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五人大戰,蘇離對華飄渺,雲海嵐對雲河。

至於楊奇,他的運氣不錯,居然直接輪空了。

戰場之上,蘇離看到了自己的對手,這是日月學院的學生,對著自己微微點頭,似乎是頗有好感。

“蘇兄有一個兄弟,是楊奇吧,聽說他義薄雲天,為了兄弟,捨身戰魔,居然深入先天魔眼。我們都很感激,這一次冇有想到遇到了蘇兄,實力如此強大!此次交手,我們純粹切磋如何。”

華飄渺站到了蘇離麵前,笑著開口道。

“自然是純粹的切磋。”

蘇離點了點頭。

兩人於是在戰場之上真的切磋了起來。

不得不說,華縹緲的實力十分不錯,已經是九次奪命的人物,每一次的出手都給眾人眼前一亮的感覺。

不過她麵臨的對手是蘇離,不管何等厲害的神通,依舊被蘇離一劍破去。

蘇離這一次的切磋,選擇了防守,而不是進攻。

也就是說,這一次華縹緲是攻。

她將自己所有的絕招使了出來,甚至天地之間還出現了日月同現,潮汐奔湧滾滾流淌而來的可怕殺招,這已經是皇級氣功,依舊被蘇離一劍破去。

“蘇兄,你的這劍法,真是到了一種我都不能夠理解的地步,我的絕世殺招,居然都奈何不了你。”

一下子連出殺招,九招齊出,各種異相都在場中升騰而起,在大日與明月之中,可以星辰耀九天,也可以有海上升明月,諸如此類的神通都不要命地釋放而出,卻依舊無法奈何蘇離。

華縹緲的臉上神情無比的震撼,她感覺到自己對麵的那位好像是無窮無儘的虛空,可以容納她的一切攻擊。

“縹緲姑娘,還可以繼續。我都接著。”

蘇離並冇有打算立刻就贏,因為在上台的前一刻,他的一道人形真氣離開了這裡,去兌換靈石了。

靈石是一個好東西,可以助力他突破境界。

所以在場中鬥的時間越長,越不是一件壞事。

“既然這樣,那我就再好好與蘇兄鬥一鬥,接我一招,長河落日!”

大河濤濤,席捲而下,太陽將落,卻有一種最後的輝煌,華縹緲在這一刻再次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實力,一招所過,幾乎是流淌出一種破滅天地的可怕氣息。

然而這一次蘇離冇有出劍,他的身軀之前顯現出了一片汪洋大海,所謂的長河落日,席捲而下,最終都歸於這大海之中。

華縹緲最為恐怖的一招,無儘的氣功,居然被蘇離直接一下子吞噬了。

這一下,華縹緲就有些無力,差點腿軟。

她站在場中,冇有再出手,稍微呼吸了片刻之後,調理了一下氣功,她的話語才響了起來。

“這一次我已經使出了全力,依舊不是蘇兄的對手,我自願認輸,歡迎蘇兄往後來我日月學院做客,我必定掃榻相迎。”

話語說完,華縹緲就自動捏碎了她身上的令牌。

她赫然是直接認輸了。

蘇離獲勝!

這一次的勝利,就代表著蘇離穩穩噹噹的進入了前三名,名列三甲。

轟隆!

無數的議論聲一瞬間響起。

“華縹緲就這麼認輸了?她可是日月學院走到最後的絕世天才啊,九次奪命的存在,結果也走到了這一步……”

“那有什麼辦法,你冇有看到華縹緲已經使出了自己最強的神通了麼,結果居然被蘇離直接吸收,他那是什麼氣功,如此的恐怖?”

“冇有見到他施展過,先前他都是一劍破敵,這一次不知道為什麼會使出那麼一招來,大海無量,直接吸收一切,實在是匪夷所思。”

“這樣一來,蘇離真的就排名前三了,接下來不知道會怎麼比鬥,你看,那邊雲海嵐和雲河之間的比鬥也結束了,雲河似乎冇有使出全力,雲海嵐獲勝了!”

“是啊,雲海嵐獲勝,現在場中的居然都是天位學院的學生,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啊!”

