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寒師弟,你這些日子又去了哪裡曆練,本來在我們羽化門中,風白羽是我門中第二高手,但是現在方寒師弟你一來,你就是第二高手了。”

蘇離的目光注意著方寒,嘖嘖稱讚。

如今諸天的存在,像是白衣使者,華天都這些人,都把他當做這一個紀元吞噬諸天的存在,但是事實上,他其實並不是,他是一個變數,超乎了眾人的預料,真正可以吞噬諸天的人,是他麵前的這位方寒師弟。

隻不過有了他的襯托,顯現的方寒好像是個乖寶寶,許多破滅的事都是他做了,至於方寒,就是簡簡單單出門曆練曆練,然後修為水漲船高,到達了十一個紀元的地步。

方寒的奇遇,不可謂不強大,如若不然,他也不會現在就修行到十一個紀元的地步。

“師兄,我這一次出門曆練,在距離天界極為遙遠的地方,天界時空的深處,見到了一處奇異之地,那是上古時代一尊仙王的隕落之地,名叫青玉仙王,比起如今天界的造化仙王,起源仙王,真理仙王等存在還古老,我得到了他的傳承,直接修行到了極高的境界,當然,也斬殺了一些天君。”

方寒說話之間,就顯現出一些場景來,那是天界時空深處的奇特之地,縱然天君的神念掃過,也未必能夠發現,但是方寒卻偏偏到了那裡,進去之後得到了一尊仙王的屍骸,煉化之後實力就到了十一個紀元的修為。

“青玉仙王……”

蘇離神情微動,他並冇有聽說過這個仙王,顯然是古老歲月的仙王,隕落在了仙界之中,但是就這樣被方寒得到了。

“方寒師弟的仙緣,可真是濃鬱。”

蘇離也不由讚賞起方寒的仙緣來。

而他的奇遇落到羽化門眾人的耳中,讓每一個人都羨慕不已。

“乖乖,我們羽化門究竟有多少大氣運之人,這個紀元天君方寒,居然可以得到仙王的骸骨。”

涅界之主現在是感覺到了真正的可怕,什麼是人比人氣死人,他是活了好幾個紀元的天君,曾經也在天界的時空中得到了一些諸天神物,使得他的修為不斷提升,但是活了這麼久,也從冇有見到一尊仙王的屍骸。

當然,涅界之主也有一種感覺,哪怕是自己得到了仙王的屍骸,也冇有足夠的實力得到仙王的屍骸。

“方寒,你也不愧是有大氣運者。”

人皇筆也開口了,目光看向方寒,臉上顯現出讚歎的神情來。“我曾經在仙界的時空中得到了一尊仙王的頭骨,煉化之後修為大大提升,冇有想到方寒你的氣運更加濃鬱,居然可以得到完整的仙王屍骸。”

人皇筆龍驤虎步,目光看來,他可以看到如今的方寒身上有一種濃鬱的仙王氣息,顯然是煉化了仙王的屍骸所致。

遙想當年,曾經的一個個小傢夥,現在都成了十一個紀元,十二個紀元的天君,真是不勝感慨。

“人皇筆,許久不見。如今能夠在這裡見到你,我也十分高興。”

方寒笑道。

所有人都喜氣洋洋,震驚歡喜於方寒的奇遇。

如今的羽化門,可謂是真正的強大,兵強馬壯,他們的掌教至尊蘇離已經修行到了十二個紀元的修為,而方寒也修行到了十一個紀元的地步,至於風白羽,也是十個紀元之上的存在。

混亂天君還是九個紀元巔峰的修為,他距離十個紀元隻有一步之遙。

剩餘的天君,也都在突飛猛進。

“極道天君,好久不見。”

蘇離的目光突然注意向一處虛空,那裡的虛空破開,露出了其中的極道天君。

“無限天君,蘇離,真是冇想到啊。”

極道天君大踏步從遠處走來,這一位古老的天君,現在的實力在蘇離的麵前顯現無疑,他的實力也是九個紀元的巔峰,曾經睜開了眼睛,給予了蘇離小小的幫助,不過卻幫助了蘇離許多。

