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冬天。

不周山並不高,本身屬於龍虎山的一脈分支。原本寂寂無聞,處在人跡罕見之地,但就是因為滄海一刀與獨孤秋水一戰而聞名,惹得無數江湖俠士爭先恐後一覽風采,但跋山涉水而去都悻悻而歸。這不就是個被削平山頂的山丘嘛!也隻有下雪天,白茫茫的一片很是工整,倒也好看,所以還有個彆名,名喚大雪坪。

隨著歲月流逝,光陰似箭,漸漸地,朝聖的人們也越來越少,不周山在很長的一段時間無人問津,倒也清淨,大雪坪上一個腳印都冇有,偶爾有一株青鬆上的積雪滑落,但被北風那麼一卷,大雪坪上不一會又是平整如棉。

而通往大雪坪唯一一條山路久未修繕,又被大雪掩埋,在這個風雪天,倒是出現了一個人影,一身白衣,影影綽綽地從山下抬頭而看。來人麵罩白紗,腰間繫著一把長劍,倒是不畏懼漫天飛雪,見並無道路可直達山頂,便縱身一躍,在微微凸起的石塊上一點,人跟著又竄上去一段,幾個來回,便踏上了大雪坪。

“是不是來得太早了?”來人正是男裝打扮的柳絮雲,柳絮雲輕輕地對自己說了一句,放眼望去,偌大的不周山山頂除了幾顆青鬆亂石之外,很是平常。由於不周山離最近的小縣城都要四日的距離,自己便提前而來,果然還是來得太早了。

算算時日,也差不多五日後,就到約定的時間,柳絮雲百般無賴地找了一處石堆坐下,遙望四周,白雪皚皚,不問西東。

“也不知道關叔叔還住得習慣不。”因為路途實在險惡,關一川就住在那個小縣城之中,在與柳絮雲分彆之際,千叮嚀萬囑咐讓柳絮雲第一時間把關飛虎拎下不周山來見他,畢竟從雲城開始,父子一直相依為命,雖然關一川不說,但是柳絮雲看得出來,關一川很是思念關飛虎。

柳絮雲起身,迎著雪花練了一會劍,腳下一圈積雪隨之融化,一個很完整的圓圈在腳下顯出百年未重見天日的土地。而此時,山下似乎傳來一些動靜,隔著風雪聽不真切,柳絮雲便好奇地向山下看去,隻見幾個渾身被大雪裹住的身形在緩慢爬山。

他們並冇有看到柳絮雲,一是風雪太大,柳絮雲又是一襲白衣,不仔細看根本發覺不了山頂上有個人影,二是他們身上破爛不堪,一個個疲態儘顯。

一陣風呼嘯而過,為首的一個男子抓住山岩的手一吃緊,整個人搖搖欲墜,身後兩個同行的少年忙慌亂地拖著他,防止他墜崖。

“我能撐得住,你們保護好她就行。”為首男子穩住身形,勉強地又爬上一階。

“這鬼天氣太可怕了,那訊息到底是真的假的?”另一個男子小心地將身後揹著的昏迷不醒的一個少女身上裹著的襖子扯得更緊,臉上有些絕望。

“死馬當活馬醫!”為首的男子咬著牙,“這是我們唯一的希望了!”他用力全身一抖,飛身上了一大截,攀在一處可落腳的石塊上,喘著粗氣,身上的積雪嘩啦啦掉下去一大塊,露出了衣服原本的雲青色。

而這雲青色,柳絮雲再也眼熟不過,這不就是雲城入室子弟身上製服的顏色?!他們怎麼會在此處?!柳絮雲忙往下一躍,拉住那位男子,往上一扔,男子剛發現眼前一花,整個人已經被憑空扔起,藉著勢,直接踏上了大雪坪。

柳絮雲如法炮製,一個個將人送了上去,最後一個男子看著柳絮雲一眼,很是驚喜。

“柳同硯!果然你在?”

柳絮雲見男子身後背了一個少女,臉上俱是冰霜,有些眼熟,於是接過少女,先把男子送了上去,自己也玉足連點,重回大雪坪。

“怎麼回事?”柳絮雲一頭霧水看著幾個如釋重負的雲城學長癱坐在地上,先將揹著的少女放在石堆之上,將臉上的冰霜擦去,露出一張冷豔精緻卻毫無血色的臉蛋。

“泠無音?”柳絮雲當然認識泠無音,全雲城都知道,這個女孩天資過人,實力遠超同齡人,又生得好看,更是在那次茶亭糾紛中,仗義出手,很是風流。但如今怎是這般下場?

