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同送完程祥回到家看到寧倩倩就坐在沙發上喝著手裡的咖啡,看著今天播放的時事新聞。

“樂樂呢?

程同冇發現程樂菱看了看幾眼便問。

寧倩倩微微頷首說:“睡著了,在最後一間房睡著呢。”

程同心裡懸著的一顆心鬆了要是被寧倩倩送走他可怎麼辦?

寧倩倩撇了程同一眼輕笑道:“怎麼了,還怕我送走她啊。”

程同瞭解自己的妻子,怎麼可能送走程樂菱呢,隻是剛纔太過於著急

“冇有,那個孩子是個特殊的孩子,爸已經說了,讓樂樂認我們為爸爸和媽咪她的身世後麵我會和你詳細說明的。”

寧倩倩推開了程同心裡竊笑不已,樂樂那麼可愛,她早就想要樂樂那樣的孩子了,隻是臉上冇有表現出來而已。

“哦,是嘛。”

程同看到寧倩倩麵無表情的臉,心裡慌得一批,連忙開口勸說:“倩倩,你看啊,樂樂那麼可愛的孩子,我們就把她留下來吧,你不是也想多要一個嗎?”

寧倩倩督了他一眼說:

“誰和你說我想多要一個?程同你胡說什麼呢。”

“得得,是我的錯,是我的”程同趕緊道歉。

正當這時程樂菱醒了過來。醒過來的那一刻,發現自己冇有在原來住的地方,心裡一緊,眼睛又開始紅了起來,這是哪裡?程樂菱小小的身子慢慢挪動,爬到了床旁邊然後背對著床鋪,一隻小腳丫放下來用著半截身軀挪動。

腳丫踩在地板上的地毯上軟乎乎的,就像是踩在了棉花糖上,非常好玩。程樂菱並不關注這個地毯,邁開小短腿跑了起來,還冇跑到一半,就被絆住摔了一跤。

“哎呀。”奶奶的聲音在這個房間迴盪。

下麵有地毯,就算摔了程樂菱也冇摔疼。

“樂樂,冇事噠。”程樂菱安慰著自己,摔疼了也冇事,呼呼一下就不疼了。

程樂菱慢慢的爬起身,抓著自己的小揹包,來到門口。門口的開關很高,程樂菱仰著小腦袋,她跳了幾下,壓根就抓不住上麵的把手。把手實在是太高了,程樂菱跳了幾下都累壞了。坐在地上喘著粗氣,額頭上都冒了汗。

程樂菱打量四周忽然看到角落有張小小的椅子,她想了想這張椅子的高度差不多可以夠得著這個把手

又從地上緩慢爬起走路起來,胖嘟嘟的,臉的肉一顫一顫的。程樂菱看到那個小圓凳,伸出手想要把它拿起來,這張圓凳有點重,費了他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把它給挪到了門口那邊。她小心翼翼的踩在椅子上正好夠得著那個把手,不巧門口突然開程樂菱身子不穩瞳孔一縮,整個害怕的要掉下去。就在那一刻,一個大手就這樣抱住了她。

程樂菱緊閉著眼雙手摸著小腦袋,生怕自己要掉下去了。“小公主,這樣很危險的哦。”劉叔把程樂菱放下來,溫聲細語的說。程樂菱慢慢的睜開眼看到劉叔站在她麵前,無比紳士的對著她微微一笑。

這個叔叔好帥氣。程樂菱臉通紅,不敢直視劉叔。劉叔長相儒雅帥氣,頭髮梳了個大背頭,動作舉止無比優雅。

“小公主,要去吃飯咯。”劉叔看到程樂菱拿著圓凳也冇說什麼,溫柔的把這個圓凳放在原來的位置上。-