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啊,我都已經這麼慎重了,居然還會翻車:“曦月,有辦法對付他嗎?”

曦月快速的給出了迴應:

“有的,儘管能動用的精神力量受限於身體強度,但以寡姐的精神力量品質,隻要能和他對視,就能入侵他的精神記憶。”

“我們隻需要找到合適的切入點,建設他與我們的緊密聯絡,就能影響他現在對我們的感觀…”

聽到這,我不禁暗暗後悔:現在抬頭還來的及嗎?希望他咬過的大竹筍能為我創造機會……

這是…精神共感?老者一陣錯愕。

回想著剛剛在隕星坑探查到的痕跡,感受著小兄弟遠超身體強度的精神力量,瞬間肯定了心中的猜測:

小兄弟的身體強度還不及普通初期的五分之一,必然是斥靈體質。

能打破斥靈體無法吸收靈氣的魔咒,並覺醒出學徒級巔峰的精神力量,必然是天賜異寶的功勞。

老者同樣以精神共感迴應:

“小兄弟,我們又見麵了。無需如此多禮,你也太不小心了,我已經替你清除了痕跡。”

“多謝老爺子前輩。”我這次聽懂了,真是虛驚一場。

原來是山洞探寶的同行,不是山洞的主人,薑還是老的辣啊……

“他是那陣颶風中的人影。”曦月在心中提示。

老者:“這大竹筍倒是新鮮,是件高級靈食。正巧老朽家就在附近,不如過去坐坐?”

我這是撿到寶了嗎?那個山洞總算冇有白跑一趟。

這話語慈祥的老爺子看著並冇有什麼惡意。

蒼白而捲曲的頭髮披散在肩頭,滿布滄桑的臉龐依然精神抖擻。

蒼勁有力的手掌拄著一根烏黑髮亮的柺杖氣勢如虹。

一身灰白的長袍在風中飄揚,為老爺子的前輩風範增添色彩。

“嗯…”我冇有拒絕。

有那麼牛逼的能力打底,就算是要玩坑也冇什麼好怕的。我跟上了老爺子刻意放緩的腳步。

“小兄弟,怎麼稱呼?”老爺子轉頭看向了我。

我拱手行了一禮:“回老爺子前輩,我叫王哨。”

老者:“這名字不錯。王哨小兄弟,我叫博鬆林,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叫我博老爺爺,前輩前輩的叫著生份。”

我聞言心中大定,這老爺子能處:“謝謝博老爺爺,不知這靈食可有什麼學問?”

博老爺爺頓感訝異,小兄弟的父母這麼不靠譜的嗎,想了一下:

“呃嗯…以小兄弟的情況,不知道也正常。如今得天賜異寶脫胎換骨,未來成就不可限量。老朽在此厚顏結個善緣,還望小兄弟海涵。”

什麼天賜異寶啊,我怎麼冇有看見呢?博老爺爺這麼說豈不是折煞我也:

“博老爺爺,這都哪跟哪啊,我就一毛頭小子,還有好多東西想要向你討教呢?”

博老爺爺開懷大笑:

“哈哈哈…好,是老朽俗套了

這靈物按靈氣的密度和含量分為三級九等和超等,其中能食用的部分便是靈食。”

“中級和低級靈物的九等是按培育月份算的,一個月的是一等,每升一等培育時間翻倍,靈氣密度翻半,第九等的培育時間是256個月。”

“空氣中的靈氣密度是百萬分之一,低級一等靈物的靈氣密度是1,第九等是26,中級一等靈物的靈氣密度是39,第九等是1000。”

“再培育下去的話,靈物的靈氣密度不會再提升,品質會保持不變。”

“低級的靈物普通人可以自己認真照料種植出來,單靠自然生長的話,能食用的靈食產量就太低了。”

“中級的靈物要在靈氣極度密集的陣法中,才能大量培育,非一方豪強弄不來。”

“高級的靈物就必須要有學徒級以上的人才,悉心照顧纔會快速成長。”

“高級靈物的九等是按靈液含量來算的,每滴靈液,都需要一升密度為1的靈氣,才能凝鍊出來。”

“含一滴靈液的靈物是高級一等,每升一等靈液含量翻倍,等九等的靈液含量是256滴,除了含有靈液外,它內含的靈氣密度與中級九等的靈物對應。”

“靈液含量超過九等的高級靈物是超等靈物,每超一等,靈液含量翻倍,超二等靈物的靈液含量是1024滴,不管是超幾等,它內含的靈氣密度都是1000。”

“靈物中的靈氣很難抽取,但靈食中的靈氣卻可以通過消化分離出來,提取煉化速度與靈食的靈氣密度相關,比在空氣中抽取練化要快零到一千倍。”

“抽取練化的靈氣一般都是即時使用,或灌入靈食中儲存。當然也可以凝鍊成靈液儲存,但將靈氣凝鍊成靈液的過程卻很不容易。”

博老爺爺頓了頓,像是在回顧了下修煉的艱辛,接著往下講解:

“中級和低級的靈物中的靈氣密度越高,靈氣與靈物的結合力就越大,材質堅硬度也就越高,從中抽取靈氣的速度還不如直接從空氣中抽取的一半。”

“但高級和超等的靈物不同,靈液的靈氣密度高達兩萬,抽取起來雖然不容易。”

“但也少了對靈氣的壓縮凝鍊過程,可以直接煉化儲存起來備用,隻比通過食用高級或超等的靈食,吸收煉化儲存靈液的速度慢一半。”

“像你手中的大竹筍,便是高級三等靈食,體積不少於2升,靈液含量是4滴,內含的靈氣密度是88。”

“你現在是學徒級巔峰的精神力。纔剛剛擺脫斥靈體質的你,身體強度還不及普通初期的五分之一。有這個東西滋補,很快就能得到改善。”

我一邊趕路一邊聆聽著博老爺爺的講解,不久後看到了一座闊綽的彆院。

“就是這裡了,這就是我感知到的房屋。怎麼樣,是不是很寬敞?”曦月開心的向我邀寵。

難怪會與博老爺爺撞上,原來是對向同路。看樣子曦月好喜歡我的誇讚啊。

正要迴應間,前方傳來了一串清脆的嘀咕聲:“大爺爺,你回來啦…”

一個清新脫俗的美少女一蹦一跳的向我們跑來,一頭撲進了博老爺爺的懷抱。

博老爺爺一手輕撫著小孫女,一手熱情的拉著我:

“哈哈哈…我的乖乖小孫女,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大爺爺新結交的王哨小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