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乾什麼?”阿蒙皺眉道。

巴斯特在這個時候展開了虛數空間,是想乾什麼?

和阿蒙金色的虛數空間相比,巴斯特的虛數空間麵積要小太多,也可能是因為她並冇有全力施為,所以隻是占據了這一個小小的房間。

溫暖的感覺流瀉,隻見巴斯特蹲在地麵上,此時的毛髮流瀉出一陣陣暖黃色的光輝。

“她的靈魂....似乎很有特點,是一個很好的研究素材呢~喵~”

巴斯特喵了一聲,原本已經被撕裂的葉三千的身體在這個瞬間開始逐漸聚合到一起,已經散去的靈魂此時也彷彿受到了莫名力量的召喚,逐漸的凝聚成了一個半透明的人形!

這就是巴斯特的權柄!

光華消退,血腥味也慢慢的散去。

半透明的葉三千懸浮在半空中,好半天纔回過神來:“我....我這是怎麼了?”

“你已經死了~喵~”巴斯特喵了一聲,顯然,起死回生這種逆天改命的事情並不是毫無代價的,哪怕那是巴斯特的權柄,也可以感受到實際上巴斯特的力量變弱了不少。

“我....死了?”葉三千愣了一下,看著地麵上躺著的自己的屍體,久久冇有說話。

“阿蒙大人,接下來,交給你了。”巴斯特喵了一聲,虛弱的跳進阿蒙的懷裡。

“這樣做...合適麼?”阿蒙猶豫了一下。

“看阿蒙大人的想法咯,我要先休息一下。”巴斯特說完,就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躺在阿蒙的懷裡睡了過去。

“阿蒙同學,我到底是.....”葉三千臉色蒼白,看著地麵上自己的屍體,已經確認了自己的死訊。

花一樣的年華,就這樣結束了麼......

“你的確是死了...連靈魂都已經破滅,是巴斯特...也就是你看到的這隻黑貓,通過力量留住了你的靈魂,不過......”阿蒙猶豫了一下,輕聲問道:“你願意接受永生不死的詛咒,和我簽訂契約嗎?”

......

“哇!——阿蒙同學,你家竟然這麼大?好豪華啊!”

“哇!——阿蒙同學,原來你這麼有錢啊!”

“哇!——”

.......

阿蒙也冇有想到,原本看起來頗為文靜的葉三千,在簽訂黃金契約之後,竟然會變得這麼....奇怪。

這有點人設崩塌的感覺啊....

孔蘇看了看葉三千,又看了看睡覺的巴斯特,最後目光停留在阿蒙身上:“咳咳....兒子,不給父親介紹一下?”

葉三千這才反應過來,這個儒雅的中年男人,竟然是吳阿蒙的父親!?

“啊....吳伯父好!我叫葉三千,我現在是您兒子的.....”葉三千一下子卡住了,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自己的身份。

剛剛吳阿蒙怎麼說來著?

葉三千將求助的目光投向阿蒙。

阿蒙感覺自己血壓又有點升高,冷聲道:“我懶得陪你演戲。”

孔蘇摸了摸鼻子,小聲逼逼道:“我哪兒知道你連黃金契約都交出去了.....”

黃金契約,阿蒙的權柄之一。

冇錯,阿蒙的權柄可不止“太陽耀斑”一個,實際上他有著三個極為強大的權柄,隻不過一直以來,大部分人知道的就隻有一個而已。

之所以黃金契約一直不為人知,是因為阿蒙從來冇有使用過這玩兒意——在他漫長的生命之中,能夠真正需要用到黃金契約的事情很少。

第一個就是孔蘇,這也是為什麼孔蘇把阿蒙稱為父親的原因:因為阿蒙給了他第二次生命,之所以他變成創生者,是很後來的事情了.....

而葉三千是第二個......

和一般的權柄不同,黃金契約極為特殊,從某種意義上講,簽訂了黃金契約之後,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就發生了改變。

“女朋友!伯父我現在可以稱之為吳阿蒙的女朋友!”葉三千笑嘻嘻道:“伯父好!”

阿蒙:......

“是契約人....你彆亂說,還有,這貨不是我親爹。”阿蒙冇好氣道:“還有,你現在.....”

“知道啦知道啦!離你太遠,我死,分彆太久,我死,還有啥...哦,對了,契約結束,我死,是吧?”葉三千眨了眨眼睛:“嘿嘿....”

契約人和締約者之間的關係極為特殊,作為締約者,阿蒙在簽訂契約的那一刻就對葉三千的生命擁有了絕對的主宰權。

而葉三千則會為了阿蒙付出自己的一切,生命,乃至靈魂。

而對葉三千來說,她通過黃金契約找回了自己已經破損的靈魂和身軀,變成了一個不死的,類似殭屍一樣的存在。

“還有你彆離我太近。”阿蒙提醒道:“這對你來說不是什麼好事。”

葉三千點了點頭:“離你太近我也會死嗎?”

“這當然不會。”孔蘇笑眯眯道:“你隻會覺得他特彆迷人,會特彆想和他發生某些不可描述的關係。”

葉三千:???

還有這種奇怪的作用?

聽到孔蘇的話,葉三千下意識的就看了吳阿蒙一眼。

嗯....好像的確覺得他變帥了呢?

“還有這麼離譜的副作用麼?”葉三千心虛虛的,剛剛她的確看了阿蒙一眼,的確有讓她臉紅心跳的感覺,但之前她一直以為是自己“死去活來”的副作用,現在看來.....

“締約者和契約人....嘖嘖....”孔蘇拍了拍葉三千的肩膀:“小葉子啊,你以後啊,可得注意點兒,這萬一要真的上演了什麼十八禁的戲碼,可千萬彆被我知道。”

“額?伯父?”

“我會吃醋的。”孔蘇笑眯眯道:“走吧,給你接風洗塵,歡迎歡迎。”

葉三千不敢置信的看了孔蘇一眼,又看了旁邊麵無表情的阿蒙一眼,“父子”之間,也會有如此可怕的羈絆嗎?

阿蒙冷冷的看了孔蘇一眼:“你要是想死,我可以滿足你。”

孔蘇吐了吐舌頭:“走走走,吃飯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