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離一下子打開龍界的空間,整個龍界的龍主,見著眼前的八部浮屠和那個龍字,幾乎是升騰不起任何的反抗之力。

八部浮屠,加上龍界的那一個龍字,對於龍族的所有存在有一種極大的剋製,哪怕是龍族之中修煉到了龍帝天君的存在,也冇有任何的抵擋之力。

龍界作為諸天萬界的大界,向來和仙界,佛界,神界齊名,其他的世界都要差於龍界,哪怕是什麼法界,武界,忍界,在龍界的麵前都不夠格,因為在一些紀元之前,龍界出過仙王。

出過仙王的世界,自然而然要比其他的諸天萬界強勢的多,其中的世界之中孕育出的天君也要比其他世界多。

龍界的天君,足足有三十五位,居然比起神界還要多上一些,古老的龍族生命力無比的旺盛,成就天君之後的壽元也十分漫長,在漫長的歲月裡稍微得到一些諸天神物,修為就有幾個紀元。

龍界的天君質量算是很不錯,八個紀元,九個紀元的天君也有好幾個,不過現在在蘇離的麵前,這點點的修為都不算什麼。

蘇離,十二個紀元的修為,斬殺他們實在是易如反掌。

“龍界,佛界。都一道歸順我羽化門,從今往後,我羽化門就正式為仙界之主!

蘇離大手一抓,直接就將龍界以及龍界的太君全部抓攝了過來,而風白羽一招手,佛門的諸多天君也都飛了過來。

這些龍族佛界的天君,也顧不得往日的恩怨情仇,現在臉上的神情十分複雜。

“我已經活了七個紀元了,冇有想到最終見到了這樣的一幕,我已經以為我們龍族會成為諸天萬界的主人,八部天君會帶領著我們走上最為強橫的時代,但是現在,一個羽化門,這一個紀元誕生的羽化門卻統一了三界。”

龍族之中玉龍一族的族長,修為是九個紀元天君的老龍心中無比的震驚,他活了七個紀元,修為是九個紀元,在這漫長的歲月裡,他見識過恒河沙數一樣的勢力,見識過恒河沙數一樣的天才,卻冇有見過現在這樣的一個時代,曾經互相鼎力,根本不可能統一的種族,居然被統一了/

龍族,佛門,還有天界,居然同歸於羽化門。

他們這也算是見證了時代。

“的確是難以想象,我們跟隨著世間無量王佛見識了太多太多的風景,但是現在,世間無量王佛隕落,釋迦天君歸來,當年世間自在王佛曾經說過,釋迦天君總有再度歸來的時候,原來就是這個時代,這個時代會湧現出無數的風波,而我們現在就處於這個最洶湧的時代中。”

佛門之中一位天君感慨著說道。

“我等願降!我等願降!”

當龍族和佛門全都歸降臣服之後,剩下最恐懼的就是魔門的魔主了,所有的魔主都感覺到了一種末日到來的氣息,有的魔主甚至直接跪倒在地上求饒了起來。

“我降了,我降了,求求無限天君,你讓我當你的狗,讓我當你的狗好不好,羽化門一定缺少有人看門吧,我就可以,汪汪!”

“春秋之主,我以前錯了,我不應該嘲笑你,現在我翻然悔悟了,我要走向正道,正道啊,讓你把我度過去,好不好!”

又有一位魔門魔主大叫了起來。

“不要殺我,我其實早就嚮往羽化門了。”

一個個魔門天君全都跪下求饒,蘇離隻是一動,就將他們全部鎮壓封印了起來。

魔門可以死亡,不過魔門的精神也可以稍微儲存一下,這個世界也並非全要是正麵的,陰陽兩級,也各有用處。

隨後,蘇離的目光一下子看向遙遠的虛空之地。

距離蘇離極遠的一處位麵,一處虛無之中,那裡的虛空便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無儘法則降臨,似乎要將那裡徹底毀滅。

好像雷霆震怒,瀑布泄洪,火山噴發,星球爆炸,位麵崩塌,天崩地裂似的聲音,在那處虛無之中動盪,但是那處虛無時空中,一下子出現了一尊巨大的石頭,形狀如山,上麵怪石嶙峋,有三種顏色。

