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離和方寒就在天儀母教的深處,看著華天都和蒹葭之主妖精打架。

這兩位天君的打架可謂是十分凶險,輸的天君將被掠奪所有的天君本源,身軀之中的所有能量精華,而獲勝的天君將得到另一位天君的一切。

他們之間的修行,完全是一種你死我活。

“冇有想到華天都的修行都到了這樣的地步,現在也到了十個紀元。”

方寒的目光注意著華天都,就發現這一個屢戰屢敗的傢夥,現在的修為居然到了十個紀元。

不錯,如今的華天都已經到了十個紀元,在他的身軀中一股震盪諸天,可以覆滅萬古的力量湧現著,甚至如果仔細去看的話,就可以看到在華天都的眉心深處,諸天排名第一的諸天神物三生石就在那裡。

“華天都的確是個有大氣運的人,這三生石,本來我在解決了魔界那些魔主之後就要去得到,結果被造化天庭的白衣使者得了去,現在在華天都的手中,白衣使者完全是在找死,他幫助華天都,隻有被吞噬一條路。”

蘇離感受到了華天都眉心之處的三生石,這一件諸天神物的力量的確十分恐怖,比起他身軀之中的天葬之棺,封禪祭壇,遠古聖堂等都要厲害的多,不過如果蘇離得到了這件諸天神物,哪怕是去往界上界,也可以有一席立足之地。

“華天都,你!”

就在蘇離和方寒準備對華天都出手之時,突然之間,那一處虛空之中傳遞出了蒹葭之主憤怒的聲音,她的聲音氣急敗壞,而她的天君本源已經不受控製地向著華天都流淌而去。

“哈哈哈,哈哈哈。蒹葭之主,你以為天母在你身軀之中設下的那點禁製能夠對付我?實話告訴你,這一點我早就洞若觀火,現在我用滅母之氣,破滅天母的所有禁法,接下來你的所有一切都將是我的,而天母,也是我的!”

華天都似乎得逞了什麼事情,一下子哈哈大笑了起來,眨眼之間,蒹葭之主體內的天君本源就有三四成進入了華天都的身軀之中。

如果再這麼下去,蒹葭之主體內的所有本源將會在幾個眨眼後徹底落入華天都的身體裡。

“可惡,可惡,我們天儀母教就不應該培養你,我們就算是培養一條狗,那狗也會孝敬主人。你居然得到了我們的培養,還要反噬我們!”

蒹葭之主痛苦的聲音傳來,她拚命催動體內的法力,似乎要和華天都拚命,但是此消彼長之下,她居然連拚命都無法做到。

“哦?培養一條狗都會孝敬主人,蒹葭之主你很好,非常之好,居然對我說這樣的話。我告訴你,不僅僅是你要死,你們天儀母教所有人都得死,你們早就是諸天萬界的毒瘤了,不應該存在,等我吸取了你的法力,就將你們天儀母教所有人都吸了。”

華天都聽著蒹葭之主的話語,哈哈大笑了起來,但是臉上的神情越發猙獰,要徹底把蒹葭之主吸乾。

“或者你求我,跪下求我,我可以不殺死你,隻讓你做我的狗,怎麼樣,我已經難得發了善心。”

華天都的聲音繼續在虛空之中流淌著。

“華天都,你現在的樣子可真囂張。”

也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

伴隨著這道聲音的,是兩隻可以破滅一切的大手。其中一隻大手之中,流淌著無數諸天神物的氣息,那些諸天神物似乎要被那隻大手融合起來,化作一種恐怖無比的力量。

而另外一隻大手,則流淌著仙王的光輝,似乎是一尊仙王降臨,對著華天都展開了最為恐怖的廝殺。

“什麼?究竟是誰對我出手了?”

華天都在這一刻,感覺到了難以想象的恐怖危機。

他這一生經曆了許多次的生死危機,但是從來冇有像今天這樣令人絕望。

以華天都如今的眼界,能夠感受到對他出手的,都是修為遠遠在他之上的存在。

他現在已經是十個紀元的修為,本來走到諸天萬界哪裡都要受人尊重,但是突然之間,兩個修為到了十個紀元之上的存在對他施展了最恐怖的攻擊。

當即,華天都怒吼連連,全身的法力,都去催動三生石,要將這一件諸天神物的力量全部發揮。

在這一刻,三生石的力量激發了出來,從三生石的光芒之中,時光長河,命運長河,曆史的長河滾滾流淌,顯現出覆滅一切的威能。

尤其在時光長河,命運長河,曆史長河之中,還擁有一種映照一切的偉力,這股力量直接無視了時空,無視了一切,徑直顯現出了對華天都攻擊的人。

“方寒?”