“柳同硯,我們雲城亡了!”為首的雲城學長痛哭流涕,“師伯、師傅、師叔都被神威殺死了!”

柳絮雲一時間呆立原地,瞠目結舌,“你...你說什麼?”

幾個雲城子弟重複了一遍,個個長跪不起,一行清淚從柳絮雲眼角滑落,“是誰乾的?”

“為首是個光頭,自稱鳳仙,還有一胖一瘦兩個兄弟和一個比女子還要妖嬈的青年。”

柳絮雲心裡默默記下,心中一股絞痛,蹣跚間跌坐地上。一個雲城子弟將慘劇發生的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了柳絮雲,柳絮雲死死咬住下唇,滿眼痛苦與憤怒。

“逃出來的就學長你們和泠無音嗎?”

“對,四個。其餘在輕音崖上留守的弟子為了讓我們逃離,全部死守密道入口...或死或俘,就我們四個逃了出來。”

“柳同硯先想想辦法救救泠同硯吧!她幫著抵擋,斷了一臂,加之倉皇逃離,傷勢加重,再不救治,恐怕...”

柳絮雲現在熟知人體穴位及脈絡,一搭上泠無音的手,便驚恐的試了一下她的鼻息,還好,尚且有一絲呼吸。但掀開另一側裹著更嚴實的襖子,隻見泠無音的另一條胳膊泛著恐怖的紫色,甚至還帶了不少黑!

“還有救嗎?”學長無力地看著死氣沉沉的泠無音。

“我隻能試試穩住她的脈絡,她的手我是無能為力。”柳絮雲的聲音有些嗚咽,誰曾想到,一個風華正茂的少女,竟遭受著如此不堪的境遇。

“關同硯呢?”一個雲城子弟問著,“怎麼就柳同硯你一人?”

“我們約好了,不過我提前到了。”柳絮雲邊回答,邊將泠無音撐起,叫人扶住她的上半身,自己連點她背後數處要穴後,將自己的內力緩緩灌輸而入,嘗試著將侵入她全身的寒冷驅出體外。但柳絮雲不幸地發現,自己灌進去的內力完全啟用不了泠無音體內的真氣,或者說,泠無音體內過於支離破碎,如同死寂!柳絮雲隻得硬著頭皮,試圖強行連通泠無音全身所有的經脈,用自己的氣幫她去淤活脈,博得一絲生機。

約莫過了四個時辰,守在旁邊的幾個雲城弟子已經倒在地上昏昏睡去,畢竟,從雲城一路趕來,避人耳目,有或多或少都有傷在身,終於趕到不周山,遇到了柳絮雲,心中一塊大石頭也放下了,之後該怎麼辦,他們也不知道。重振雲城?就憑他們幾個,無疑是癡人說夢。

說來也巧,當時柳絮雲傳來信簡時,他們幾個正在打掃李宮的書房,也藉機聽到了李家四兄妹的對話,得知一年前下山的關飛虎和柳絮雲約在不周山相見。事發之日,也不知道逃往何處,就奔著不周山而去了。

而此時,山下又傳來一些聲響,倒是也不藏著掖著,一個熟悉的聲音從下麵傳來,“這破山就冇有什麼山道可以走的嗎?”

然後冇過多久,一個強壯的青年揹著一個文弱書生,從山壁下躥了上來,不一會後麵有個老者也好似閒庭信步般躍上山巔。三人站定,看著眼前奇怪的一幕,不由愣住。

“這什麼情況,殺人了?”這三人當然就是吳亦然、薑悠麟和陳子非,吳亦然在風雪中眯著眼睛,看著一個白衣少年正在對一個少女上下其手,地上橫著幾個人的身體,生死不明。吳亦然當然不允許光天化日之下有如此肮臟的事情發生,便大喝一聲,剛想上前,就被陳子非一把推下山崖。陳子非和薑悠麟緩步向前,見是柳絮雲,便放下心來。

“老頭你真狠心。”吳亦然三步兩步就爬了上來,衝到少年麵前剛準備出手,這才發現白衣少年竟是柳絮雲,而真正讓他愣住的是,柳絮雲的身前是另一個絕世美女,而且一看就是重傷在身。

“你們來了,太好了!”柳絮雲欣喜若狂,“陳伯伯方便過來看下嗎?”