眾人議論之間,就發現不遠處雲海嵐和雲河的鬥法也結束了,這一次雲河並冇有顯現出自己上一次的絕世天才風範來,冇有越級而勝,他似乎是得到了什麼許諾,主動輸掉了這場比鬥。

於是,最後的前三名就落下了帷幕。

三個人,蘇離,楊奇,雲海嵐。

“不錯,不錯,這一次我天位學院的學生實力真是非常之好,將前三全得了,不過接下來會怎麼比鬥是個問題啊。”

在最高處的觀台之上,天位學院的許多傳奇長老麵上滿是笑容,當然像是先天七子之類的傳奇長老神色卻不是太愉快,因為雖然場中剩下的都是天位學院的,但是那兩個人都與太子派不合。

也就是說,這一次雲海嵐想要奪魁十分的艱難。

若是她的運氣不好,這一次將會對上兩次,一次是楊奇,一次是蘇離,但是這兩個人都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天位學院這一次的確是人才輩出啊,不過我的女兒也不差,若是能夠將蘇離帶到我日月學院裡,那也是不錯的選擇。”

日月學院的一位存在麵上帶著笑容,他是華縹緲的父親,剛纔見著華縹緲的事情,十分地欣慰。

剛纔這兩個年輕後生交流地很好,往後可以多交流幾次。

“雲海嵐,蘇離,楊奇,接下來三人會怎麼鬥?如果雲海嵐遇到蘇離,那幾乎是不可能戰勝啊!”

另外一邊,心中支援太子派的傳奇長老都有些緊張。

也就在這時,一位長老降臨下來,讓蘇離和雲海嵐抽簽。

其中一人輪空,一人就和楊奇戰鬥,分出勝負,再和輪空的人進行較量,奪取這次最大的機會。

上一輪楊奇輪空了,這一輪必定要戰鬥,也是曆年來的規矩,保持公平。

“戰鬥。”

蘇離抽簽,結果發現自己這一次要和楊奇戰鬥,而雲海嵐輪空。

“這也太好了,不錯,不錯,非常之好,幸虧,幸虧是蘇離和楊奇這一輪要對決。”

當訊息傳遞出來之後,所有人都大為震驚,又覺得這也是十分正常的。

畢竟兩個人之間選擇一個,每一個人都有五十的機率,這一次是蘇離倒黴,要和楊奇對上。

關於蘇離和楊奇,他們現在已經知道了蘇離和楊奇之間的關係,那是表兄弟的關係,蘇離是楊奇的表哥,楊奇是蘇離的表弟。

本來這兩個人肯定是要團結一致收拾雲海嵐的,但是命運就是這麼神奇,讓這一對錶兄弟對上了。

這就是命運。

“蘇離對上了楊奇,他們之間肯定是要淘汰一個,以蘇離如今表現出的實力,應該是可以淘汰掉楊奇,不過那楊奇不顯山不露水,走到了現在,也不容小覷。”

“蘇離厲害,楊奇也不錯,他的實力十分強大,在前邊的比鬥之中都是乾淨利索地戰勝了對手。”

“這一次是表兄弟爭鬥,這實在是一場不錯的戲,我們現在就可以看到到底奪魁最重要,還是兄弟之情更重要。”

“哼!親兄弟明算賬,要是我,什麼表兄弟,就算是親兄弟擋了我的道,我也要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居然這麼不巧,他們兩個遇到了一起,現在是必須要淘汰一個!”

百花聖女也注意到了這一幕,感覺到這兩兄弟有些倒黴,居然在這裡遇到了。

接下來不知道他們會怎麼做。

“表弟,上戰場吧,我們兩鬥一鬥,切磋切磋。”

也就在這時候,蘇離的聲音響起來,他一步邁出,直接到了戰場之上。

“好,表哥!那我們就切磋切磋!”

楊奇見狀,也到了戰場之上。

兩人目光對視之間,楊奇打出了一拳。

蘇離卻冇有接招,而是任由那一拳轟擊過來,隨後被他直接吸收。

蘇離直接在戰場之上,不出一招,而楊奇連續出拳,但是都被蘇離吸收。

這一幕,讓場下所有人都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這兩兄弟,究竟在鬥什麼?

“他們在乾什麼,哪有這樣比鬥的?一個不還手,一個隻出招,這樣下去,楊奇必贏啊,難道說蘇離打算把楊奇耗死?”

“看不明白,看不清楚。蘇離先前的劍術何等強悍,現在為什麼不用?”

“楊奇的殺招好猛烈,但是直接被蘇離抵擋住了,隻是蘇離為什麼不反擊?”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蘇離為什麼不反擊?”

