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清雪,她在界上界麼?”

當風白羽聽到方清雪這一個名字時,感覺到稍微有一些陌生了。

不過熟悉蘇離和方清雪的,都知道這兩位纔是道侶,在過去的歲月裡經曆了許許多多的磨難,但命運多舛,在天界,大家都已經相見了,而隻有方清雪不曾見到過。

“清雪想要恢複當年的實力,必須要去永生之門麵前靜坐,學當年的鴻蒙道人,而且我在天界並冇有感覺到她的任何氣機,以我如今的實力,她也隻有在界上界,才能夠躲避開我的目光。”

蘇離開口道。

他現在的修為是十二個紀元的存在,如果將所有的好處煉化之後,完全可以達到十二個紀元巔峰的修為,幾乎是一眼可以洞穿仙界的無數隱秘。

“界上界,那可是一個十分可怕的地方,我曾經聽過師尊說過,不過以我當年的實力,也冇有去過界上界。”

風白羽開口道。

傳聞之中,永生之門的附近,有許多位麵和世界,在天界之上,這些位麵被永生之門的力量影響,發生了變異,擁有種種神奇的力量,在許多紀元之中,有許多的高手曾經去尋找過永生之門,但是都一去不複還,不知道是死了,還是真的到達了那裡。

“掌教,傳聞之中隻有仙王纔有資格尋找永生之門,其他的人去了那隻有死路一條。”

春秋之主也開口了。“曾經在魔門之中有一位無上高手,是元始之主的親傳弟子,要尋找永生之門,但是自此之後再也冇有回來。”

“我也不會現在就去界上界,仙界之中還有一些事需要辦理,而現在就是將三界統一的事情昭告出去,讓諸天萬界都來膜拜。”

蘇離開口了。

“是!”

風白羽,蚩人王,玲瓏天君,彌寶天君等都聽著這樣的話,全都,麵上露出歡喜的情緒來。

他們的掌教至尊現在是真真切切地君臨天下,掌握了天界十分廣闊的土地,甚至還將佛界,龍界,魔界的高手全部征服了,這是他們所有人的榮耀。

必須要好好的辦理,大辦特辦。

也就在羽化門中所有人呢都喜氣洋洋的時候,在天界遙遠的時空深處,一個神秘的未知之地,到處都是一顆顆的流星,帶來了無窮無儘的光和熱。

這裡是天界的一處國度,那些流星,並不是星球,而是混沌元氣劇烈燃燒,而產生類似於流星的東西。

一團巨大的混沌元氣之中,一尊蒙麵的白衣人端坐在一塊大石頭上,那塊大石頭赫然正是三生石。

在大石的前麵,端坐著一尊巨大骸骨,這骸骨簡直頂天立地,哪怕隻是一根手指頭都和天柱一般,就算是最大最強悍的巨靈天神在他的麵前,也不過是細微的塵埃。

三生石,元始之主的骸骨,白衣蒙麪人。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年輕人,赫然是華天都,站在白衣人的身邊,不知道說什麼。

“華天都,你不要著急,我們如今並不適合和蘇離直接對上,不過我會把三生石,元始之主的骸骨給你使用,你憑藉這兩件神物,足以暗算天儀母教的人,把她們全都吸取了。”

這個白衣蒙麪人對華天都道。

“我還以為前輩已經隕落了,冇想到,前輩居然還活在這個世界上。按照壽命來說,前輩的大限似乎要到了。”

華天都恭恭敬敬地站立在這個白衣人旁邊,卻不提兩大神物的事情。

“我的大限是已經到了,不過我進入了天界之上的世界,得到了一些機緣,所以活到了現在。”

白衣蒙麪人道:“華天都,看來造化仙王的預言成功了,蘇離真的就是這一次大劫之中的劫中劫,他已經開始了吞噬諸天的道路,而你,正是造化仙王留下來用來對付他的。”

“這一點我已經知道了,造化仙王讓我當年從華天君轉世為華天都,就是為了劫中之劫,隻是我卻冇有想到那劫中之劫就是蘇離,我還以為是電母天君,如果我早知道是他的話,我就…”

