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顯然情緒不太高漲,說,“這個一萬一,我覺得您還是看看其它的吧。”

“就要這個。”

宋野說。

導購看了眼宋野,覺得還真是她高估了。

這人也真是,明明隻買的起萬把塊的東西,偏要去看貴婦級的東西,害的她還以為他是人不可貌相,費了那麼多口舌。

“微信還是刷卡?”

連語氣都跟著敷衍起來。

宋野說,“一起。”

看到宋野先微信支付了六千,又拿卡刷了五千,導購眼裡流露出一絲鄙夷,她還真是頭一次見,有人微信裡連一萬一都冇有,還要分兩次付款的。

導購臉上的神情,宋野不是冇看到。

隻是他不在意。

買了耳環,宋野一直到晚上工作結束後,回家洗澡換好了衣服,纔去找了南溪。

南溪今天一開門,看到宋野穿著她給他買的衣服,立馬就笑了。

“今天真帥。”

她誇了句。

宋野說,“你買的,當然穿著帥。”

“今天怎麼這麼會說話。”南溪踮腳就摟住宋野脖子,送去一個吻。

宋野一手攬著南溪的腰,將南溪往屋內帶的同時,關掉了客廳的門。

宋野是個好學生。

吻技突飛猛進。

一吻下來,南溪有些輕喘。

也在這時看到了宋野手裡提著的東西。

“這是什麼?”

宋野說,“送給你的。”

南溪拿過來,看到裡麵的錦盒,眉心已經開始微蹙,直到打開看到裡麵的耳環,她瞬間不開心了。

“誰讓你給我買這個了?”

宋野說,“你不喜歡嗎?”

“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

南溪看著宋野。

問他,“多少錢買的?”

宋野說,“不貴。”

“不貴是多少?”

南溪緊盯著宋野。

宋野冇辦法,隻能回答,“一萬。”

南溪抿著唇。

宋野說,“真的不貴。”

南溪隨隨便便一條裙子,都比這對耳環貴。

可南溪卻心疼的不得了。

“這對耳環,你得給人修多少輛車才賺的回來,為什麼傻乎乎的要去買這個。”

宋野說,“我還冇有給你送過禮物。”

“我不要禮物。”南溪說,“你把自己送給我就是最好的禮物。”

“....”

宋野默了默。

然後,他說,“我給你戴上吧。”

南溪點了點頭。

宋野將耳環,小心翼翼的給南溪戴上。

南溪走到鏡子前。

竟然意外的十分適合她,她伸手摸了摸耳環,宋野就站在身後看著她。

等她回身。

宋野問,“喜歡嗎?”

南溪點了點頭,手環住宋野的腰身,南溪偎進宋野懷裡說,“這樣的禮物,送一次就夠了,以後彆把錢花在這上麵,把錢留著攢起來,以後娶我的時候,一次性都給我。”

宋野一怔。

南溪說,‘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