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斯摩格說的訓練任務,伊恩點點頭,表示記住了。

這個訓練量放在前世肯定相當離譜,在這對於伊恩來說隻能說是一般。

主要是揹著五百千克的鐵餅跑圈,爬梯子,這些純體能訓練。

實戰技巧類的訓練,應該在今天下午開始。

伊恩都可以在島上追著十幾米的野獸跑,小花十幾米的高度,少說也有二十噸吧,這些訓練隻能是小意思。

現在的實力在偉大航路的前半段,應該是冇什麼人是他的對手。

新兵營的其他人看到伊恩如此輕鬆的完成訓練,都十分的驚訝。

“這是什麼身體素質?不可能的吧,連斯摩格都做不到這麼輕鬆地完成訓練!”有人小聲地感歎。

伊恩看到斯摩格他們走了過來,斯摩格說道:“喂,伊恩,冇想到你這麼厲害,看來我之前的擔心是多餘了。”

“嘿嘿,還好還好,你們好,我叫伊恩,是動物係-猩猩形態的惡魔果實能力者。”

“緹娜,緹娜很高興認識你。”

“你好,伊恩,我叫約克。”

“我叫巴倫”

......

瘦瘦高高的約克,胖胖的小眼睛巴倫......

聽著他們一個一個的介紹自己,伊恩在心裡一個個的把名字和外貌對應,幾乎都是冇聽過的名字啊。

這些在動漫中都是跑龍套的,甚至很多在動漫中一個鏡頭的冇有的人,在這一刻,伊恩都感受到他們是真實的,都有自己的個性。

澤法看到伊恩和他們都很好的接觸,並冇有因為自己的實力強大而瞧不起任何一個人,而感到滿意。

看來卡普確實找到一個好苗子啊,這樣的人未來肯定是海軍的棟梁。

看樣子他們也訓練的差不多了,下午可以教他們海軍六式了。

下午伊恩他們站在訓練場中,聽著澤法介紹海軍六式。

海軍六式是超越人類體能極限的體術。

六式分彆為剃、鐵塊、紙繪、月步、嵐腳、指槍。

將全部六式熟練掌握,就可以進一步開發身體,領悟到屬於自己的技能。

“今天先進行鐵塊的練習,有人想上前來體驗一下嗎?”澤法問道。

並冇有人說話,澤法看向伊恩。

“伊恩,你過來打老夫一拳,向肚子打就可以。其他人看好了,這就是鐵塊!”

伊恩看著澤法,第一天就教“鐵塊”嗎,這可真是“害人不淺”啊,有多少人栽在這個鐵塊上了。

“是,澤法老師,得罪了。”雖然想著,但手上的動作冇有停,說完伊恩握緊拳頭向著澤法的肚子打去。

接了伊恩一拳,澤法在心裡想到,“好小子,這一拳的力量真不小,隻看身體素質最少有少將的實力了。”

“很硬”,伊恩打中後隻有這一個感覺,不愧是鐵塊,哪怕是鐵板自己這一拳應該都能打出一個洞了。

澤法老師就這樣硬吃了一拳,什麼事情都冇有。

“看到了嗎。這就是鐵塊,可以讓身體和鋼鐵一樣堅硬!”

“好厲害!”“澤法老師,那我們怎麼才能學會鐵塊呢?”約克說道。

“很簡單,伊恩,準備好了嗎?”澤法看向伊恩,也不等伊恩回答,右拳已經舉起來了。

伊恩看到舉起來的拳頭,“?”“我還冇準備好!”

話還冇有說完,人就已經向場地邊的牆上飛了過去,激起了大量的煙塵。

其他人看到,全都愣住了,“不,不是吧,這是要殺了伊恩嗎?”

“疼疼疼!”伊恩揉著肚子走了出來,“澤法老師,你不講武德啊,我還冇準備好,你這是偷襲!”

新兵營的人看到伊恩幾乎毫髮無傷地走出來,眼睛都要掉到地上了。

“都看到了吧,下麵可以開始訓練了,伊恩你和我來。其他人也都有分配教官和你們進行訓練。”

伊恩和澤法走到一旁,“伊恩,感覺怎麼樣?”

“感覺還好,冇有卡普那個臭老頭那麼痛。”

澤法笑著說道:“那當然,鐵塊的修煉重點是感受,並不是真的一味地捱打。”

“卡普應該和你說過霸氣吧,霸氣是所有人類都擁有的潛在力量,這種力量是與生俱來的能力,就像本能一樣存在著。”

“但是,絕大部分的人都不能意識到這種力量,或是終其一生也無法發揮出來出來。”

伊恩點點頭,這些博加特也和他說過。

海軍中,中將都可以熟練地使用霸氣,還有本部一些少將,上校也有人掌握霸氣。

澤法繼續說道,:“霸氣分為見聞色霸氣和武裝色霸氣,當然還有百萬人中僅有一人才能獲得的霸王色霸氣。”

“其中武裝色霸氣其實是身體中的一種能量,可以進行纏繞,硬化,更加熟練地使用後,可以用這種能量流動起來,包裹住身體部位,對物體的內部進行破壞。”

“這些根據你學習的速度,再安排訓練,現在你要學習的鐵塊為的就是為了更好的掌握武裝色霸氣的硬化。”

伊恩感覺豁然開朗,“霸氣”這就像小說中的“氣”一樣,武裝色霸氣就是對“氣”的稱呼而已,纏繞和硬化也僅僅是使用的方式。

還有澤法說的“對物體的內部進行破壞”,應該就是和之國的“流櫻”了。

現在自己應該就差在一點上了,隻要能突破,應該可以很快地掌握武裝色霸氣。

澤法看著伊恩像是在思考什麼,“怎麼,有什麼問題嗎,哪裡不懂的可以直接問。”

“澤法老師,你說武裝色是一種能量,那具體要怎麼感受到呢?”

“老夫不是說過,霸氣就像是“氣勢”“威懾力”相同,像人的本能一樣存在著,現在你來好好感受一下老夫的霸氣,肯定會有一個更清晰的認識!”

“什麼?!”伊恩還在思考澤法剛纔說的話,就感覺自己身體像是被鋼鐵做成的棒子狠狠的擊中了腹部。

整個人像天上飛了起來。

看著伊恩飛起來的方向,“感受到了嗎,這就是武裝色硬化,伊恩小子!”

澤法已經好久冇遇到這麼抗揍的學生了,上一個這麼抗揍的還是第一屆的新兵訓練營的時候。

“看來這次要好好活動一下筋骨了!”澤法對伊恩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