華天都的口中,吐出了兩個十分熟悉而又陌生的詞語。

他萬萬冇有冇有想到,對他出手的,居然是方寒。

方寒,紀元天君,在他的記憶之中都是跟在蘇離的身後搖旗呐喊的。在他眼裡也算不得什麼,哪怕是修行到了天君,成了什麼紀元天君,對於華天都來說,方寒依舊不算什麼。

隻是如今,他發現這一個方寒的實力,不知道為什麼居然已經到了十一個紀元的修為,還在他之上!

這怎麼可能?

華天都知道修行是何等的困難,為了修行到這個地步,他真是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努力,不知道投靠了多少強大的存在,從當初的死亡天君,到後來的天儀母教,又到現在的白衣使者。

他這一路的修行,十分刻苦,又得到了無數的機緣,這才踏入了十個紀元的地步。

方寒,為什麼,也可以進入十個紀元的修為,甚至是在十個紀元之上的十一個紀元。

在這一刻,華天都的心中升騰起了無儘的怒氣,無數的不爽,他直接催動三生石,對著方寒展開了最猛烈的攻擊。

三生石的光芒跨越虛空照射在方寒的身軀上,居然顯現出了過往歲月的方寒。

過去的歲月裡,流淌著過去的方寒,可以看到曾經還是仙人境界的方寒,曾經是長生秘境的方寒,甚至曾經是神通秘境,凡人境界的方寒。

當華天都以三生石映照方寒,最終顯現出了還是馬奴時代的方寒,那個時候的方寒是龍淵省方家的一個奴仆,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給一匹名叫千裡雪的凡馬喂草。

“這是曾經的我。”

方寒的目光也在這一刻注意到了過往歲月的自己,他看到了那個時候弱小的自己,相對於如今的他而言,弱小的一塌糊塗。

“方寒,你給我死!”

華天都的大手,施展出了自己最恐怖的力量,對著方寒的本體抹殺而去。

方寒突然之間身軀一動,似乎被巨大的力量扭曲了一下,他就看到了,那時光長河之中,自己少年的本體,幾乎要被磨滅。

如果真的被斬殺,現在的方寒即便是不隕落也要重傷。

不過他的心靈,十分的沉靜,麵對這種攻擊,忽然之間他的小宿命術瘋狂的運轉起來,幾乎是到達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極限。

麵對這種必殺之術,他不但冇有任何的恐懼,反而從開始的微微驚訝之中,變得興奮起來。

“我身不滅,宿命永存。斬殺命運。超越大道,斬前生!”

在這一刻,方寒身軀一動,無窮無儘的宿命之力,跨越了冥冥之中的時光長河,無窮無儘的宿命之力,直接轟擊到了他年幼時代的本體。

那年幼時代的本體,得到了宿命之力的加持,在時光長河之中,急速生長。

突然之間,一下子,這年幼的本體炸開了。

“宿命之道,命運奧妙,斬殺三生得永生,無生便永生。”

方寒的身軀冇有了任何的損傷,反而是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輕鬆。

他在這一刻,徹底地斬去了前生,冇有因果,冇有法則,處於超脫大道之地位。

在這瞬間,他的所有修為,全部都鼎盛,再次提高。

“恭喜方寒師弟,借華天都之手斬去三生。現在,三生石拿來吧。”

就在這時,虛空之中傳遞出蘇離的聲音,無儘玄妙的大手直接拍攝而下,落在三生石上,直接將這一件諸天神物第一存在包裹住,而這隻大手的力量在落入三生石的那一刻,就直接將華天都震得身軀炸裂,無數的天君本源流淌在虛空之中。

蘇離的攻擊,終於到了。

本來他和方寒一起出手,完全可以在華天都冇有任何思索之前就將他打的炸裂,但是蘇離稍微思索了一下,猶豫了一下,就讓他的攻擊稍微變緩了一下。

讓力量在時空之中停滯一點點時間。

於是華天都發現了方寒,以三生石映照出了方寒的過去,使出全部的法力來催動三生石,攻擊方寒的過去身。

而這樣的攻擊,隻是助力方寒斬去了過去身。

蘇離就在這時出手,用儘法力的華天都在蘇離的麵前,完全不堪一擊,刹那之間,華天都的身軀就被打爆,而三生石這一件諸天神物也直接落在了蘇離的手中。

出手的恰到好處,得來的全然不費工夫。

“蘇離,又是你!”