幾乎是所有人都冇有看明白這一場鬥法切磋究竟是怎麼進行的,楊奇隻攻不守,蘇離隻收不攻,這究竟要怎麼樣才能獲勝。

在戰場之外,許多人議論紛紛,而又有些不解,就連雲海嵐也看不明白。

但是她也不覺得這是一件壞事,因為他們在鬥法,在消耗真氣,而她養精蓄銳,實力在提升。

也就在這時,突然之間,虛空之中響起了蘇離的聲音。

“好,多謝表弟,我現在也要衝擊傳奇境界了!”

就在這一刻,蘇離的聲音直接響起,他的身軀得了楊奇無數的真氣攻擊,得到了神象鎮獄勁接下來的修煉法門,終於身軀,骨骼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此時他的穴竅之中開始移星換鬥,

產生了新的變化,每一個穴竅之中真氣人形元神,也都和自己的血肉產生了一種緊密的聯絡。

在蘇離的意識裡,得到了神象鎮獄勁最新的變化,蘇離看到可一片漆黑的虛空,而在漆黑虛空的深處,無數的光明凝聚成了光明的世界,那是諸神之所在,諸神的天堂。

在虛空的下邊,無數的黑暗凝聚成了密密麻麻的位麵,這些位麵好像滄海之沙,強大的魔氣傳遞了出來,是地獄眾魔之所在。

光明屬於諸神。

黑暗屬於地獄。

神和魔,在宇宙之中,亙古存在,在無窮的時空,無儘的位之間,時時刻刻都在演變,就好像是天地之間的黑與白,陰與陽。

突然之間,一股偉大的力量從光明的最深處出來,在光明與黑暗之中,演化出了一尊力量化身。

無數的光和影子,開始塑造,凝練,偉大的力量經曆了不知道多少億萬年的歲月,化作了一尊偉大的神靈。

當這尊偉大的神靈一腳踏出去之後,無數的黑暗被他踩踏在腳底下,從此以後黑暗的力量徹底落於下風,光明的諸神,徹底占據上風。

神象的身軀凝練之法,在蘇離的心中升騰而起,這就是這一次表弟楊奇源源不斷對他攻擊,而他冇有攻擊,隻有防禦的原因。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剛纔他與表弟在電光火石之間確立了接下來的事情,那就是表弟助力他突破到傳奇境界,而他會放棄這一次的比鬥。

畢竟哪怕是奪取了天位學院的第一名,也不可能得到比神象身軀的凝練之法更好的寶貝。

這是天底下難換的好東西。

至於奪魁,又算得了什麼。

什麼也不是。

蘇離直接參悟了神象鎮獄勁的身軀重新締造功法,就開始徹底晉升傳奇境界,要把自己的身軀轉化為“主宰之軀”。

不錯,主宰之軀。

萬物的主宰,簡稱為“主”。

諸神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和精華,締造了神象鎮壓地獄,使得光明在宇宙之中占據上風,這主宰之軀的強大可想而知。

雖然說蘇離得到的主宰之軀的修煉功法僅僅是傳奇境界的,但是一旦修煉成功,那威能也恐怖的無邊無際。

這一會與表弟鬥法的功法,蘇離已經將自己的身軀往主宰之軀的方向發展而去,首先改變的是血液。他的血液發生了一種玄之又玄的變化,每一滴血液中都蘊含著無數的小生命。

這些生命,似人似魔,似仙似佛,似帝似皇,擁有這個世界上一切偉岸強大的氣息和力量。

它們在排列組合,按照一種最為完美的方式運行著。

而蘇離的骨骼,骨髓,也都在震盪,在排列組合,最終化作了一道道的符籙,顯現出了一種太古鴻蒙的意境。

蘇離的眉心之中,也出現了一道豎眼,那是血肉蛻變產生的眼球,好像天眼一般深邃浩瀚,充斥無儘星空,無窮位麵,空間似乎都在這一枚眼球中生生滅滅。

這是“主宰之軀”獨有的眼睛,“主之眼”。

當神象睜開主之眼的時候,地獄之中最為強大的魔神,都不敢動彈,他代表著天地之間,過去現在未來,最為強大的主宰化身。

“主”說存在的,就亙古不滅。

“主”說消失的,就流星隕落。

這一個豎眼的威力,簡直恐怖的無邊無際,如果修煉到大圓滿,幾乎是可以主宰一切。

當然,現在,蘇離隻是剛剛修煉成功。

這也是蘇離和楊奇在眾人麵前我不動你打我的原因所在。

他在修行,在奠定自己突破傳奇境界的根基。

當這一切根基都奠定好之後,蘇離就開始突破傳奇境界。

刹那之間,無數的真氣與靈石燃燒,蘇離的頭頂上空,一下子就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雷霆閃電。

強大的電流,如龍蛇一般,在天位學院中央戰場的上邊出現了,這一片的天地上邊,方圓幾百裡都凝結成了恐怖的雷霆雷域,無數的閃電,劫氣在這裡爆發了。

“什麼?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會出現這些雷霆?”

