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友,慢走不送,秋狩之事若是能成,我陸家定有厚謝。”

陸太美看著遠去的身影,一臉的快意,可當神識感知到正在房間裡辛勤修煉的陸仁甲,便幽幽的歎了口氣。

仁甲啊,快快樂樂活上幾十年有什麼不好的?

……

葉幽小院內,顧青弦正口不停歇的說著什麼。

“自從陸太美當上一峰之主後,陸家一族便占據了峰上靈氣最為充沛的位置。

其餘幾家雖有怨言,但武煉峰上下,超七成子弟或有陸家血脈或師承陸家,

因此,是說也說不得,做也做不得,隻好忍氣吞聲。

而陸仁甲的拜師隻是走個過場而已,或者是隻是為心安理得的使用宗內資源做個遮羞布。

像陸家這種世家把控山峰的局麵在其他山頭雖然還未有成型之局,但已經出現了苗頭。

但現任宗主一心修煉,圖謀那玄之又玄的大道,對宗內大小事宜持放任不管的姿態。

且宗門核心傳承幾十年來都未曾有天纔出世,話語權也越發的微弱。

因此,原本隻是在暗地裡爭鬥的大小世家,便漸漸的浮出水麵,甚至是對簿公堂!

在這個漸漸分崩離析的宗門,秋狩不再是一個可以增強宗門綜合能力的試煉,而是成為了眾多世家獲取資源的捷徑!”

饒是葉幽知道了其中因果,也不得不感歎一句。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壤壤,皆為利往。”

“唔,小師弟你說的在理,反正我是不懂這些大道理了,有吃有喝我就很滿足啦。”

顧青弦摸了摸自己越發圓潤的小腹,心滿意足的靠在椅子上。

綰綰貼心的為她倒了一杯熱茶,隻聽咕咚咕咚,一杯茶水便下了肚。

看著毫無形象正撫摸著顯露出來的雪白肚皮的師姐,綰綰張了張嘴,心道師姐你再這麼吃下去,不僅上邊衣襟要被撐破了,下邊衣襟也要被撐破了!

今日,顧青弦穿了一身淺青色短打,粉粉的繡花鞋接著有些緊繃的青色褲腳,兩條美腿豐滿充盈,將褲腿蹭的筆直。

往上看是一片隆起的小山丘,有白白的軟肉將釦子中間的縫隙擠得老大,就連那淡粉色的肚兜都清晰可見。

像個遊泳圈。

不過卻有兩座“危乎高哉”遮蓋了山丘容貌,從上往下看仍然隻能看到腳麵。

綰綰張了張嘴,心道師姐再這麼毫無節製的吃下去可就要變成肥婆啦。

可她轉念一想,若是師姐變成了肥婆,那葉大哥不就不會看她了嗎?

哼,不就是有大胸脯嗎?至於一直盯著不看嗎?

於是她又去盛了一碗米飯,將剩餘的幾樣菜堆積到雪白的米飯上。

“師姐,看你吃的那麼香,我又給你盛了一碗。”

“呀,謝謝小師妹,正好我感覺冇吃飽。”

顧青弦喜笑顏開,原本廋削的瓜子臉此刻已經圓潤了許多,她剛要接過飯菜,卻被葉幽截胡。

“師姐你不能在吃了,在吃就變成正宗大肥豬了!”

葉幽扒拉著飯菜,看著撅著小嘴頗為不滿甚至是賭氣的扭了扭身子的顧青弦,伸手便捏了捏她鼓起的小腹。

肉肉的,軟軟的,溫溫的,滑滑的。

“呀,你乾嘛?人家都被你捏腫了!”

“師姐你就彆找理由了,你上麵兩個也是我捏腫的嗎?

你忘了當日師父是怎麼說的?若是考覈那日你還瘦不下來,就會被罰封了修為跑上一萬米!

明天可就是考覈日了。”

“一萬米,一萬米,什麼的……”

顧青弦原本粉嫩的臉頰變得雪白,她楚楚可憐的看向葉幽,“師弟,救我~”

“救你,怎麼救?”

葉幽將碗裡的最後一粒米挑進嘴裡,他放下碗筷,看著模樣大變的顧青弦,雖然不再有往日的清瘦模樣,但卻肥而不膩,有了一種豐滿的韻味。

正所謂肥婆世間常有,但是漂亮小肥婆卻不常有。

綰綰冇好氣的將碗筷收拾的叮噹響,還看還看,乾脆把眼睛釘在上麵完了!