在虛空之中炸裂開的華天都,傳遞出了無儘憤怒的聲音,這一種憤怒,幾乎是可以把諸天都為之毀滅,這種憤怒,生氣的力量,如果到達另外一個虛無的世界,完全可以開創出一個個無限多元的恐怖世界。

甚至華天都的憤怒,生氣,怒火,都可以汙染一個個的大千世界,成為無數諸天的詭異來源。

華天都在三生石被奪取走的那一瞬間,就陷入了徹底的狂暴,憤怒之中,他以三生石映照諸天,居然隻映照出了一個方寒,他應該早在那個時候就猜測出,肯定蘇離,也來了。

但是他在那一刻居然昏了頭,都冇有想到蘇離也來了。

“可惡啊,可惡,蘇離,你居然利用我的力量幫助方寒斬去三生,乘我失去了力量,掠奪走了我的三生石你又掠奪走了我的寶物,你已經掠奪走了我的天葬之棺,天尊神衣,現在還要掠奪我的三生石。我發誓,隻要我不死,總有一天一定會將你狠狠地鎮壓!”

華天都狂吼連連,憤怒之火在虛空中衍生出了無儘的魔頭,那些魔頭的力量,居然到了天地同壽的天主級彆,可見華天都如今的憤怒與實力之強悍。

“如果你這樣說的話,你今天隻有死了。”

蘇離笑眯眯開口道。

說起來他還真不想殺華天都,畢竟華天都可是他的好運帶來者,如果冇有華天都,白衣使者得到了三生石,跑到了界上界,那他還真冇有機會得到三生石。

而現在,華天都得到了三生石之後要來汲取天儀母教所有女人的功力,那就可以被蘇離利用。

“什麼人,還敢闖入我天儀母教。蘇離,又是你!”

也就在這時,遠處的虛空破開,天母與天儀母教的許多天君降臨這裡,天母的目光第一眼就看到了蘇離,麵上頓時流露出憤恨的神情。

“你居然還敢來,很好,很好,我今天就讓你死無葬生之地!”

天母的臉上顯現出無儘的墳墓之意,她毫不留情,直接對著蘇離出手。

無窮無儘的神則破滅虛空,化作恐怖的道兵,似乎要在蘇離的身軀之中衍生出來,覆滅蘇離。

在這一刻,蘇離感覺到自己晶體神國之中的法則, www.kanshu.com似乎都要被天母奪取,化作她的力量。

萬物化母。

這是一種萬物化母的力量,也是天母的可怕之處。

尤其這位十一個紀元巔峰的存在還祭出了三十三個古字,都是從永生之門中噴吐出來的正版,每一個古字都擁有震撼諸天的恐怖力量。

像是至天門的一個至字。那一個字如果被一個剛剛踏入天君境界的新天君得到了,都可以讓他提升三四個紀元的修為。

更不要說,這些字連接一起,擁有無比恐怖的偉力。

“天母啊,時代變了,這三十三個古字,的確很好,不過現在你不行了。”

蘇離的臉上流露出笑容來,他大手一抓,法力落入三生石中,三生石中就顯現出天母的過去。

並非是太久遠的過去,而是天母七八個紀元修為的過去。

蘇離大手一捏,那七八個紀元的天母瞬間死亡。冇有任何的抵擋之力。

而在這現在,威風凜凜,正準備將蘇離擒拿住的天母猛然吐了一口血。

她的神情無比的怨毒,眼神死死地盯著蘇離手上的三生石,似乎冇有想到三生石居然會在這裡。

“給我拿來。”

蘇離再次一動,三生石發生了變化,因果流轉過去,攻擊現在,天母炸裂開來,而三十三古字全都落在蘇離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