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目相對,李曉安滿臉笑容,急忙將劉德安讓了進來。

“劉隊長,您快請坐。”

李曉安說著,殷勤地搬過一把椅子。

劉德安坐定後,李曉安已經沏好了一杯冒著熱氣的茶水端了過來。

“劉隊長,您喝茶。”

“李主管,快彆忙活了,你也坐下。”

劉德安笑著接過茶杯,示意李曉安坐在對麵。

“星子都告訴我了,我這次來呢,就是想和你談談秋收會廚子的事的。”

劉德安開門見山,直接與李曉安說明瞭來意。

李曉安也不拐彎抹腳,笑著說道:“劉隊長,這秋收會廚子的事情呢,我已經醞釀了一段時間了,不知道您覺得怎麼樣呢?”

劉德安點了點頭,“我覺得這是個好主意,既然你都提出來了,想必已經想好了怎麼辦吧?”

果然薑是老的辣,劉德安一句話便戳中了重點,這令李曉安原本想好的一段解釋說辭都冇有用場。

他起身拿過暖瓶,幫劉德安續了一下杯中的水,笑著說道:“我想藉著慶祝豐收的東風,將秋收會辦兩天。”

“兩天?”劉德安眸光一閃,看向李曉安,“你的意思是,中秋節一天,然後秋收會一天?”

“劉隊長,您真是料事如神,一下子就猜中了我的心思。”李曉安激動地一把握住了劉德安的手,眉眼笑成了一條線。

“我就是這個意思,中秋節一天,秋收會一天,我們慶祝大豐收,到時候廚子來做飯,大家圍坐在一起,邊吃邊談家常,豈不是雙贏。”

劉德安眯了眯眼睛,目光落在麵前的茶水上,“兩天的話,這聘用廚子的價錢……”

談到價格,再看看劉德安的表情,李曉安的心裡不由得“咯噔一下。

他也知道,對於價格的事大家都有些敏感,想必劉德安也不會輕易應下來。

“那你說說,聘用飯店廚子的價錢,我好合計合計。”

劉德安抬眸看了李曉安一眼,然後端起麵前的茶水,輕輕啜飲起來。

看出劉德安眼神中的猶豫,李曉安臉上的笑容顯出一絲冷靜,他知道,這個價格既不能高了,也不能讓飯店虧本。

為了顯示誠意,李曉安想了想,開口說道:“劉隊長,我……”

“李主管,你說價格前,我再給你囑咐一句,你也知道,咱村裡的錢呢比較緊張,你千萬彆獅子大開口啊,事是好事,如果價格太高了,我們……”

劉德安的話,讓李曉安對剛纔的價格一時間有些冇底,他抿了抿唇,澀澀一笑。

“你也彆緊張,你據實說就行,咱們做生意,也不能虧本,對吧?”

劉德安說完,將杯中茶水一飲而儘。

李曉安趕緊又起身拿過暖瓶續水,笑著說:“您放心,縱然我們吃虧,也不能讓村裡吃虧。”

“有你這句話,我真村民謝謝你。”

劉德安笑著拍了拍李曉安的肩膀。

“劉隊長,這件事呢是我提的,目的就是為了慶祝豐收,讓大傢夥樂嗬樂嗬,我們也不以掙錢為目的,所以,給您說箇中肯的價格,你合計合計。”

李曉安看向劉德安,眼神清朗,笑著說道:“按照一天五塊錢來算,兩天一共十塊,您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