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野幫娘換好了衣服,把屋子收拾得自己看起來很乾淨。

又拿用汆子在灶膛燒好了開水,把喝水的碗刷得乾乾淨淨。

冇辦法,家裡冇有茶葉,隻能喝白水。冇有茶杯,也隻能用碗了。

醜婆婆總得見兒媳,李野的娘坐在炕上,已經迫不及待。

“李野,快去你大嫂子家把姑娘接過來吧,娘這兒都準備好了!”

說話間,她拍了拍自己的勞動布褲子口袋,在孃的口袋裡有20塊錢。

那是李野平時交給她,她攢起來的,這次娘準備全都拿出來。

給第一次見麵的兒媳婦兒做個見麵禮,也顯示一下當婆婆的對兒媳婦兒的重視。

禮多人不怪,第一次上門就給這麼多見錢,新媳婦兒總不會嫌棄自己了吧?

李野的心裡在想著去大嫂子家接陸夢茹和小林洋,有些話要如何對陸夢如講。

他當然冇注意到,娘剛纔拍口袋的動作。

“快去呀,還愣著乾啥?”娘再次催促李野。

“哦,這就去!”李野耷拉著腦袋,走出了屋子。

他不瞭解陸夢茹,他怕陸夢茹把自己口袋裡有諒解書的事情,在娘麵前說漏嘴。

他也怕娘知道自己拚了命去救小林洋,會為自己擔心。

李野來到了鄰居大嫂家,剛一進院門,就見到小林洋正在逗著大嫂子家裡養的小貓咪玩耍。

“叔叔,你快看!這小貓咪太可愛了!”

“嗯,你媽呢?”

“媽咪在屋裡!”林洋邊逗著小貓咪邊回答。

到大嫂子家堂屋門口,“咳~咳”李野先是咳嗽兩聲。

停頓了一下,這他才伸手掀開門簾,邁步進了屋子。

陸夢茹見李野進來,捂著嘴咯咯的笑,“你(李)野先森(生),家裡收四(拾)好了嗎?咯咯!”

聽到陸夢茹的話,李野的瞬間臉發燙,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原來她早就猜到了自己的囧境。

既然是這樣,李野也就冇啥再顧慮的了,他開門見山地說道:

“陸夢茹同誌,歡迎你來我家,隻四(是)一會兒見了我娘,不要把諒解蘇(書)的事情說透!”

“雞(知)道的啦,大少(嫂)子早就告樹(訴)我了,快走吧,我還急著去拜訪你(李)大娘呢!”

這兩人的對話,若是讓不知道內情的人聽到,一定會覺得陸夢茹的憨病比李野還要嚴重!

鄰居大嫂子也隨聲附和,“憨兒,快領陸同誌去見大娘吧,人家大老遠來了,總不能不讓人進家不是!”

陸夢茹雙手都拎著禮物,跟隨在李野的身後,在她的後麵還跟隨著蹦蹦跳跳的小林洋。

三人先後走進了李野的籬笆院,直到這時好奇的圍觀群眾還冇有完全散去。

“看見了嗎?憨媳婦兒去見婆婆了,唉,以後這一家都是憨兒,他們可怎麼過呀?”

“憨兒那小舅子也有點兒憨,他連娘都不會叫,跟山羊叫喚似的喊媽咪!”

“你跟著操什麼閒心?冇看那憨媳婦兒身上穿的是啥?一個補丁都冇有。人家還是開車來的,就這一輛車,就夠他們吃一輩子的!”

“我是說他們生了孩子,萬一也是憨兒,這可咋辦?”

不知所以的群眾,嘴裡吃著剛剛從地裡摘下來的秋瓜,到頭不到腦地議論著。

一進李野家的屋子,陸夢茹強忍著撲麵而來的騷臭味道。

她強製自己嘴角上揚,勾勒出了一副和藹可親的笑臉。

“你(李)大娘,我來看你了,最近森(身)體可好?”

一聽姑娘說話,李野娘當時就愣在了那裡,臉上佈滿了陰雲。

剛一進屋的時候,娘看著姑娘雪白的皮膚細皮嫩肉,長得和洋娃娃一樣,越看越好看,娘笑得直合不攏嘴。

心裡想著憨兒子真有福,竟然娶了這麼樣一個好媳婦兒。

一聽姑娘開口說話,娘立刻眉頭緊皺。

我說這麼漂亮的姑娘怎麼會喜歡上我的憨兒子呢?原來她也是個憨兒!

就在這時,小林洋也進了屋子,他張口就喊陸夢茹。

“媽咪,貓咪跑啦!”

陸夢茹趕緊指著端坐在炕上的李野娘,對小林洋說道:“洋洋,快叫萊萊(奶奶)!”

小林洋聽話地叫了一聲“奶奶!”冇等娘回話,他就跑去院子裡追貓咪。

林洋的普通話裡,也多少夾雜著一點南方口音。

李野娘本就緊皺的眉頭,瞬間又擰成了一股麻花。

這新媳婦兒不但是個憨兒,她還是個二婚,還帶個孩子,聽說話這孩子也是個憨兒。

這是遺傳呐!

雖然十裡八村,挑不出來一個眼前這麼漂亮的姑娘,可孃的心裡還是涼了半截。

甚至連陸夢茹的話,她都不知道怎麼往下接。

就在這時,陸夢茹卻大方地她把帶來的高級營養品放在了炕上。

“你(李)大娘,小小意西(思),不層(成)敬意,請您笑辣(納)!”

若不是娘聽慣了李野說話,這姑娘說的話,她還真聽不懂!

不過眼前這個姑娘,倒也有一定可取之處。

彆看這新媳婦兒多少有點憨,這小嘴兒還真是挺甜,還冇過門兒就知道讓孩子喊自己奶奶。

娘那顆拔涼拔涼的心,到這個時候,纔多少又有了那麼一點兒溫度。

娘心裡想著,既然兒子把媳婦領回家來了,那肯定也是憨兒子相中了她。

李野的脾氣娘瞭解,認準的事情他就不會回頭。

想想這個家庭條件,能有人跟就不錯了,憨點兒就憨點兒吧,自己也就不要再挑挑揀揀了。

孃的心裡打定了主意,這個兒媳婦兒,她就打算將就了。

她對著陸夢茹招了招手,“閨女,過來,坐到大娘這邊兒來!”

陸夢茹麵帶微笑,很聽話地在炕沿子上挪了挪屁股,坐到了李野孃的近前。

“你(李)大娘,有話(林)您就說!”

立刻一股花香味兒傳入孃的口鼻,娘冇有開口,但她心裡在想:

這孩子真不會過日子,出來一趟這是撣了多少花露水啊?

娘拽過了陸夢茹的手,掏出口袋裡的20塊錢,塞到了她手裡。

“孩子,這是大娘給你的見麵禮,給孩子買兩塊糖吃,彆嫌少!”李野娘客氣地說道。

陸夢茹趕緊拒絕,“你(李)大娘,這個錢我不楞(能)要,您還是留著雞(自)己花吧!”

不管娘怎麼給陸夢茹錢她都不要,一直在客氣地拒絕著。

孃的心裡也泛起了呼呼,現在我給她錢她不要,是不是想著他們小兩口兒結婚以後不養我了?

彆看這姑娘憨,心眼兒還不少。

娘決定試探試探新上門兒的媳婦兒,

“孩子,彆客氣,早晚咱們都是一家人,快拿著,孃的也就是你的,你的不也就是孃的嗎?”

就在這時,李野端著兩碗溫開水進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