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魚你啊,可氣死我了!算了,下一個!”

徐橙橙威壓而又不失嬌媚的聲音在大殿之中迴盪,本就有些老舊的裝飾在她的一聲聲威嚇抖個不停。

當然,與這些裝飾一同抖動的,還有場上幾位俏麗的女子。

顧青弦一一張小臉緊巴巴的湊在一起,越發的顯得下巴弧度優美。

她抓著葉幽的衣角,渾身上下抖個不停,每隔五秒鐘就會追問一句。

“小師弟,師父她應該看不出來我胖了吧。”

說著她就可憐巴巴的托了托自己的胸口。

葉幽當然知道她的意思,看著她那玲瓏剔透的體段,隻感覺無比養眼。

“師姐放心,師父說不得還會羨慕你呢。”

“真噠?”

鄒巴巴的小臉舒展開來,像一朵開的燦爛的鬱金香。

“真的。”

看著綻放在顧青弦臉上的笑容,葉幽的心情舒暢無比,原來美人含笑,也是如此的賞心悅目。

“很好妙女,按照這個勢頭,說不得在秋狩前就可以築基。”

與徐橙橙對麵而立的嫵媚少女吐了吐舌頭,她的著裝總是如此的大紅大紫,卻並不放蕩,隻是有一股渾然天成的嫵媚。

就連吐舌頭這個動作都帶著天生的魅惑。

“那我還是先不要築基了,春分秘境就挺好的。”

眼看著自家師父抬手佯裝要打,陳妙女趕忙退下。

“你們一個兩個的,真是不讓人省心,下一個,顧青弦!”

“來了來了!”

顧青弦深吸了一口氣,像是為自己打氣般,噔噔噔便跑到了徐橙橙的麵前。

“哦?”

徐橙橙明媚的大眼睛在她的身上某個部位停留了一陣,打趣道:

“青弦最近的變化蠻大嘛,從現在開始,儘可能的施展你最強的招式!”

“是,師父!”

顧青弦現在修煉的是一門名為《百澤飛蝗》的劍法,劍勢波濤,劍氣凜凜,練到大成處,是可以凝聚水道劍意的。

是一門在宗門處於中等水平的劍法。

隻是以顧青弦目前的修為施展,最多隻能撇出幾抹小水花。

看著那在木板上鑿出了一個大洞的劍刃,徐橙橙滿意的點了點頭。

“很好很好,就是力道還不夠集中,若是能夠將劍氣凝聚一點,就能夠造成更大的傷害。

不過,你做的也不錯了,青弦,你也不隻會吃嘛。”

顧青弦被說的有些赧顏,她不好意思的晃了晃身子,撒嬌道:“師父,你汙衊人家,人家何時就隻會吃啦?

隻是小師弟做的飯比較合人家口味而已嘛。

對啦,徒兒有,有一事稟報,還請師父成全。”

顧青弦臉露青澀,在徐橙橙的耳邊嘀嘀咕咕說著什麼,李紅魚在一旁看得咬牙切齒。

我,還,冇,有,吃,過,小,師,弟,做,的,飯!

站在她一旁的玉明珠微微側了側身子,她不明白為何紅魚師妹的身上會傳來如此大的怨念。

難道紅魚師妹和我的癖好一樣?

她那萌萌的大眼睛看著在場中親密交談的師妹和師父,流露出滿滿的幸福,隻感覺現在的場景是如此的美好。

果然,女孩子和女孩子是最好的了。

徐橙橙有些驚訝的看了看絞著手指嬌羞不已的顧青弦,隻感覺有些荒謬,她這個做師父的還冇有道侶,怎麼自家徒兒先成家了?

“那好吧,隻要葉幽不反對,這件事隨你們了。”

“哇,謝謝師父,師父最好了!”

顧青弦猛的一鞠躬,便蹦蹦跳跳的回到了葉幽的身邊,她揚著晶瑩的臉蛋對著葉幽傻樂,潔白的小小牙齒在櫻紅嘴唇下閃閃發光。

看著她光彩照人的模樣,葉幽有些摸不著頭腦。

難道是給師姐漲月奉了她才如此高興?

隻是為何綰綰要掐我的腰?

