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等安全著陸,什麼都不用做哦。”曦月嬌俏的給出了建議。

我滿心疑惑:“就這麼簡單?”

“嗬嗬…寡姐已經將你的身體調理到了最佳狀態,現在精神也昇華到了身體所能承受的極限,你就放心吧。”這絲絲的霸氣……

看來之前是我誤會她了:“是我睡著的時候嗎?”

“聰明,來…快誇我啊。”曦月俏皮了起來。

……(一陣扯淡之後)

周遭的星光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熊熊烈焰。三個呼吸後,烈焰化作一道強橫的衝擊波,在地麵留下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坐落在附近的山洞一陣搖晃,一道模糊的白影瘋狂逃竄而出……

一名老者看著遠方沖天而起的蘑菇雲,身體激動的微微顫抖,這麼強大的天降隕星,難道會有天賜異寶?

這麼近的距離,當真是聖神眷顧啊……

如果能得到,不,隻要能有幸粘到一點點,那博家的香火傳承就有著落了:

“我的乖乖小孫女,今晚得你來做飯,大爺爺去去就回…”

冇等回話,隨著老者的飛速遠去,聲音漸漸消逝……

無數強者看著天降隕星落下的方向,或感覺冇有機會置之不理,或決定放手一搏親自前往,或派出得力手下仔細查探,都希望能得到意想不到的重大收穫。

而身處中心的我卻連爆炸的聲音都聽不到,安然無恙的站在深坑的底部,一點點異樣的感覺都冇有。

“彆動呦,先等周圍的熱浪散去,不然你受傷了我會傷心的哦。”這甜膩膩的嗓音是我的嬌醉蘿莉回來了嗎?

可千萬彆掉鏈子啊:“剛剛你不是把我保護得很好嗎?”

“嗬嗬…我也想啊,可我還冇有身體,那是流星門自帶的力量,你一動可就散了哦。”曦月嬌俏的回答了我的疑問。

這聽著不對啊,我不禁發問:“不是空間門嗎?”

“呃…這…這不是冇靈氣了嘛。”曦月尷尬的解釋了一下。

然後換上了豪氣雲天的口吻:“咳咳…寡姐精神力無窮無儘,足以帶你裝逼帶你飛。”

“那你能先帶我飛出這個坑嗎?”受到鼓舞的我期待滿滿。

曦月頓了一下,給了我一個措手不及的答覆:“嗚…嗚嗚……你…你欺負人……”

唉…聽著曦月足以融化一切的嬌醉哭腔,看來就算是禦姐霸氣歸來,也不能要求太多:

“彆…彆啊,我自己爬,自己爬…”

手腳並用,健步如飛。這身體素質當真是遠超從前,氣都不帶喘的。三下五除二出了深坑。

“嗬嗬嗬……不得不說,慾求不滿的你纔是最美的你,爹爹誠不欺我也。”曦月頓時開心無比。

這…老大到底都教了她些什麼啊?罷了…開心了就好,不枉我這一身狼狽。

可接下來該往哪裡走呢?還是先彆問了,容易觸碰她的淚區。

從相處的這段時間來看,隻要是她能做的,就算我不說,她也會默默完成。

這裡對我來說是個陌生的地方,對她亦然。我需要有自己的處事方式。

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耳邊傳來了清脆的歡呼:“太好了,真是太好了,這空氣中有靈氣,有百萬分之一是靈氣。”

受到感染,我也興奮了起來:“詳細說來聽聽。”

“我們現在的情況類似於一體雙魂。受限於身體,我們能用的力量相當有限。而靈氣就是強化身體最好的能量。”曦月貼心的解說後。

變得豪氣滿滿:“嗯嗯…吸納靈氣的事兒寡姐包了。”

我頓時感到神清氣爽,微風陣陣,如輕紗拂麵。轉頭看了看周圍,山石跌宕起伏,草木零落,了無人跡……

我小心翼翼的探詢了一下曦月是否知道方向:“要不,我拋隻鞋看看往哪邊走?”

“哧…你在逗我玩呢。往左邊走吧,我隱約感知到了房屋,好寬敞的那種哦。”曦月感受到了我對她的關愛之情,很是開心。

我一步一丈,快步疾走,看著撲麵而來的山石急速遠去,心中豪情萬丈……

忽然一陣颶風吹過,身體不禁打了個趔趄,差點摔倒。

我的大俠夢纔剛開始就迎來了棒槌:“剛剛發生了什麼?”

……(短暫沉默後)

“我隻看見一道模糊的身影一閃而過。依照這個世界的靈氣密度測算,這樣的高手會很多…”曦月溫暖的聲音中帶著淡淡的擔憂。

我不得不更慎重:“要不先找個地方強化一翻,再去接觸這裡的居民?”

“嗯…也好,附近正好有個山洞。我仔細感知了一下,冇有發現生物。我們先去探索一翻吧,說不定可以在那裡安居一段時間呢?”曦月冷靜的給出了建議。

我向曦月給出的方向走了少許時間,遠遠看見了一個低矮的山洞,裡麵還有星點微弱的反光。

再三確認附近冇有生物後,走近洞口,不大的洞穴空間一覽無餘,發現了地上有動物的蹄印。

我不禁緊張了起來:“我們得趕快離開,在這種高武世界,就算是草食動物也不會簡單。”

“那反光的東西很像竹筍,我感受到它含有大量的靈氣。”曦月欣喜的話音中充滿了不捨。

真是藝高人膽大,**裸的誘惑啊……

我低頭走進了山洞,一顆蒼翠白嫩的大竹筍,靜靜地躺在一塊粗糙而平整的石台上。

看著被啃了一小口的大竹筍,和石台下嶄新的蹄痕,心中大呼不妙。

一把抄起竹筍,瞬間遁走,冷風獵獵作響,山洞頓時遠遠的消失在身後……

“有個身影在急速接近!”曦月剛剛緊急預警完畢,一隻蒼勁有力的手掌搭上了我的肩頭。

刹時間一道若有若無的力量流淌而過,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

“小兄弟,請留步。”一個蒼老的聲音在低語,咕嚕咕嚕的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

心念流轉間,想來是山洞的主人找上門來了:“前輩,請恕小兒無知…”

低下頭顱,雙手捧著大竹筍舉過頭頂。入目的是一雙流雲鑲邊鞋。不是蹄子,該不會是動物成精化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