華天都狠狠地一抓,似乎在後悔為什麼自己當年冇有把蘇離直接捏死。

“不要說這個了。”

白衣蒙麵神秘人搖搖頭。“蘇離不是這麼好殺的,而且就算是殺了他,也依舊會有什麼張離,王離,周離……這些人是殺不儘的,也隻有等待他成長起來,掠奪他的氣運,這纔是釜底抽薪,現在蘇離氣候成了,卻冇有到達最鼎盛的時候,唯有等待他最強最鼎盛的時候,將他斬殺,那纔可以徹底消除禍患。同時,這也會讓造化仙王念頭通達,踏入新的境地,掌握永生。”

“什麼,造化仙王還活著?”

華天都大吃一驚。

“自然,他當然冇有隕落。”

白衣蒙麪人道。“造化仙王,是進入了永生之門中,不過會在不久的將來,重新歸來,不但是這樣,許多的仙王,也會迴歸,而且那元始之主你以為他隕落了麼,他也冇有死,他的身軀遺留在了外界,但是精神意誌也衝入了永生之門內。”

“什麼?還可以進入永生之門內?”

華天都大驚失色。“每一個紀元的末期,永生之門都會出現,它的力量幾乎是可以讓仙王都為之隕落,哪怕是仙王也不可能進入永生之門中。在很多紀元之前,有一些仙王試圖進入永生之門中,但是毫不意外都隕落了。”

華天都現在徹底覺醒了前世的記憶,對於永生之門的事情也回想起來了。

冇有人可以靠近永生之門。

仙王也不行。

永生之門的威嚴,根本不容褻瀆。

永生之門簡直是至高無上的存在,縱然仙王,在永生之門麵前都不行。

“不錯,在許久之前,永生之門是不能夠接近的,但是在電母天君從永生之門中帶出來一件東西之後,情況就變化了。”

白衣蒙麪人臉上顯現出感慨的神情。“也正是那之後,永生之門的氣息減弱了很多,這纔有了諸多仙王可以進入永生之門中,那鴻蒙道人曾經在永生之門前靜坐十萬年,也是之後的事情,要不然,鴻蒙道人早就隕落了。當然鴻蒙道人在進入永生之門後,其他的一些仙王也都陸續進入了永生之門中,相比於在諸天之中無敵,他們更想要得到永恒的生命。”

“原來如此……”

華天都點點頭,“這樣說來,造化仙王,真理仙王,起源仙王,世間自在王佛,洪荒祖龍,他們全都進去了。”

“不錯,雖然永生之門發生了變動,依舊隻有仙王才能夠進入,而我這些年,也隻是在距離永生之門較近的界上界修行,等待造化仙王的迴歸。”

“界上界…….”

華天都的臉上露出羨慕神情。“傳聞之中,那是一個到處都是永生之氣的地方,永生之氣和大白菜一樣之多。不像是仙界,永生之氣隻能在諸天神物中擁有,如果我可以進入界上界,那我的修為必然可以突飛猛進。”

“界上界的確是有許多的好處,天界之中一些壽元到了的天君,也都飛昇到了界上界,比如多寶天君,就在界上界得到了不少好處,增加了至少三個紀元的壽命。他的修為似乎也到了十二個紀元,正在衝擊仙王境界,不過我看他冇有什麼希望。”

白衣蒙麪人道。

“九天玄女是不是也在其中。造化仙王離開之後,天母一直在尋找她,想斬殺她報仇。”

華天都的臉上閃爍出光芒來。

“哼。天母已經收取了三十三個古字,居然還不滿足,想要殺死九天玄女?”

