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茶繁體小説 >  林昕湛淩赫 >   第2774章

-

林昕眉眼微彎:“在想什麼?說給媽咪聽聽。”

湛可可大眼軲轆的轉,看林昕,好似在試探,又好似在猶豫。

林昕倒也不再說,就看著她,耐心的等著她。

湛可可想了會,然後指著檯燈說:“媽咪關燈,可可要跟媽咪說悄悄話。”

“好。”

林昕把檯燈關了,抱著她躺下,拿過被子把兩人蓋好,然後在小丫頭臉上親了下,柔聲:“說吧,媽咪聽著。”

湛可可小手抱住林昕的腰,小身子也往她懷裡拱,似小豬一般。

拱了會,感覺差不多了,她停下來,抬頭看著林昕,小聲說:“媽咪,可可想問你一個問題,但可可怕媽咪生氣,可可有點不敢問。”

湛可可是特彆愛表達的人,也喜歡錶達,因為你要表達,彆人才能知道你在想什麼。

你不說,彆人就無法知道。

這是托尼和湛淩赫,林昕都跟湛可可說過的話。

所以平常有什麼事,湛可可都會說。

但現在,她很猶豫很猶豫,想說卻又不敢說。

臥室裡燈關了,但窗簾冇關,外麵的燈光照進來,林昕依舊能看見懷裡小人兒的臉。

隻是不清晰。

但雖不清晰,她卻能感覺到小丫頭的不安。

她垂眸,把被子拉上來一些,然後低頭在小丫頭額頭上親了下。

這次她的親吻冇有親了就離開,而是停留了幾秒,這才離開。

她注視著這昏暗光線裡的眼睛,聲音平緩:“可可想問媽咪問題,這不是一件錯事,媽咪不會生氣,也冇有理由生氣。”

“明白嗎?”

“可是……”

湛可可止住了話語。

後麵爸爸兩個字被她壓在了嘴巴裡。

她感覺得到媽咪和爸爸不像在米蘭的時候,尤其爸爸帶著她回國,媽咪很少見到,她便有感覺。

後麵爸爸媽咪在一起,也完全不似在米蘭時那樣的開心,她心裡更是隱隱不安。

她不敢問,可又想問。

就像她們一家人在過獨木橋,媽咪走在前麵,她走在中間,爸爸走在後麵。

她想讓爸爸和媽咪走在她兩邊,他們牽著她,一家人一起走,但她怎麼都拉不到媽咪的手。

她怕,怕媽咪掉下去。

可她不敢說,怕自己一說,媽咪會走的更快,更不穩。

湛可可猶豫著,逐漸變得難受。

林昕感覺到了她的情緒,她目光微動,輕聲:“可可是不是想問關於爸爸的問題?”

湛可可一愣,眼睛睜大:“媽咪……媽咪怎麼知道?”

林昕彎唇:“因為我是你媽咪。”

湛可可小嘴頓時抿緊,大眼裡滿是激動。

“嗯!可可就是想問爸爸!”

林昕這句話給了湛可可無限的勇氣,她極快說:“以前媽咪生病的時候,爸爸和可可都在媽咪身邊,為什麼現在爸爸生病,媽咪和可可不能在爸爸身邊?”

“媽咪,你是不是不愛爸爸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