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後,無風帶的一個與世隔絕的小島上,一個二十多歲的腰上綁了一張獸皮的青年,追著一個三十米高的大猩猩猛錘!

曾經的三個森林霸主,一隻黑白相間,威風凜凜的巨虎已經被養成了溫順可愛的大貓咪,每天都纏著伊恩,讓他幫忙撓肚皮。

猛獁巨象不是伊恩的對手後,也不再挑釁伊恩,現在已經變成伊恩訓練見聞色霸氣的幫手了,雖然他不明白,伊恩每次都讓他用鼻子把自己拍扁是什麼意思,反正伊恩說什麼他就做什麼。

最後大猩猩現在是一個合格的陪練,每天都被伊恩拿來實戰,剛開始實戰他還是很開心的,每次他感覺冇有力氣,或者受傷了之後,被伊恩摸一下就恢複了。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實戰就變成單方麵的捱揍,他可不傻,每天變著樣的跑。

伊恩將大猩猩抓住後,語重心長的對他說:

“大黑啊,你不要每次都跑的這麼快,畢竟我也不會把你宰了吃肉。”

“你每天像小紅一樣陪我活動活動不好嗎?”

“你們以前經常廝殺,你看我來了。”

“你們現在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和睦相處,這多好啊!”

伊恩變回人形態,坐在大黑的肩膀上說個不停。

伊恩是一年多都冇有一個能交流的對象。

也就這個大猩猩最通靈性,伊恩發現自己和他說什麼他聽得懂!

這可把伊恩高興壞了,不隻侷限於簡單的命令,伊恩教他使用工具,製造工具,大黑也學得非常形象。

這可苦了大黑了,每天是除了捱打還要聽伊恩絮絮叨叨。

這哪個猩猩也受不了啊。

那個死老虎,每天就賣賣萌,再讓伊恩騎著跑一圈就行。

猛獁象天天就是把伊恩拍扁,那能叫訓練嗎。

不像自己,天天捱揍,這不跑還等什麼!

可憐的大黑剛開始隻要找個好地方一躲,伊恩因為對森林不熟悉,幾天都找不到他。

現在伊恩對於這個森林就像自己的家一樣。

不到半天就能把他逮住。

做完娛樂活動,伊恩上到了島嶼中最高的樹上。

從最開始的期待,到現在像每天工作打卡一樣,伊恩的內心已經麻木。

他已經準備好,提升自己的實力,靠著自己做的木筏離開這裡。

伊恩知道這裡是海賊王後,每天都在進行霸氣的訓練,可是基本冇什麼進展。

這一年裡,伊恩天天讓小紅用鼻子在背後攻擊自己,現在已經從什麼感覺不到,變成能感覺到一點。

可是和動漫裡麵的見聞色還差的遠,至於什麼看見未來之類的,就更不用想了。

伊恩還考慮過是不是因為使用馬符咒,不會感覺到疼痛的原因。

因為有狗符咒保底,他就自己做了一個簡易的見聞色訓練裝置。

把一節樹乾吊起來,讓他前後襬動,伊恩過去,閉上眼睛感受樹乾向自己來的距離。

疼是疼了,伊恩感覺自己的肋骨都被撞斷了,也冇覺醒見聞色。

倒是對疼痛的忍耐高了很多,從之前連紮點滴都要閉眼睛的水平,到現在骨折也可以麵不改色的把骨頭扶正的狠人。

這一年多的森林生活已經徹底的改變了他。

他站在樹頂眺望著遠處,他忽然揉了揉眼睛。

在遠處的海平麵上似乎出現了一個黑點?

伊恩渾身一震,目不轉睛地盯著那裡。

這一年的時間,伊恩每天都看,伊恩還記得第一次看到時的激動,當時就劃著準備好的小船就出去了。

等看清的時候才發現大型海王類,當時伊恩使出吃奶的力氣往回劃。

雖然知道他們有智慧,但伊恩不認為自己能和他們交流,而且自己也冇有王霸之氣,雙眼一用力就讓他們俯首稱臣的本事。

就算死不了,伊恩也不想和奧利給一起被排泄出去。

伊恩首先往求救裝置裡麵加了幾根木頭,讓產生的煙霧更濃,之後回到樹頂,在這裡看了近一個小時後,前麵的黑點已經可以看清了,伊恩可以確定那個不是什麼海王類,就是貨真價實的船隻,而且不是一個而是兩個,他們前進的方向就是這個島嶼。

伊恩看到了船的桅杆了,而且桅杆上還有旗幟,後麵的冇看清,不過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艘船可是離開這裡的希望!

不管船上的海軍、海賊,還是平民、貴族,伊恩宣佈那艘船是他的了。

伊恩換成人獸形態從樹上跳了下去,他先找到了功夫猴子們,讓他們在森林裡做好戰鬥的準備。

看到了躺在空地上曬太陽的三個森林霸主。

“大黑!小紅!你們兩個在森林待命,也一樣做好戰鬥的準備。”

“小花,你就和我一起,去看看來的是什麼人!”

伊恩連說和加上動作,這三個動物也明白一會兒,會有敵人出現。

他們也拿出了之前在森林霸主的樣子。

“很好!”伊恩跳在小花的背上,小花以最快的速度向著海邊跑去。

經過了一年的廝殺與訓練,伊恩自己雖然和四皇,大將之類的比不了,但在縱橫四海的話還是冇有絲毫的問題。

現在十二符咒隻啟用了兩個,以及一個動物係的惡魔果實能力,就已經讓伊恩有很強的戰鬥力了。

唯一可惜的是,伊恩找遍了整個島嶼也冇有找到第二顆惡魔果實,在島上,也冇有找到海賊埋藏的寶藏或者密室之類的地方。

不過,有一個惡魔果實伊恩已經非常滿足了,如果冇有這一個惡魔果實,他可能也撐不到現在了。

感慨了一番,小花也來到了海邊。

伊恩站在小花的頭頂看著前方。

他現在並不擔心對方改變航向之類的事情。

因為後麵的黑點已經可以看清了,深綠色的船身,船帆已經綁起來了看不到。

靠近島嶼的那艘船的船帆破破爛爛的,一看就航行不遠。

很明顯是後麵的船在追擊前麵的船。

“海賊,海軍嗎?”伊恩摸了摸下巴。

“海賊的那艘肯定不用考慮了,從海軍的船來看,這裡應該是無風帶了。”

“既然他們趕來無風帶,看來貝加龐克已經加入世界政府,就是不知道具體海園曆多少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