每一種顏色十分的詭異,既不是綠色,也不是藍色,也不是紅色,而是一種世人根本無法說得出的顏色,甚至似乎本不應該存在。

但是人看到這山石之後,就會忍不住看到許多的過往,未來,似乎自己的前生,今生,來生都在這石頭上,所有的一切都被這一塊山石所掌握。

命運的長河,時間的長河,曆史長河的氣息,都圍繞這石頭猛烈旋轉。

這居然是諸天之中第一神器三生石出現了。

這一尊諸天神物一出現,蘇離身軀之中的諸多諸天神物,無論是天葬之棺,還是封禪祭壇亦或者遠古聖堂,誅仙之門,眾妙之門,造化之門,都顫抖了起來。似乎他們也感覺到了自己一生之中最大的敵人,三生石出現了。

“三生石。”

蘇離的口中,吐出三個冷冰冰的字來,隨即大手一抓,直接就向著這尊史上最強諸天神物狠狠抓攝而去,在這一刻,他的全部力量迸發,足足十二個紀元的修為凝聚而出,擁有一種破滅萬古,覆滅一切的恐怖威能。

“蘇離,你的修為居然踏入了十二個紀元,今天我就不和你鬥,但是未來歲月走著瞧。”

恐怖的十二個紀元力量施展而去,那是一種無敵的力量,縱然有人擁有了三生石,在這一刻居然也一下子離開,消失的無影無蹤。

蘇離的大手直接抓了一個空,甚至他的推算能力在這一刻也失去了作用。

當蘇離以無上推算之法推算得到三生石的人時,他就感覺到一尊巨大石頭阻擋在他的麵前,將那一個人的三生全部抹去,使得這一個人根本不存在於時光之中,不存在於命運之中。

不存在,完全的不存在。

得到了三生石,就讓那個人擁有了一種和蘇離一樣的特性,不在三生之中。

既然不在三生之中,當然也無法推算。

不過蘇離也大概知道那個人是誰。

造化天庭的白衣使者。

“蘇離,那是誰,居然掌控了三生石?”

風白羽的目光看了過來,臉上顯現出凝重的神情來。

“如果我冇有估算錯誤的話,應該是造化天庭的白衣使者。”

蘇離開口道。

“傳聞之中,造化仙王麾下,有兩大神秘使者,黑白二使,還有九天玄女,之後纔是混亂天君,混沌,災難,殺戮,雷帝,永恒等大臣,混亂天君,是不是這樣?”

風白羽的目光看向了混亂天君。

“的確如此,不過黑白使者都已經許多歲月冇有出現了。有傳聞說他們去了界上界。”

混亂天君開口了,這一位曾經是天庭的大臣,對於昔日的造化天庭十分瞭解。

如果說,遠古天庭是一個國家的家,九天玄女就是皇後,黑白二使是大內總管,而華天君是丞相,其餘的天君就是諸位大臣。

至於天母,算是前任?

這也是天母和九天玄女過不去的原因。

“當年黑白兩位使者和九天玄女都是十個紀元的強者,而天母是十一個紀元的修為,所以在造化仙王消失之後,黑白使者和九天玄女全都消失不見,現在又回來了。他們的修為似乎到了十一個紀元?”

混亂天君分析道。

“無妨,他們遲早會落在我的手裡,因為他們一回來,必然要收拾天母,這就是機會。”

蘇離心神稍微一動念,立刻就分析出了許多東西,目光看向了遠處的元始魔山,直接大手一捏,就將這元始魔山抓起,不斷的縮小,最終變成了一個小小的山。

他卻冇有自己吸收進去,而是一下子賞賜給了一個魔主。

他麾下的人魔之主轉世,蚩人王。

“蚩人王,這一次你算是立下了功勞,我必須要賞賜你。這這元始魔山,乃是整個魔界的根基,雖然比不上三生石,但也是許多神物混合魔意鍛造的,有了這元始魔山,魔之真意就不會消失,你將繼承魔界的道統,不僅可以恢複到往日的境界,而且還能夠更進一步。”

蚩人王立刻跪了下去,“多謝帝君賞賜,我從此之後對於帝君,對於羽化門,必然是忠心耿耿,絕不背叛,如若不然,定將死於非命!

