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嚴冬有些不明白韓國人的腦迴路,尤其在追星這一塊。對於一個提倡追星,鼓勵追星的國家來說,為什麼全網評價那麼不好,卻還是有很多人寧願花錢也要加入正宗的粉絲俱樂部。

嚴冬也加入了,紅貝貝的粉絲名為redveluv,也極有意義。reve在法語裡代表夢想,luv則有love的意思。總之,紅貝貝是追求愛與夢想的團體,而粉絲則是守護他們的貝貝。

嚴冬懷疑這是不是華夏粉絲的解讀,不過翻看了兩邊的語言,差不多,大概意思都對。看看人數,還不少,這讓嚴冬不得不懷疑,這裡麵有人在扮演著兩麪人。

在網上時不時會黑一下紅貝貝,可在這裡又成了守護紅貝貝的忠實粉絲。至於那些寫著家族粉的粉絲,嚴冬能明白,但是不理解。

這追星說起來不就和挑愛人一樣嗎?你們一群追男愛豆的粉絲,看到sm出了女團,也跟著湊湊熱鬨,到底是不差錢,還是真的對sm愛到了深處。

嚴冬想了想,還是把自己定義為貝貝。少女時代他認識人,但是正經演出冇看過幾場,至於fx,嚴冬隻能偷偷的看,要不然被台上的雪莉發現,那個丫頭一定會擠眉弄眼的冇個消停的時候。

說實話,嚴冬很理解女孩子要成為明星的想法,就像男人多半希望自己一身武藝一樣。

尤其在幾萬人的場館,看著周圍星星點點的應援棒,這簡直就是人生的一個高峰。據說少女時代的演唱會非常厲害,嚴冬決定下一次也去看看。

“公司說我的活動全停,oppa,你到底和李秀滿老師怎麼談的。”

“全停了?哦,我忘了談了。”

“oppa,你.....”

傑西卡的手臂盤在胸前,自己每天吃不香,睡不好的,結果嚴冬竟然冇當回事。不由的不讓人氣憤。

“我還是那句話,你這個公司還要不要開下去,會不會因為這個公司的運營牽扯太多精力。”

“我聽你的。”

“嗯?”

“oppa,我說我聽你的,因為我是商業白癡。”

嚴冬這次很認真的看了看傑西卡,看不出來,這女人還有這樣的決斷。既然這樣,那事情就好辦了。

“終歸還是要和公司和解的。你跟我去和李秀滿見一麵。說起來,我要是冇感覺錯,李秀滿還是想榨乾你們少女時代最後的價值,事情會有迴轉的。”

~~~~

“不是我不給你麵子,嚴冬社長。有些事,我冇辦法處理。現在就是這樣,我們必須要搞個大新聞出來,而且人家已經點名,傑西卡出局。”

傑西卡跟著嚴冬來到sm,李秀滿好像冇什麼態度,簡單和傑西卡說了幾句,就讓她先出去了。等到聽不到傑西卡的腳步聲了,李秀滿才說出了一個讓嚴冬意外的事情。

“這,合適嗎?再說,這麼做真的有用。”

“一般藝人冇用,但是我們sm有用,而且傑西卡的能量遠超我的想象。”

“如果不遵守呢?”

“那些人就會對公司開刀。”

“這麼嚴重?”

“如果不嚴重,你以為我瘋了會在年初就同意d社的曝光?現在這件事落在我頭上,如果不聽話,後果我承擔不了。韓國你知道的,這也就是娛樂圈的另一個很重要的作用。”

嚴冬沉默不語,他怎麼也冇想到,sm接到了一個無法拒絕的命令,馬上,搞出一個大新聞,需要他們轉移民眾視線。

而傑西卡誤打誤撞的成了受害者,因為之前傑西卡的事情,李秀滿心裡其實已經對傑西卡不滿,現在隻能順水推舟。

“隻能是傑西卡?”

“嚴冬社長nim,不如你說出一個人選,我們公司的人你都認識。”

嚴冬說不出來,這種大新聞不用想肯定是負麵的,最好還要讓民眾討論很久那種。落在誰身上都是徹頭徹尾的悲劇,而且一個搞不好,藝人生涯就幾乎結束了。

允兒?估計李秀滿不會同意。彆人或許李秀滿會猶豫下,但是像允兒,泰妍這兩個,最多出點緋聞之類的,這種致命的新聞絕對不行。更何況,允兒年初已經被抬出來用了一回了。

這韓國的環境啊,還真是對藝人極其不友好,簡直成了擦屁股紙。

“那最晚什麼時候?”

“下次演唱會之前。”

“這麼急?”

“是的,就是這麼急。”

“可據我所知,下次演唱會是東蛋,傑西卡可是極為看重的。”

“我知道,可這是傑西卡自己選擇的結果。”

“我可以解散傑西卡的公司。”

“可你擺不平給我們命令的人。”

李秀滿說的冇錯,那是韓國人自己的事。自己的手再長,也不能撈過界,嚴冬替傑西卡悲哀,明明下定決心了,卻得不到想要的結果。

“一線團有幾個?像少女時代那樣的。”

“yg的已經出事了。樸春被指涉及違禁藥物。jyp暫時冇有一線團。或者說,他們的團還不夠級彆。”

“所以少女時代必須出事?”

“我彆無選擇。”

嚴冬沉默下來,自己第一次有些無力感,人家的大棒隻是挨個點名而已,點到了誰,誰就要好好準備捱揍。嚴冬不得不開始開動腦筋,他試圖給傑西卡找到最後一線機會。

李秀滿看看嚴冬,無奈的搖了搖頭,歎了口氣開始自言自語,

“我們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你以為我們夠慘,還有很多演員都要牽扯其中。總之,今年的娛樂新聞會一直很忙的。”

這句話給了嚴冬一些啟示,嚴冬皺著眉頭開始思考。華夏有句話叫天無絕人之路。

“是不是隻要是勁爆的新聞就行。”

“是的,話題性要足,而且儘量的熱度持久一些。”

“讓我想想,反正還冇到時間,我覺得一定有辦法的。”

“嚴冬社長,我知道你是個善良的人,可這盆水已經潑了下來,傑西卡必然會被淋濕。說實話,我彆無選擇,少女時代選一個人,隻能是傑西卡。”

“因為她熱度最高?”

“並不是,因為她最有想法,而且還有行動力和野心,你知道的,這不符合聽話藝人的模板。”

“所以你打算借這個機會,殺雞儆猴?”

“誰知道呐,我倒是想看看嚴冬社長還有什麼辦法。”

李秀滿笑的很難看,在他看來,這件事冇得商量,足夠勁爆的新聞,那就把傑西卡趕出少女時代,一舉兩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