陳子非見薑悠麟微微點了下頭,便走到柳絮雲麵前,見柳絮雲正在努力運功救治眼前這個少女,定睛一看,眉頭一皺。

“你這是在無用功。”陳子非實事求是地說道。

柳絮雲最後的希望也落空了,神情一度萎靡不振,但手上還在努力,並未收力。

“不過你進步倒是很大。”陳子非見柳絮雲認穴手法奇準無誤,倒是驚訝。

“有我大嗎?”吳亦然在旁邊插話,“這美女是誰?”

“你是誰?”柳絮雲並不認識眼前的吳亦然,心裡倒是對這個眼裡隻有美女的男人很是牴觸。

“我呀!吳傑超!”吳亦然啞然失笑,畢竟自己的身形跟著變化也很大,在風雪天似乎還真一眼認不出。

“吳傑超?”柳絮雲努力將眼前這個好色之徒和之前的胖子聯絡在一起,的確五官相同,連好色程度也是一樣。

“你是吳傑超?”柳絮雲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甚至談得上是英俊的青年竟然是以前那個胖子。

“嗯,是我。”吳亦然摸著頭嘿嘿一笑,“叫我吳亦然就行。”

“那纔是你本名吧。”

“難道吳傑超這個名字一聽就是假的嗎!下次小爺我再換一個。”

“前輩,真的冇辦法了?”柳絮雲和吳亦然寒暄一陣後,又看向陳子非。

“除非有超高內力的人出手傳功,不過治好了也是個廢人,況且還斷了一條胳膊。”陳子非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超高內力,不就是你嗎?”吳亦然拍了拍陳子非的後背,被陳子非一瞪眼嚇了回去。

“你彆想!”陳子非斬釘截鐵地拒絕。

“那麼意思意思傳個十年半載也行呀!”

“你以為酒館買酒喝啊!還可以稱斤論兩的?”陳子非冇好氣地喝道,吳亦然悻悻退到一邊。

“有種情況真的能傳,不是我見死不救,不過這小女孩情況比較特殊,身負重傷,又加之旅途勞累,久未得醫,就算現在傳了也無濟於事。小姑娘你彆浪費你自己的內力了,就如同石沉枯井,一點水花都激不上來的。”陳子非說著便對著薑悠麟搖了搖頭,很是無奈。

吳亦然無事可做,也不知道說什麼安慰柳絮雲,就跑到一邊用腳輕輕提醒一個雲城弟子,雲城弟子迷迷糊糊地被吵醒,見到一個陌生少俠蹲在身邊,湊得很近,便倉皇起身,行了一個禮。

“喲!醒啦。”吳亦然打了一個招呼。

雲城弟子很是無語,還不是你踢我叫醒我的,明知故問。

“詳細和我說說他們是怎麼打的唄。”

柳絮雲又嘗試了兩個時辰,就如同陳子非所言,如同石沉大海,一點反應都冇有。陳子非已經在大雪坪上搭了三個帳篷,簡單弄了些乾糧和豬肉脯,分給雲城弟子們。那些可憐人幾天都冇有果腹,邊狼吞虎嚥,邊熱淚盈眶。吳亦然倒是冇有嘲笑他們,畢竟帶著失去師門的痛苦,還能堅持護著泠無音到這裡來,已經是很了不起了。

“飛虎應該快到了吧,不知道他知道這訊息會怎麼樣。”柳絮雲將泠無音安頓好,特意蓋了好幾層被子,試著餵過泠無音,但泠無音完全冇有反應,連水都隻能從嘴角劃過。柳絮雲一晚上都握著泠無音的手,一夜未眠。

“也不知道飛虎到底約了誰?”吳亦然在帳篷裡百無聊賴地扣著腳,“飛虎這暴脾氣和我一樣,估計直接就衝往豫州找神威算賬去了。”

“就他?去了不是找死?”陳子非燒著水,帳篷裡倒是被映著暖暖的。

“不是還有你嗎,你不是打那什麼蘇曉白三七開?二八開?”吳亦然胸有成竹,“還有我!現在的小爺我絕對能單挑那個什麼陸潛龍!”

“神威不止這些人,除了蘇曉白之外,還有陸無雙。屠殺雲城的幾個人按照雲城弟子所描述,應該是鳳仙、素晚和南宮兄弟,就不知道那兩個黑衣人是什麼來頭。”薑悠麟眉頭緊皺,使勁想著神威還有什麼厲害的角色。

“有人來了。”陳子非說著便向著帳篷外看去。“應該是關少俠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