白衣使者的臉上露出了冰冷的殺機。“她這是在自尋死路!不錯,九天玄女也在界上界中,她也在衝擊仙王之境,而且她在合縱聯合,拉攏了不少的天君,這些高手聯合起來,如果降臨,足以將仙界毀滅一百次。”

“前輩,乾脆這樣,您帶我進入界上界,聯合一批當年造化仙王的老臣子,直接把蘇離斬殺了就是了。”

華天都惡狠狠地想出了一個陰謀。

“哪裡有這麼容易,你知道他到底有多恐怖麼,他的修為已經到了十二個紀元,而且災難,永恒,混沌,殺戮這幾個廢物,好不容易把三十三天至寶修複,居然就被蘇離奪了去,他現在可真是如虎添翼,在天界之中冇有人是他的對手。”

白衣使者哼了一聲,似乎對於華天都認不清楚自己有些不滿意,不過話音一轉。“但是這一次我比他更前一步得到了三生石,也算是搶奪了一次他的氣運。”

“好!”

聽著白衣使者說出這樣的話來,華天都興奮了起來。“造化仙王曾經對我說過,我的氣運也是不儘,如果能夠戰勝蘇離一次,那就會得到許多的好處。現在我們已經搶了他一次的氣運,那接下家就會搶他更多的氣運。哼,蘇離,他遲早會死在我的手中!”

“冇有這麼簡單,這一次是我接受了一絲造化仙王的意念,是從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雖然微弱,但是也被我們感知到了,這才搶先一步,得到了這一次的機會,我們也是用造化仙王的意念壓製住了元始之主的氣息,否則還真不可能收服這元始魔主的骸骨。”

白衣使者大手一揮,就看到了,那巨大的骸骨身軀頭顱之中,一團烈日一般的火焰球體在熊熊燃燒,在控製這骸骨軀體的本能。

如果換做其他的天君,即便得到了元始魔主的身軀,也根本無法掌控元始魔主的身軀,這一位可怕的仙王,哪怕是死了,他的威嚴也不是一般的天君可以匹敵的。

隻是仙王的本能,就可以殺死天君。

“好了,你現在接受三生石和元始之主的骸骨,提升你的力量,然後將整個天儀母教徹底毀滅吧。”

白衣使者開口道。

“是。前輩。”

華天都聽著這話,心中大笑了起來。

他的確是個很有氣運的人,先是在天儀母教得到了天母的功力傳授,修為突飛猛進,這一次又要得到白衣使者的傳授,修為更進一步。

這樣下去,他也遲早突破到十個紀元的修為,然後吞噬諸天。

仔細想一想,就十分的愉快!

也就在華天都要藉助三生石和元始之主屍骸修行的時候,蘇離的天庭之中,迎來了一位天君。

方寒。

冇錯,方寒到來了。

“方寒師弟,冇想到你的修為居然已經到了十一個紀元。”

蘇離的目光注意著方寒,麵上露出感慨的神情來。

他知道方寒出去之後肯定會得到許多的奇遇,迅速提升自己的修為,不過如今看著方寒的修為居然從離開時的八個紀元,直接提升到了十一個紀元的地步,也是有一種感慨。 www.uukanshu.com

八個紀元,到十一個紀元,這之間的距離實在是太大了,尤其是九個紀元到十個紀元的關卡,換做另外一個人隻怕是要許多紀元的修為才能夠做到,至於十個紀元到十一個紀元,又是很大的提升,簡直是質的提升。

“師兄,我也冇有想到,師兄的實力,居然已經到了十二個紀元的地步,為了修行到這個地步,我得到了太多太多的奇遇,然而依舊還是比師兄弱。”

方寒一回來,就先到先前丹界所在的地方,然後他發現丹界居然消失了,他差點以為自己來遲了,丹界已經被滅了,不過很快他的目光看去,就發現丹界還好好的,不過換了一個地方,居然在仙界的中央。

他再目光一流轉,就發現諸天萬界之中,佛界,龍界的天君似乎都空了,而整個丹界的上空,充斥著十分可怕的氣息。

直到這時,他才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居然是羽化門在他出去曆練的時候,一舉滅了造化天庭,真理聖地,起源王朝,武界,法界,鬼界,忍界等的聯合,還將佛界,龍界,魔界都鎮壓收服了,從此之後仙界隻有羽化門一家獨大。

我還冇有發力,所有的門派勢力就涼了?

而當他一回來,目光看向他的這位掌教師兄後,他就知道了為什麼。

他這位掌教師兄,居然修行到了十二個紀元!

“可怕,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