“下一個,葉幽!”

“來了來了!”

葉幽一聲高呼,連忙走到徐橙橙麵前,也不等她說話,直接施展了自己所學劍法。

“師父,師姐,請,上前看!!”

大日東昇!!

一輪模糊的幾乎看不清的火紅大日帶著無上威壓從葉幽左側緩緩升起!!

皎月西來!!

一彎閃著淡淡華光的清冷彎月緊隨大日於右側浮現,一左一右伺候在葉幽左右!

“哇!!!”

“小師弟好強好強啊!這是劍意吧!!”

“啊啊啊!小師弟!!!愛死你了!!”

“葉幽,你!”

徐橙橙一聲驚呼,美目中爆發出道道神光。

她趕忙催動了法力,遮蔽了天機,若是讓大日峰或者望月峰察覺到些許劍意,葉幽他可就要成為這兩峰的香餑餑了!

“葉幽,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看著和自家師父一同將自己圍住的嘰嘰喳喳的妙齡少女們,葉幽輕輕一笑,宛若歪嘴戰神迴歸。

“這,很難嗎?”

“切,小師弟去死啦。”

“小師弟你我之間無仇無怨為何要罵我?”

“是,我就是個笨蛋,那又怎樣……”

“好了好了都彆鬨了!”

徐橙橙皺了皺眉,將吵鬨聲壓製,“你們什麼水平自己心裡還冇數嗎?”

她繼而看向葉幽,美目頻閃,似乎要將葉幽看個通透。

大日和彎月,唯有大日峰或者望月峰弟子才能修出來的劍意,竟然在一個不相乾的人身上出現,實屬怪異!

感受著那有些嚇人的目光,葉幽緩了緩,這才慢慢說道:

“自從我在玉簡中觀摩了這兩門劍法後,沉迷於其中精妙,便日夜不息,辛勤磨練。

晨觀大日,惶惶不可終日,幕望夕月,心有慼慼然,直到一日心有所悟,才凝練了這絲絲劍意。”

實際上,葉幽能有如此表現,雖然也有自身努力在內,但自身屬性的提升纔是大頭。

若是葉幽它喚出自己的屬性麵板,便可以看到如下資訊。

【姓名:葉幽】

【修為:練氣八重】

【天賦:50】

【力量:40】

【速度:23】

【氣運:尚未開啟】

【功法:扶搖經,王八拳,陽日劍法,陰月劍法,蝶龍身法】

……

50點的天賦帶給他常人難以匹敵的領悟能力與修煉速度,以至於僅僅三個月的時間,便晉升到劍氣八重!

但與宗內那些一月築基的妖孽相比,葉幽還差了許多,但比起山頭上這一群小笨蛋,已經是出類拔萃之輩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徐橙橙那飽滿的紅唇微微翕動,輕聲呢喃下,似若有所悟。

“今日之事大家不要外傳,從現在直到秋狩開始,由葉幽代替我指導你們這群小笨蛋修行。

若是還不能有所提升,我就扒了你們的褲子,打你們的屁股!”

“不要啊,師父!”

“人家還小,為什麼打人家的屁股?”

“咳,師父,要不我今晚去找你,你慢慢打?”

“不準有怨言,其他人離開,明珠留下。”

……

走在回家的路上,葉幽還是有些想不通徐橙橙想乾什麼,總不能明著給自己發福利吧。

“葉大哥好厲害呢,綰綰總感覺越來越看不到葉大哥的背影了。”

綰綰挽著葉幽的胳膊,語氣中帶著欣喜,也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落寞。

“綰綰是吃醋了嗎?”

“人家冇有,人家隻是看葉大哥與師姐們相處的如此融洽有些羨慕罷了。”

“你啊。”

葉幽伸手颳了刮綰綰挺翹的鼻尖,隨即便攥著她的手,輕輕的將她擁入懷中。

“現在呢,現在還羨慕嗎?”

“唔,還有一點羨慕。”

“閉眼。”

“哦。”

吧唧一聲。

“現在呢,現在還羨慕嗎?”

“還有一點點。”

“好你個小丫頭,我讓你羨慕,今晚我就和你洞房!”

“彆彆,人家不羨慕了,人家,人家還冇準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