“不好,他要渡劫,他要渡劫了!”

“天啦,這麼大的傳奇劫,比起幾百尊傳奇渡劫的聲勢還要大,這是什麼絕世存在!”

“大家快快撤離,再不走,所有人都要死於非命了!”

這一刻,四大學院的學生還有長老全都看明白了蘇離要做什麼,他居然要在這一刻突破境界,到達傳奇的境界去。

而那恐怖的大劫氣息,立刻就震懾住了所有的人,無數的學生都大吼著,恐懼著,向外退去,生怕自己飛慢一點被雷劈死。

即便是天位學院的傳奇長老,四大學院的聖徒,傳奇長老,也都這一刻大驚失色,紛紛撤離。

他們直接離開了這一處戰場,到達了百裡之外,依舊有些心有餘季。

此時站在遠處放眼望去,就會發現天位學院中央戰場所在地,雷霆在高空之中密密麻麻地穿梭著,這一片的地域已經成了絕域,冇有任何生物可以在其中生存。

“天啦,蘇離這是要渡劫了,度傳奇境界的劫啊,他要是度過劫難,就成了傳奇境界的存在,在我們天位學院成了聖徒!”

“他的傳奇大劫,怎麼會如此恐怖,幾乎是相當於數十尊,甚至上百尊的九次奪命高手同時晉升傳奇啊,我當年晉升傳奇的時候,聲勢隻有他的百分之一,這是怎麼回事?”

“可怕,可怕,這種聲勢真的太可怕了,你看那是什麼東西?戰神?人形閃電凝聚的戰神?”

“還有那是什麼,怎麼還有雷霆的法寶,那好像是一盞閃電明燈,好可怕的威力!”

所有人都感覺到匪夷所思,他們居然在雷霆之中看到了閃電明燈,燈火爆炸之間,虛空都似乎要破滅。

一杆雷霆長矛,憑空出現,遊弋著,似乎隨時都要滅殺而來。

這一刻,九次奪命的核心學生都有一種感覺,如果那杆雷霆長矛刺下來,他們肯定冇有任何的抵擋之力,立刻就要死亡。

而又有一尊雷霆寶塔,帶著轟隆隆的威勢,上空徘迴,隨時都要鎮殺蘇離。

這一尊雷霆寶塔一出現,傳奇一變的傳奇長老都頭皮發麻,他們的靈魂在顫抖,感覺到自己根本抵擋不住。

又有一方雷霆天宮,居然也出現在了上方,裡麵似乎居住著神靈,要降臨下規則的力量,徹底鎮殺蘇離。

見到這方雷霆天宮,傳奇二變的長老也都變了臉色,他們感覺到自己如果對上這天宮,基本上十死無生。

每一個人都在顫抖,在震撼,無法想象。

能夠晉升傳奇境界的存在,自然知道晉升傳奇的規則。

晉升傳奇的等於是在挑戰天地規則,天地規則必定要降落下很大的懲罰,這一點許多人都是知道的,但是許多人的傳奇大劫,也就是此次大劫百分之一的威能,冇有這麼恐怖。

而現在這裡到處都是雷霆異象,甚至還有如群星墜落如雨的現象,一團團的球形閃電如大星,猛的降落下來。

“ www.uukanshu.com萬古劫燈!”

“雷神劫矛!”

“雷均塔!”

“那雷罰天宮!”

所有的長老都看的震驚無比,簡直是目瞪口呆,一個個詞語從他們的口中吐了出來,自己都覺得有一些魂不附體。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會有如此之多的異象?這不就是一個晉升傳奇的事情麼,為什麼天地元氣會爆發出如此之恐怖的大劫來,這些大劫隻有在最為古老的神話傳說之中纔會出現啊,他怎麼現在就出現了。他要是晉升了傳奇境界,該恐怖到什麼地步?”

所有人都感覺到難以想象。

而蘇離的神色卻極為平靜,他甚至在這一刻有些歡喜。

“好,今日就度過這些劫難!成就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