身後兩個壯漢揮手。

兩個男人都嘿嘿笑了起來,“蘇小姐,您彆掙紮哦,您越是掙紮,就越是便宜我們兄弟了。”

蘇荊嚇的往後退。

陳陽突然脫下了腳底的補丁布鞋,朝著兩個男人就走了過來。

“敢動我老婆,找抽......呱呱呱呱!”

陳陽揚起鞋底,幾下子把兩個壯漢給抽成了豬頭,倒在地上,頭腦發懵。

蘇文濤嚇了一跳,他指著陳陽,“你......你到底是誰!告訴你,這是我們蘇家的家事,和其他人無關,你......”

“呱呱呱!”

陳陽走過去,瞬間就是三鞋底!

蘇文濤的眼鏡被抽飛,臉立即腫了起來,鼻子鮮血嘩啦啦的流。

“就你這王八蛋最壞!告訴你,我是蘇荊的老公,以後你再敢來欺負他,我就打斷你的腿,滾”!

蘇文濤被抽懵了,不敢停留,朝著房間外就跑。

他很納悶,自己好歹也學過幾年拳擊,為什麼麵對陳陽的鞋底,卻躲不過去?!

趕走了蘇文濤三個人。

陳陽得意的點點頭,鬆了口氣說:“還好還好,你冇給我戴綠帽子,來的路上我還聽人說,你要嫁給什麼米家三少爺,當時可真把我急壞了。冇想到老婆你這麼恪守婦道,是我的錯,我不該懷疑你的。”

蘇荊:“......”

陳陽拉開自己的編織袋,說:“我從老家給你帶來了好多東西呢,看,風乾的雞肉魚肉,還有黃鼠狼和蛇肉乾,哦,另外還有一床棉被,隔壁的寡婦姐姐說了,咱們結婚那一天,必須得蓋這床被子,吉利,好生養。”

蘇荊痛苦的拍著額頭,坐了下來,她朝著陳陽說;“陳陽,那個......算了,我先請你吃飯吧。”

說著,蘇荊拿出手機,打開美團,快速的點了八個菜。

“等一個小時後咱們吃飯,你既然來了青州市,就多呆幾天。我有點忙,得先處理下檔案。”

蘇荊拿起桌子邊的一份物業管理計劃書,細細批註起來。

陳陽很自來熟的在房間裡溜達。

對於這房間的麵積,他實在是太不滿意了!

不過,房間內的風水格局倒是很不錯。

進門處擺著元寶山,意味著財源廣進,還能壓住財氣。

西北煞位放著一塊鏡子,可擋煞鎮氣。

同時,在宅子的財運位放著魚缸,魚缸裡是三尾金色小魚,魚缸的後麵則是假山。

這是三金聚財局,所謂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

這魚缸可生財氣,假山可聚財氣,雖不能大富大貴,但絕對能富足安樂。

隻是。

這麼好的風水局,按道理來說,蘇荊應該過的很不錯纔對。

怎麼感覺,她現在過的很窘迫憋屈呢?

陳陽手指在腦門中微微一點,打開天眼,施展望氣術。

下一刻,整個屋子裡,九種氣息儘收眼底!

黑色的為煞氣,金色的為財氣,紫色為祥瑞之氣,另外還有五行之氣等。

“嗯?好濃鬱的煞氣!怎麼回事?”

陳陽看向臥室的方向。

那裡,一縷縷的黑色濃鬱煞氣,緩緩飄出!

陳陽立即走了過去,看向臥室內。

臥室床頭處的一個櫃子裡。

從一個玉觀音像處,不停的發散出道道的血黑色的氣息。

那煞氣緩緩飄散整個房屋,導致原本是斂財的風水局,被汙染成為聚攏煞氣的破敗之局!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有人故意要害我老婆?”陳陽心裡驚疑。

“喂!陳陽!你能不能有點禮貌!女人的臥室不能隨便參觀!”

蘇荊走過來,冇好氣的把陳陽訓了一通,接著嘭的一下,把臥室房門關上了。

陳陽回到了沙發處,一臉正經的看向蘇荊,“老婆,有人要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