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我龍國者,雖遠必誅!”

寒風掃過,屍山血海中一個鐵血般的男子斬下敵將人頭。

秦風轉過身,望著戰友屍體,忍不住熱淚湧出。

這些戰士都是跟隨秦風五年的舊部。

“龍魁,我們贏了!”

“終於把敵寇一網打儘了!”

而秦風佇立在原地,緩緩轉身,對著戰友屍體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將軍百戰死,將是十年歸。

戰爭永遠是殘酷的。

歲月靜好,隻是有人負重前行罷了。

秋風拂過山崗,歡呼的人漸漸安靜下來,見到主帥秦風給死去的同伴行軍禮,一個一臉稚嫩的少年也有樣學樣,第二個,第三個......

餘下北境戰士集體為那些為國捐軀的戰士行禮。

致敬!

......

軍用吉普車行駛在顛簸的山路上。

秦風冇參加慶功宴,而是返回了雲城。這一戰秦風捍衛祖國領土,本該受到上峰各種獎勵,他卻在這個時候選擇離開。

車內,秦風拿出一張照片,上麵是一個清秀的女孩。

她明眸皓齒,笑靨如花。

秦風用手摩挲著照片。

她是秦風女朋友,聶倩茜。

五年前,秦風征召從軍,入選龍國龍組,因為身份要保密,便再也沒有聯絡過她。

五年來,秦風一步步累積戰功,如今尊為北境之首,代號龍魁。

可他無論獲得多麼高的成就,對愛人始終心懷愧疚。

“也不知道倩茜如今過的怎麼樣。五年了,她還會記得我嗎?”

雲城,天府廣場。

巨大的廣告牌上,一個男明星正在唱、跳,吸引了不少路人圍觀。

秦風隨意的掃了一眼,緩緩吐了一口氣。

看著熟悉又陌生的一切,秦風恍如隔世。

穿過熙熙攘攘的廣場,秦風來到了一處老舊的小區外。

這裡曾是秦風和聶倩茜住過的地方。

“不知道倩茜還在不在了。”

走進小區,看到有幾個孩子正在玩耍。

秦風被其中一個小女孩吸引了,那個孩子眼睛明亮,他心中忍不住暗道:真可愛的小丫頭。

恰在此時。

小女孩被人推倒。

“你乾嘛推我?”稚嫩的聲音傳出。

一個黝黑的小胖子笑道:“誰讓你是冇爹的孩子。咱們不和她玩。”

“對,不和冇爸的小孩玩。”

“有媽生,冇爹養,長大了,冇出息。”有孩子編兒歌奚落她。

小女孩倔強的站在原地。

眼淚在眼眶打轉,可她卻一直忍著冇哭。

秦風隻是好奇的看著不遠處的小女孩。

直到那群孩子走遠了,小女孩才紅著眼眶走開。

路過秦風時,小女孩垂著頭格外惹人憐惜。

秦風回過神,繼續朝著家的方向走去。

“叔叔,你跟著我乾嘛?”剛走出幾步,小女孩扭頭警惕的看向秦風。

秦風尷尬一笑道:“順路。”

“呀,爸爸!”突然,小女孩驚呼道。

“你在叫我?”秦風訝然,他俯下身子笑道:“小朋友,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你爸爸。”

“爸爸,你就是我爸爸!”這一次,小女孩終於冇忍住哭了起來,“媽媽以前告訴我說,隻要妞妞乖乖不哭,爸爸就會回來。媽媽冇騙妞妞,爸爸,你終於回來了!我好想你啊......”

看著小女孩哭著傾述,秦風的心都快融化了。

他蹲下來,輕撫小女孩的頭頂。

“小姑娘,叔叔問你,為什麼說我是你爸爸啊?”

“因為你和照片裡的爸爸一模一樣啊。”

秦風:......

這個可憐的小女孩多半是單親家庭,剛纔受了委屈這才認錯人了。

“我可能和你爸爸長得很像,可我真不是你爸。”秦風抱起小女孩道:“你家住哪,叔叔送你回家吧?”

妞妞點了點頭,指了一下前麵不遠處的老樓房道:“我就住那棟樓。”

秦風心頭咯噔一下。

怎麼會這麼巧,住的是自家同一棟樓?

壓抑住心中驚訝,秦風抱著小丫頭走進了筒子樓。

“你叫什麼啊?”

“小名叫妞妞,大名叫聶沐風。你呢,叔叔?”

“我叫秦風。”

“叔叔,我家住三樓。喏,就是這個。”妞妞指著東戶道。

秦風愣住了!

這不是他家嗎?

秦風忍不住扭頭看向妞妞,仔仔細細的看了她一遍,口中不由喃喃道:“像!真像!”

難怪秦風剛纔就覺得這個孩子眼熟,細細一看,和聶倩茜竟然有七八分相似。

“叔叔,我帶鑰匙了。讓開。”

妞妞從脖子上拿出家門鑰匙,打開門,秦風也順勢走進了屋子裡。

頓時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

五年來,屋子裡的陳設幾乎冇有變過,隻是家裡多了幾個廉價的玩具。

“對了,叔叔,你要看看我爸爸照片嗎?”

妞妞說完直接跑到了臥室,很快她搬著一副相框走了出來。

當秦風看到妞妞手中的黑白照片刹那,整個人呆立原地。

自己纔出走五年,竟然有了......遺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