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杏其實並不苦。

不僅不苦,那甜蜜蜜,美滋滋的笑容也時刻掛在臉上。

就像她的身段一樣,一塊散發著無限誘惑的太妃糖,口感柔和,內容豐富,細細咀嚼還帶著一股濃烈的香氣。

這會使你上癮,沉迷,無意之間就會吞下去很多塊,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離不開胰島素了。

她之所以如此快樂,是因為以下三點。

因為她有一個勢力龐大的宗門,但是邪魔外道;

因為她有一身好本領,但是邪魔外道;

因為她有一件元嬰法寶,但是邪魔外道。

她不服了,憑什麼老禿驢們講來世今生,因果輪迴,就是正道,就該光明偉岸;為何他們萬魂殿掌控萬千魂魄就是邪道作為,就該晦暗無光?

不過現在,她悟了。

去特喵的萬魂殿,去特喵的抽魂奪魄,去特喵的招魂幡。

人家還年輕,還冇品嚐過戀愛的滋味,人家還不想這麼快就投入魂祖的懷抱。

“師兄,人家真的不知道那神魂波動在哪?你放了人家好不好?要不人家現在回去把師尊請來?”

嬌滴滴,軟糯糯的聲音從那滿是委屈的麵容上透了過來,苦杏搖晃著身子,希望在自己的色相下,葉幽能夠接了自己的撒嬌,放自己一條生路。

“哦,不知道?”

葉幽倒轉著兩條眉毛,麵色平淡如水,如一口老井清泉,可是紫嫣已經滑到了手心。

淡淡威壓從那並不算強壯的身軀上隱隱顯現,在苦杏眼中,一個頂天立地巨人瞬息間便拔地而起,直入雲霄,手攬日月,震落群星,而自己隻能抬著頭顱,仰望。

她的嘴角發出了無意義的“嗬嗬”聲,早知今日,無父無母的自己就該提前燒點紙錢了。

去了那邊還是窮光蛋那怎麼辦?

對了,聽說前一段時間,殿裡的一位大佬被青雲宗宗主雲不諱一斧頭劈成了八塊,死的不能再死,一身滔天修為也付諸東流。

想必現在已經在陰曹地府安了家,說不得還置換了丫鬟,小日子也該是過得風生水起,到時候可以去投靠他啊!

他徒子徒孫這麼多,一人燒一點都成大富翁了。

都是一個宗門的,總不能把自己趕出來吧。

“啪”的一聲。

屁股上傳來的痛感將苦杏從臆想之中拉了回來,她捂著屁股,滿臉古怪,眼神時不時的掃過葉幽手中的短劍,隻見劍柄朝向自己,一晃一晃,原來是用劍柄打的。

難道是怕傷了自己?

我就說嘛,人家還是有些魅力的。

“冇想到,師兄你還好這一口……”

渚薰薰站在葉幽身後微微開口,嘴上雖然說的漫不經心但那渴求的眼神卻出賣了她。

“這回想起來冇?”

葉幽晃著紫嫣,又啪的一聲,抽的苦杏原地亂蹦,雙手不斷的在屁股上揉著,這一次葉幽帶著靈氣,力氣自然也就大了些。

至於發癡的渚薰薰,他已經見怪不怪,完全免疫了。

“想起來了,想起來了。師兄莫要再打了,人家小小身板了經不起你折騰,現在都已經腫了。”

苦杏倒抽兩口涼氣,“嘶嘶”聲不斷,隻感覺原本的兩瓣已經裂成了四瓣。

小蓉姑娘說的對,這師兄不懂得憐香惜玉。

“師尊他曾經給我了一個神魂探測器,我剛想起來,師兄你稍等片刻,我翻找一下。”

說話間,便不斷的有東西從儲物手鐲中被扔了出來,葉幽左右躲閃,忽然有一本寫有《哭唧唧,正道天驕是我裙下之臣》的女尊小說便滑入了他的眼簾。

他突然想到,自家的那個廢廢師尊也喜好這些言情小說,看起來就廢寢忘食,連修行都不顧上了。

“找到啦!”

苦杏的聲音帶著驚喜,將一個通體銀色的半尺長短的湯匙獻寶般舉到了葉幽的麵前,與那指南朝北的司南何其相似。

神魂探測器,這是萬魂殿老祖研製的信號追蹤器。

隻是不知為何這追蹤器上還有些許飯渣。

苦杏的臉上帶著羞澀,不好意思的說道:“上次吃飯冇有了趁手的餐具,我見這探測器有把有坑,用來做勺子想來也是順手。”

葉幽:“……”

這也不是你吃飯不刷碗的理由啊!

他伸手一點,探測器便煥然一新。

淨身術算不上什麼高超的法術,但對自身修為卻有著較高的要求,這苦杏不過是洞府境界,冇有辟穀倒也屬正常。

這時卻見那探測器無風自起,淩空漂浮,其上也有“滴滴滴”的聲音傳來。

勺子頭一轉,便向著東方慢慢飛去。

玄女天宗就在東方。

“哇,又有信號了,那師兄我們是……”

苦杏歡呼雀躍,剛歡呼一聲便意識到自己的身家性命全在眼前男子的嘴皮上,他稍不滿意自己可就客死他鄉,屍首落地了。

於是她縮了縮腦袋,儘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跟著這勺子前行便是,裴師妹,我記得玄女天宗也在東方吧。”

“是的,師兄,距離此地大概還有三四千裡地。”

見葉幽詢問自己,裴煙兒趕忙出聲,其實她也好奇的緊,畢竟都說這萬魂殿在魂魄之道上領先其他宗門遙遙,今日一見,果然如傳聞所言。

僅僅是一個小法器,就能蒐集到常人難以發覺的神魂波動,真是任何宗門都不能小覷啊。

“那正好順路而行。”

葉幽聲音平淡,可是內心卻無比期待起來。

連自己都冇有發覺這神魂波動,看來這大能修為不淺啊。

一掌拍死自己不過分吧,或者說應該是輕而易舉吧。

有些迫不及待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