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臘月二十三小年這一天,放了寒假的趙美玲,揹著她娘偷偷地來到了李野的家。

她和李野從小在一起長大,又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也是兒時的玩伴,二人的感情親密無間。

高中畢業之前,趙美玲的娘劉麗華就發現女兒和李野之間有了要談戀愛的苗頭。

儘管趙美玲和李野曾經有過指腹為婚的約定,但那也隻是當年老李和老趙二兄弟開開玩笑而已。

如今,兩個家庭背景已經拉開了巨大的差異,劉麗華是絕對不允許女兒再和李野有任何來往的。

因此,趙美玲來看李野,隻能揹著她的娘。

半年多以來,由於營養不良,李野已經眼窩深陷,瘦得不成人樣。

趙美玲坐在炕沿上,低頭看著瘦骨嶙峋的李野,想象著李野曾經陽光帥氣的音容笑貌。

回憶起當年李野為了保護自己,三天兩頭就被調皮的男生打得鼻青臉腫。

他從不喊疼,反而還會咧著嘴對自己笑的樣子。

而如今李野,卻像是一副骨架,靜靜地躺在炕上,一動不能動,拉屎撒尿都得有人伺候。

她越看越傷心,趙美玲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

熱淚滴在了李野那僅剩一張皮的臉龐上,趙美玲驚奇地發現李野的臉好像是抽縮了一下。

她驚喜地大聲叫喊,“李猛,大娘,你們快看,李野動了,他會動了!”

李大娘也拖著病體,艱難地爬到了李野的近前,正在堂屋做飯的李猛,聽到趙美玲的叫喊聲,也快步跑了進來。

再看李野不但臉部會了抽縮,他的手指也有了微微顫動,李野真的醒了過來……

大年三十那一天,熱心腸的鄰居大嫂來到李野家,幫著他家包了一頓餃子。

大隊乾部也給唐城市的老趙打了電話,告知李野已經醒來。

此時的李野,自己已經能使筷子吃東西,隻是他依然神誌不清,說話吐字還不是那麼的清晰。

醫生說他的智商目前隻有四五歲,就像人們嘴裡常說的憨兒(傻子)一樣。

讓人感到奇怪的是,李野雖傻,每天他都會眼看著李猛幫他鑲在鏡框裡的大學錄取通知書,久久地發愣。

看到他爹的照片,他會哭。

彷彿他的心裡明白,老李是為了籌錢供他上大學而死的。

年後天氣逐漸轉暖,李野也能出門兒溜達溜達。

雖然他智商較低,吐字也不太清晰,但他身體恢複得很快,走路蹦跳,甚至再次學會騎了自行車。

他最喜歡的就是和那些小孩子們在一起打打鬨鬨。

那麼高的個子,可能在他的心裡還把自己當成個孩子。

可即便是孩子,也不是誰都願意和李野玩耍,有的孩子也會笑話他傻,是個憨兒。

這個時候弟弟李猛倒是顯得輕鬆了許多,哥哥李野生活已經能自理,並且還可以幫著他照看生病的娘。

每隔幾天,唐城的老趙都會往李家窩鋪大隊部打個電話,詢問李野的身體恢複情況。

當他得知李野已經能獨立地騎自行車時,馬上就藉著回遵道縣檢查工作之機,要求縣裡給李野安排個正經工作。

八十年代初期,高中畢業文憑還算是挺吃香的,讓縣裡給高中畢業生安排個工作,也並不算是有多過分。

這也是老趙第一次利用職務之便,算是給自己親屬謀個私情。

老趙確實是有私心的,他知道李野的憨傻是因為顱內有淤血壓迫了腦路神經。

早晚有一天李野要做腦外科開顱手術,隻是手術需要到首都去做,唐城市目前還冇有那個醫療條件。

有了正式工作,手術費用單位是負責全額報銷的。

上級領導下達了任務,遵道縣裡不敢怠慢,經過綜合思量,結合著李野的特殊情況。

縣裡決定把李野安排在老趙曾經工作過的地方,李家窩鋪中心聯小做了一名校工。

李野的工作就是每天和弟弟一起去上學,平時在門衛室收發報紙檔案。

最主要的就是看準馬蹄表,一到上課,下課的時間,就敲響掛在門口的大鐵鐘。

對待這份工作李野一絲都不敢怠慢,因為腦子不好使,他把每節課的時間都寫在本子上,平時就目不轉睛地盯著馬蹄表。

一到時間,趕緊就跑出去敲鐘。

自從李野到了李家窩鋪中心聯小,上下課的時間冇有差過一分一毫。

本村兒的小學生還好點,都知道李野家裡的情況,外村的孩子們有的也會笑話李野憨憨傻傻。

有的還往他身上吐吐沫,偷偷繞到他的身後,用土拉哢砸他。

每到這個時候,李野總是不急不燥,隻會站在那裡對著調皮搗蛋的孩子們傻笑。

儘管有的時候,他的身上也會被壞小子們砸得青一塊,紫一塊……

直到一件事情的發生,讓孩子們對李野改變了看法,從此再也冇有人欺負他。

那是1984年初夏,即將放暑假。

那一年唐城地區出奇的旱,地裡的莊稼在烈日的烘烤下,已經乾得似乎一根火柴就能點燃。

農民們賴以澆地的小河水,也瘦得僅剩海碗粗的一條線。

小河上下遊的兩個村莊,因為搶奪河水澆地,發生了激烈的戒鬥。

打死了一個年輕人,死的這名年輕人,是他爹唯一的兒子。

年輕人的爹本著你讓我絕後,我也讓你斷子絕孫的想法。

他手持尖刀,堵在學校大的門口,蓄意捅殺凶手的孩子。

那天正趕上放學,孩子們屢屢行行的走出學校大門。

站在傳達室門口的李野,見到一箇中年人站在門口鬼鬼祟祟尋找著目標。

在他的衣袖裡,彷彿是藏著東西,這引起了李野的警覺。

李野走上前去,操著他那捋不直的舌頭,“大都(大叔),你倒(找)隋(誰)?”

中年人失去了兒子氣急敗壞,“滾開,冇你事兒,滾遠點兒,憨兒!”

就在這時,打死人凶手的兩個孩子雙雙走出了校門。

中年人麵露凶相,挽開袖子手中多了一把寒光閃閃的尖刀,快步上前拽住一個孩子就要捅殺。

“度(住)手!”李野大叫一聲,衝上前去!

就在尖刀即將捅進男孩肚子的時候,李野死死地拽住了中年人的胳膊。

“憨貨,滾遠點兒,再若阻攔,老子連你一起捅!”中年人開始推搡李野。

不管中年人怎麼打,怎麼推搡,李野攥住他持刀的胳膊就是不撒手。

“快跑,都快跑哇!”李野還不忘顧及孩子們的安危,一著急咬字也顯得清晰了許多。

剛剛被中年人抓住的孩子,順勢掙脫了魔掌,哭著跑回了學校院內。

中年人一腳踹開李野,持刀就要往學校裡追。

李野快步上前,又雙手又死死抱住了中年人的腰。

一心想著報仇雪恨的中年人,此時已經怒不可遏,他調轉刀頭一刀一刀向身後的李野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