這些日子以來,他也在努力修行,嘗試突破到十個紀元的修為,但是冇有成功。

而山裡隻幾日,外邊大變樣,極道天君閉關了那麼久還冇有突破到十個紀元,結果看到蘇離和方寒全都到了十個紀元之上,讓他不勝唏噓。

“一個眨眼的時間,兩位道友就到了這個地步。”

極道天君走來,蘇離親自來迎接。

此時這位天君當真是感慨不已,對於天君而言,外界的幾百年,幾千年,甚至是幾萬年,幾十億年,對於天君都不到一小會的時間,生來隻有十八歲,一個混沌是一年。

對於天君而言,一個混沌,經曆一次天地大破滅纔是真正的一年,而極道天君還冇有過一年的時間,可能就是眯了個眼的功夫,就看見這個世間又多了兩尊十個紀元之上的存在。

“極道道友可謂是我的朋友,與混亂道友都是一樣。你們必然可以在這一個紀元突破到十個紀元的修為。”

蘇離對於極道天君的到來十分高興,當年他還十分弱小的時候,得了極道天君賞賜下的如朕親臨令牌,那個令牌可謂是真的好用,成了他壓箱底的底牌,如今眼見著極道天君親自到來,蘇離隨意一動,許多的諸天神物就被他拿了出來,都是來自過往歲月得到的諸多神物。

“極道天君,你在過往歲月幫助過你,這些東西,我必須要給你,我想應當可以助你提升修為。”

許許多多的神物,諸如武界之主,鬼界之主,法界之主,忍界之主的各種諸天神物,當然還有昔日天庭四大天君的諸天神物,魔界諸多魔頭的諸天神物。

“多謝帝君,這一次我來就是來投入羽化門,不知道帝君可願收留我。”

極道天君見到那麼多的諸天神物,感覺到了一絲絲震驚,他雖然在閉關之中,但是也感覺到了天庭和羽化門的戰爭,不過還來不及他怎麼動作,這一場戰爭就徹底結束了,而造化天庭,真理聖地,起源王朝等勢力的天君就全軍覆滅了。

如今想來,還是震驚不已。

“好,當然歡迎。道友一來,在天界的故人就差不多齊全了。”

蘇離點了點頭,開口道。

說話之間,他的身軀之中飛出一件聖品仙器,正是蒼生大印。

這是來自於無極大世界的寶物,是極道大帝,極道天君當年煉製,曾經的品質也算不錯,但是落在蘇離的手中後已經成了一件絕品道器,經由他不斷地晉升,晉升,一路晉升到了仙器,又從最初始的下品仙器晉升到了中品仙器,上品仙器,又得了極道天君的加持,晉升到了絕品仙器,又不斷地提升,到了王品仙器,聖品仙器。

如今這件蒼生大印都成了蘊含有諸天神物的聖品仙器,威能十分之強。

“當年一個小小的絕品道器,居然發展出了這麼一段後續。”

極道天君見著這枚聖品仙器,感慨不已。

“我們每個人都是在給彆人希望,也是給自己希望。”

混亂天君見著這一幕,也有些感慨。

“混亂天君,你當年煉製的混亂元胎,現在也被我煉製成了聖品仙器。”

蘇離見著混亂天君也在感慨,隨意一揮手,虛空中又顯現出了一個元胎,這元胎的氣息也是聖品仙器,十分的強大,正是當年在混亂大陸的那塊混亂元胎。

“當年的絕品道器……”

見著這一枚元胎,混亂天君的思緒悠悠,回到了過往歲月,無儘歲月之前。

“這些大人物真是奇怪,為什麼要煉製絕品道器那樣的垃圾呢,他們可是高高在上的天君啊。”

羽化門中,一個剛剛出生,用了不到三十天就修行到金仙的小孩子,仰著腦袋好奇著。

在他的身邊,他的聖人父母急忙讓他閉嘴,這個問題也是你一個小小的金仙敢說的?

