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李野的誠摯道歉,馬二力也顯得不知所措。

讓李野賠錢吧,他心裡明鏡似的,就憑李野家那條件,他指定是賠不起的。

不讓他賠吧,這麼大的經濟損失,這可是自己辛辛苦苦這麼多年,掙下的全部家當。

大隊和派出所也都知道李野家的特殊情況,同樣感覺這件事情處理起來很是棘手。

關鍵此事不是李野乾的,把這件事情強壓給他,多少顯得有那麼點牽強。

可李野並不是不負責任的人,他不想讓鄉親們指著自己的脊梁骨說道啥。

弟弟犯下的錯誤,他不可能賴賬。

然而,若是讓李野一次性賠清馬二力的損失,就是把自己和娘再加上李猛都賣了也不夠。

最後還是頭腦最不靈光的李野,絞儘腦汁,想出了一個折中的解決方案。

他請求馬二力允許他每個月還30塊錢,一直到1500塊錢全部還清。

通過大隊和派出所從中極力說和,馬二力也隻能簽署了同意書。

這也就意味著,從此以後不管賺不賺錢,李野每個月都得向馬二力家支付30塊錢。

這一下更加重了李野的經濟壓力,最起碼以後孃的鍼灸肯定是做不起了。

把李野的全部收入加在一起,一個月僅剩10塊錢,一家三口光吃飯都是問題。

可不管怎麼樣,李野隻能這麼做,李猛莽撞行事的後果,他這個當哥的,必須得承擔。

當天下午,李野拖著疲憊的身軀,又來到了李家窩鋪中心小學校長辦公室。

李野“噗通”一聲,就跪在了校長的麵前。

“娘(梁)校長,求你了,你(李)猛們年紀還小,他細(是)個讀書的好材尿(料)。不能不喪(上)學呀!”

經過這件事情的打擊,李野的吐字顯得越來越不清晰,甚至他說話時兩眼發直。

李野的精神狀況,大有反覆的苗頭。

校長趕緊攙扶起李野,“李野,快起來,彆這樣,新社會不興這個!”

看著憨兒李野略有發呆,又充滿期盼的眼神,梁校長深深地吸了一口煙。

他又何嘗願意開除品學兼優的李猛呢?在梁校長的心裡,李猛是整個兒李家窩鋪小學最有前途的一個孩子。

沉思了良久,梁校長終於開口。

“李猛是個好孩子,他的成績一直都是第一名,還是優秀班乾部三好學生。

綜合來說,它的各方麵都很優秀,開除他我的心裡並不比你好受。

可是他犯了這麼大的錯,不開除真的不能讓他長教訓。”

李野的眼淚,已經在眼眶裡不停地打轉。

“娘(梁)校長,他知道錯了,您給個機睡(會)吧!”

梁校長意味深長地說道:“李猛,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他的年紀還小,如果現在不給他一個嚴重的教訓。

長大以後他更會有恃無恐,那可就真的成了危害社會的毒瘤!”

其實梁校長說的這些話,李野又何嘗不知呢?

李猛的性格往好了發展是個棟梁之材,若是往壞了發展,那可真就不好說了。

可他又能怎麼樣?能讓僅僅十一歲的弟弟,就這麼失學嗎?

李野的聲音已經開始哽咽,“校長,求你了!”

梁校長無奈地歎了口氣,“這樣吧,李野,你讓他親自上門道歉,取得馬二力一家人的諒解書。

然後再交到學校一份不低於兩千字的深刻檢查,必須在全校師生大會上認識自己的錯誤。

得到全校師生們的諒解,他纔可以繼續回來上學。”

梁校長頓了頓又說道:“記大過處分,不能免!”

當晚,李野給娘打掃了屎尿,又做好了飯。

“娘,我戚(去)大隊部一趟!”

“李野,你弟弟呢?娘怎麼一天冇見他?”

“哦,你(李)猛去我姑家了,我姑父親自奈(來)接的!”

李野擔心娘知道李猛的事情,會承受不住如此強烈的打擊,他對娘說出了早已編造好的瞎話。

也隻能這樣說,娘纔會相信。

李野的姑姑,十五年前嫁到了距離李家窩鋪50裡的黃土梁子大隊。

也不知道是姑姑的原因,還是姑父的原因,反正結婚都十幾年了,姑姑膝下一直冇有一兒半女。

要說姑姑家的生活條件比李野家確實好上許多,本來姑父就是大隊的拖拉機手。

剛一散社那年,姑父就買了一輛五馬力手扶拖拉機搞運輸。

現在條件好了,正要換一輛更大的12馬力呢。

姑姑,姑父最喜歡李猛,在他爹還活著的時候,就曾經上門兒提過無數次,要把李猛接到黃土梁子撫養。

說是撫養,實際就是不改名不改姓的過繼,原因是姑父也姓李。

可是當初老李還在,家裡條件雖然也不好,但也冇有現在這麼糟糕。

日子過得雖然緊巴,總也不至於餓死李野兄弟倆,因此當年老李就冇有答應。

不過老李也曾經說過,“即使李猛不讓你們撫養,將來你們老了,他也有給你們養老的義務!”

並且在老李還活著的時候,就已經讓李猛改了口,管姑姑也叫娘,管姑父也叫爹。

直到老李過世以後,國家剛給李野安排了工作,姑父和姑姑又親自上門要接李猛去黃土梁子大隊。

當初李野的娘,看到家裡的條件實在是過不下去了,也確實答應過同意李猛去黃土梁子,隻是李野死活冇有同意。

此時娘心中充滿了無奈和愧疚,她心裡想著一定是李野為了攢錢給自己買電視,才同意妹夫接走了李猛。

這個樸實善良的農村婦女還不知道,此時他的小兒子並不在黃土梁子妹妹家裡。

而是吃不上飯,冇有地方睡覺,正在流落街頭……

娘歎了口氣,“李野,都是娘拖累了你們,若不是娘有病,你爹也不至於因為200塊錢上山采藥。

他也不至於……嗚嗚!你把李猛接回來吧,娘不看電視了,娘想他,嗚嗚……”

李野忍著不讓眼淚流下來。

“娘,您彆那麼梭(說),不怨您,過幾天我就把你(李)猛接回來,咱們一家三口好好過日子!“

安慰過娘,李野徑直來到了大隊部,此時大隊部裡住的是馬二力一家。

由於他家的房子已經被李猛燒燬,大隊乾部們通過商議同意馬力一家暫時先住在大隊部。

直到他們蓋好新房子,搬走為止。

李野來到大隊部,馬小虎正在院子裡玩耍,一見李野,就像見了凶神惡煞一般,嚇得他哭喊著往回跑。

“爹,娘,快關門,憨兒來殺咱們了!”

馬二力的媳婦兒聽到兒子哭喊,趕緊跑了出來,“小虎,怎麼了?彆怕,有娘在!”

馬二力媳婦兒剛一出門,見到來人是李野,立刻嚇得她兩腿直哆嗦。

抱起馬小虎就躲進了屋子。

馬二力兩指間夾著旱菸,陰沉著臉,迎了出來,“憨兒你來我家……”

他剛要說我家,又一想,不對,這裡不是他的家,“你來大隊有事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