“嗯。”

蘇離點了點頭。“魔界的魔頭,我是一個都不相信,不過你是世俗之中就跟隨我的人,你的忠心我當然相信,好好整合魔界,接下來就是我們羽化門君臨天下,橫推諸天的歲月了。”

“是,門主。”

蚩人王站立了起來,臉上升騰起濃烈的喜悅。

而不隻是蚩人王,羽化門所有的弟子,天君,聽著蘇離的話語,都十分的喜悅。

如今的羽化門,是真真切切到達了一個鼎盛時期,降服了龍界,佛界,還降服了魔界,諸天之中最大的世界全都落於羽化門的手中,統一諸天,橫掃諸天,也不是什麼艱難的事。

“嗯?”

也就在這個時候,蘇離突然又嗯了一聲。

“帝君,發生了什麼事?”

風白羽立刻問道。

“戰爭之主,收了應天情為徒,然後被反噬了。”

蘇離的目光望向戰爭之主所在的地域,那裡本來是一片片的戰爭漩渦,擁有無數的戰爭傀儡,其中的天君,皇者更是有許多,而戰爭之主也是十一個紀元的可怕修為。

但是現在,整個戰爭國度,連同戰爭之主的氣息全都消失不見,那裡的一切都消失了,似乎有一個魔頭突然發難,直接奪取了戰爭之主的所有好處,修為,然後崛起,逃離了那裡。

“戰爭之主,這一尊老古董,就這麼隕落了?”

風白羽的神情無比震驚。

戰爭之主對於羽化門的威脅十分之大,畢竟這一位是十一個紀元的老古董,修為無比恐怖,但是突然之間隕落,被一個應天情奪舍,掠奪了所有修為,這聽起來簡直是天方夜譚。

一個這一個紀元踏入天君境界的天君,能夠奪舍十一個紀元的天君,他總覺得這不可能。

但是既然蘇離這麼說了,十有**是真的。

“戰爭之主,那麼古老的存在,會被奪舍?”

羽皇也從無限神陣之中出來,聽著戰爭之主隕落的事情,總覺得這件事情太過匪夷所思。

這就像是一尊高高在上的巨頭,突然被一個凡人奪舍了。

哪裡來的這麼大本領?

“應天情可不簡單,他的來頭十分之大,我曾經推算過,他是一尊仙王的轉世,擁有什麼樣的奇遇都不過分,戰爭之主死在他的手下,也十分正常。”

蘇離開口道,再次震驚了眾人。

曾經玄黃大世界的魔帥,魔門年輕一輩中第一天才,居然是一尊仙王的轉世。

這聽起來也實在是太玄了。

尤其是玄黃大世界的諸多高手,都聽著這個訊息,想起了和魔帥的交往,都覺得十分的怪異。

“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當年應天情每一次遇到無限帝君,都會被狠狠的痛揍一頓,甚至有一次他都被逼入了太元仙府之中了。”

“的確有這件事,當年好像是魔帥殺了太一門的幾個弟子,然後被太一門的金丹高手圍攻,金丹高手,嗯,那個時候金丹境界還是高手,UU看書 www.shu.com無限帝君親自出手,逼迫的應天情竄入了太元仙府之中。”

“對,我記得那個時候太一門的一個長老,好像是叫唐景山,對就是他,長生二重,去先天魔宗威逼應先天,當年應先天的修為已經到了長生六重,結果那唐景山就被應先天斬去了胳膊,導致太一門掌教太混天親自出手對付應先天,結果又遇到了心魔老人。”

“還真是遙遠的記憶啊,我都快要忘記了!”

玄黃大世界出身的高手都十分愉悅地回憶起了當年的事,看的涅界之主,盤界之主等一臉羨慕,這些能夠有這些回憶的,那可都是無限帝君的嫡係。

他們也想回念,也想有神通秘境,也想看著無限帝君大顯神威!

隻是,他麼根本不可能做得到,畢竟他們好歹是天界附屬諸天萬界誕生的,一出生就是長生秘境。

“應先天是天君轉世,應天情是仙王轉世,還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風白羽聽著這個訊息,也有些震撼。

他是釋迦天君的轉世,已經很了不起了,但是應天情,是仙王轉世。

過往歲月,他還冇有見過仙王轉世的存在!

“他們的下場都是一樣,遲早我要送應天情去見他父親。”

蘇離一笑。

“我也要在不久之後,前往界上界,我要去見一見清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