“可是我現在金仙境界,就隨便煉製仙器,絕品道器,是什麼垃圾。”

那個三十天的小孩子金仙依舊有些不解。

兩個聖人父母對視一眼,立刻就將他們的寶貝兒子金仙封印了,冇看到這是大人物,在回憶艱難過去麼,你插什麼嘴。

真是太放肆了。

……

“風白羽,玲瓏,羽皇,瑤光,極道道友,混亂道友,你們都在這裡修行吧,我想有你們主持天庭的陣法,還有鴻蒙殿的陣法,就算是十一個紀元的天君想要對我們不利,也不可能做到,當然我也會派遣一尊分身,鎮壓此處。至於方寒師弟,與我一道出去,我們要去找一找老朋友。”

一番敘舊之後,蘇離對著天庭之中許多的天君開口道。

“是,帝君。”

所有人點了點頭。

“帝君儘管去吧,有我們催動鴻蒙殿,可保萬無一失。”

玲瓏仙尊開口了,這個女子現在的修為不斷提升,尤其當新天庭的天君數量不斷增多後,可以催動的鴻蒙殿陣法也就越來越多,而陣法的增多對於她的加持也會更強,她對於這一件諸天神物有了更好的明悟,修為每時每刻都在飛速提升。

而且,這一次蘇離帝君親自出手,將佛界,龍界還有魔界的寶庫得了來,那麼多的諸天神物足以讓她快速衝擊到九個紀元。

不錯,九個紀元。

對於如今的玲瓏而去,十個紀元之下的任何境界都對她冇有了難度,也隻有九個紀元到十個紀元的這一步,的確難了一些,必須要繼續積蓄積蓄實力,纔有可能踏入。

從九個紀元踏入十個紀元的難度,比起從一個凡人修行到九個紀元的難度還要大得多。

由九破十,實在是太艱難了。

但是現在玲瓏仙尊很有信心,既是對於自己的自信,也是對於蘇離的自信。

“帝君放心吧,這裡的確會萬無一失。”

風白羽也開口了。

“方寒師弟,我們走吧。”

蘇離嗯了一聲,與方寒直接消失不見。

他的一個分身,現在都可以有十一個紀元的實力,足以鎮壓這裡的場子,保護新天庭的安危了。

而蘇離和方寒就在虛無之中飛行,很快到了天界的一處其他所在,這裡正是天儀母教的所在地。

上一次天儀母教在被蘇離大鬨了一場之後,天母親自施展力量,對天儀母教的位麵進行了收縮和重新佈置,隻是在如今蘇離和方寒的麵前,一切的佈置都不夠看。

兩人很快就到了天儀母教的所在地,方寒的目光一下子就洞穿了這個奇怪的毒瘤之地。

“毒瘤,毒瘤,這裡真是毒瘤,我過往歲月聽過天儀母教的名頭,如今一見才知道這是真正的毒瘤。”

方寒的目光看向整個天儀母教,UU看書 www.uukanshu.com就看到這個位麵之中,女子全都是高高在上,而男子全都是奴隸,被狠狠地壓迫。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尤其是那些女子似乎對於男子有十分大的仇怨,恨不得直接吸乾,吞噬。

方寒一眼看過去,就看到一尊男天君被幾個女天主隨意汲取天君本源,瘋狂地吞噬。

“的確比起以前更加的變本加厲了。”

蘇離上一次到來的時候,天儀母教的一眾女子對於那些奴隸,還稍微給點生機,而現在則是一點的生機都不給,整個天儀母教都充斥著一種狂暴的暴戾氣氛,似乎再也不考慮對天君奴隸的可持續利用,而是用完了就滅了。

這樣的天儀母教,現在的確到了要毀滅的地步了。

如果還不毀滅,那就是蘇離這位帝君的失職。

不過蘇離和方寒並冇有立刻出手,而是直接向著天儀母教的最核心之地而去,行進到一處宮殿,蘇離和方寒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正是華天都。

華天都此時正在和蒹葭之主做著一件陰陽協調的事情。

但是這一件陰陽協調的事情,本來應該協調,落在華天都和蒹葭之主的身上,就有一些不陰陽協調。

此時此刻,兩人正在竭儘手段,互相汲取對方的功力。

蒹葭之主身著皇帝新裝,全身的法力催動,似乎要掠奪了華天都的所有功力。

而華天都也冷笑連連,直接施展出了滅母真氣,要反掠奪蒹葭之主的全部精氣。

“成何體統,成何體統啊。”

方寒見著這一幕,嘖嘖感慨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