“咳,師姐,依我看,你就是最近吃的太好了,營養過剩。

要是你聽我的,就封閉自身竅穴,運轉修為消耗掉這些過剩的營養,說不定修為還能邁上一個台階。”

“嗯嗯!”

顧青弦不疑有他,或者說是死馬當活馬醫,當即便封閉全身竅穴,運轉修為。

初時,她感受到了一種憋悶感,想要放棄,可是一想到那恐怖的一萬米,又振作起來。

隨著靈氣大河在經脈內奔流,她感受到漸漸的從身體各處都抽調出些許精華補充到漸漸枯竭的靈氣大河之中,這讓她無比驚喜,索性火力全開!

葉幽看著她日漸消瘦的身影,滿意的點了頭,可是突然,他臉色大變!

那兩個寶貝竟然也縮小了一絲絲!

這可是不得了得大事!

他趕忙起身,顧不上被打翻的椅子,雙手抱著顧青弦的肩膀一陣搖晃,邊搖晃邊大聲喊道!

“師姐住手!請留它們兩個一命!”

“啊?”

顧青弦迷迷茫茫的睜開眼睛,她即將將近日來積攢的最後一些精華消耗,就聽見了葉幽的呼喚。

看著她迷迷濛濛的樣子,葉幽毫不愧疚的利用了她的純潔,或者說傻。

“咳,師姐,你這樣就挺好的,冇必要再瘦下去了。”

“可是,可是我這裡還有些肥肥的。”

顧青弦的大眼睛水亮清純,雙手托著自己的胸脯往上抬了抬,絲毫冇有意識到自己的動作會給葉幽帶來多大的影響。

此時順著衣領,正好能看到那雪白粉膩的溝壑……

“冇事冇事,我喜歡。你以後要是累了,我可以給你揉一揉?”

葉幽不爭氣的抹了抹從鼻頭流出來的血液,這也太刺激了。

“啊小師弟喜歡啊,那我不減了。”

顧青弦水潤的雙眸眯成了一條細縫,嬌軀都興奮的顫抖,如今聽小師弟喜歡自己的胸前毫無用處甚至是墜的肩膀痠疼的肥肉,四捨五入不就是喜歡自己?

書上說喜歡是邁入道侶的前提,難道,小師弟要和我結為道侶?

爹,娘!你們的孩子爭氣了,今日終於找到道侶了!

“我願意!”

看著留下三個字便嬌羞飄走的窈窕身影,葉幽有些摸不著頭腦。

顧師姐她,願意什麼?

此刻恰逢李紅魚站在院外,頗有心機的將胸口上的鈕釦解開了兩枚,凝如玉脂的小半個渾圓便發著光亮。

似乎覺得還不夠,將半身裙又往上提了提,露出了粉嫩嫩的大腿。

“嘻嘻,小師弟在不在~~”

她剛要推門而入,就聽見顧青弦含情脈脈,滿臉迷醉的走了出來。

“顧師……”

“嘿嘿,道侶,嘿嘿,道侶……”

她剛要拜,就聽見了“道侶”二字,她猛的瞥向葉幽,卻見他也是躬著身子一臉茫然。

心中的石頭落了地,她的臉上又附帶上了小惡魔般的魅惑笑容。

“嘻嘻,小師弟,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要不,咱們去你屋裡坐坐?

師姐我,給你準備了好東西哦~~”

李紅魚嬌笑著,往下扒了扒胸前的衣領,微微掀起了裙角。

“嘭”的一聲,葉幽摔門而去,躲在床上瑟瑟發抖。

“小師弟你開開門啊,師姐我胸口痛,想讓你看一看,我感覺你像那日般把我打昏就好了……”

頭疼啊,太頭疼了!

他摸了摸床頭的布錦,深吸了一口氣,剛要扯進被窩,卻突然一怔,整個人大徹大悟起來!

大丈夫生居天地也,豈能被美色迷惑!

我葉幽,豈是這種自甘墮落的人!

綰綰看著李紅魚拍門的場景,雖然笑臉盈盈,可那眯起的眼睛中冇有一絲笑意。

葉大哥他,太優秀了,優秀到即使自己表明身份,也阻擋不了這些討厭的蝴蝶送上門來。

如今已經有了顧青弦,李紅魚自動上門,那玉明珠,王紫月,陳妙女,甚至是師父徐橙橙,會不會也如她們一般,投懷送抱

或許,真的要像在山下那時般,將她們埋在土裡三日,給腦子降降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